正文 第3067章 风波起于谣言

文 / 半块铜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而葬礼七日的流程几乎没有节外生枝的情况出下,但这当中却发生了一件事,令陪同沈天悲的风绝羽又往深一层思考了一下。

    这件事的事发,是葬礼开始第三天发生的。

    其实开设灵堂的时候,金圣城中大大小小有头有脸的修士就相继过来到访了,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是进来拜一拜就走的,然后等着七日之后送葬之时再过来凑热闹,但也有一小部分人,真是的沈青奇生前结识过的同道中人,这里面一部分关系较好,一部分也就是点头之交或者曾经说过两句话,但众人为了沈青奇这圣君亲卫的名声,也是过来帮忙捧捧人气,而这样一来,就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这种人,基本上都会在灵堂外面等上七天,然后七天之后一同送葬。

    于是乎汪景春就把整个府邸打开,除了自己的家眷留在宅院深深的地方以及下人们的住处实在不适合招待宾客,其余的地方,都变成了留宿之用,而且基本上是一间屋子里五、六个相识的人,拥挤的凑在一块耗这七天的时光。

    这也是汪景春没办法的,因为沈青奇的名声太大了,总不能区别对待,可这样一来,就给了一些心思不纯家伙创造了胡言乱语的良机。

    事情的起因是葬礼开始的时候,当日摆上灵堂,三位圣使就没有离开,而是装模作样的跟着沈天悲忙里忙外,派来了大量的人手,而随后接连三天的吊唁开始,慢慢的有些人就觉得不对劲了,一些跟沈青奇并不熟悉,但却把自己彪炳的跟沈老是至交好友的家伙就留心观察了起来,于是乎,各种各样的闲言碎语很快就流传了起来。

    其实最初的议论中心是东圣使徐腾,也不知道哪个大嘴巴闲来无事,把那天沈天悲在屋子里指责谩骂徐腾的事说了出去,这个消息传出之后,坊间各种各样的传闻就一刻不停的宣扬起来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想压都压不住。

    消息传出之后,有人就开始臆测徐腾的意图,最终目的肯定是金圣珠无疑,有人说徐腾早在一百年前就开始谋划此事,借着追杀连云毒君这件事,悄悄的把其人招揽至麾下,并且暗中替他做了不少上不了台面上的事;也有人说,沈青奇当年负伤,就是连云毒君下的手,而那次只不过是徐腾全部计划的第二步,徐腾这个人平时刚正不阿,但实际上他卑鄙阴险,十足小人一个,其人用心不纯,偏偏智计百出,每每都能让他成功;更有人说,徐腾根本就是碎乱星岛外界势力派来的探子,早在很多前就打算将碎乱星岛一举拿下,变成某一巨头天宗的编外宗主……

    如此种种的传闻,坊间传的是有鼻子有眼,还有人脸皮厚的一点根据都没有造出更大的谣传出来。如此一来,徐腾东圣使的身份就倍受金圣城修士的诟病了,有人觉得他没有资格做东圣使,还有人扬言三圣使联合起来把徐腾赶出碎乱星岛之外,这般谣传传出之后,徐腾身上的压力与日俱增,甚至在葬礼的第二天,就有人开始趁着徐腾不备,晚上偷偷的打砸东圣塔示威,以示对徐腾的不满,而回过头有些人发现,在葬礼过程中,三圣使的人开始秘密接触徐腾手底下的人,试图从东圣塔内部,瓦解徐腾多年来建立起的威信,并以此将其孤立。

    无论谣传如何,当日沈天悲那口黑锅算是扣着人了,一下子把徐腾多年来建立起来的威名,几天的功夫就打落了谷底,最可怕的是,东圣塔治下有许多修士扬言要离开东圣塔,不再听命徐腾。

    一起风波吹乍金圣城,使这潭平静了多年的池水,终于泛起了滔天的波澜,一度让徐腾的威名变成了臭名,并掩盖住了其人以往的光芒。

    其实无论凡人还是修士都是如此,有的时候你做对了一百件好事也很难得到世人的褒奖,但哪怕你走错一步,随之而来的绝对是铺天盖地的谩骂和无情的抛弃。

    此时的徐腾,就差没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连风绝羽在灵堂前,都不止一次听过有人在吊唁的时候,偷偷的诅咒谩骂徐腾。

    可是徐腾呢,他的行为却大跌了城中修士的眼镜,原本一开始的时候有人说起徐腾的谣传还没有这般过分,但随着徐腾不反击、不辩驳、不理会之后,这帮人的胆子就大了起来,这个时候,新的谣言就出现了,在葬礼的第二天傍晚的时候,也不知道谁从哪听来的消息,说是徐腾有点受不住天下人言辞棒杀,偷偷的在连云山密会了连云毒君,两个人已经从沈青奇的嘴里套出了金圣珠的下落,并准备联手将金圣珠取出来,然后再借金圣珠的力量,全力渡劫,市井中,这时有人再去谩骂徐腾,准保会有人站出来微笑着指着那个人告诉他道:“你还在这里乱讲,别怪我没提醒你,徐腾已经拿到金圣珠了,他突破道武境指日可待,等他成了金圣君之后,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别想好。”

    看,先前是“密会准备去取金圣珠”,转眼间就变成了“已经拿到金圣珠”,这当中的差距有多么明显世人心里再清楚不过,但绝大部分人却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度导致金圣城中人恐慌连连,不知何时这辉煌的重城会在徐腾的突破之后,变成人间炼狱。

    总之,徐腾现在已经是彻头彻尾的魔头没跑了,而三圣使的结果会是什么,就又成了新的议题。

    可这件事还没影呢,三圣使那边就坐不住了,憋了三天没敢跟沈天悲说话的三圣使陆续的找了过来,而因为风绝羽答应了沈青奇这段时间保护沈天悲,所以他一直待在灵堂上,跟沈天悲几乎是形影不离,就连饭五斗也时不时过来看一眼,怕二人真的出了什么事,毕竟,有三圣使在汪府,沈天悲的安危可不太牢靠。

    第三天清晨,西圣使琼娘子就找了过来,她借着给沈青奇上香为由,跟沈天悲攀谈了起来,不过看见风绝羽在,琼娘子有些不好开口,便对风绝羽说道:“风兄弟,能不能让在下跟天悲单独说几句。”

    风绝羽眨了眨眼晴,本不想离开,但又不知道如何回决,毕竟单独把沈天悲和琼娘子放在一眼,他怕沈天悲变成第二个沈青奇,而就在风绝羽纠结不定的时候,一直跪在堂下烧约的沈天悲却是冷冰冰的回了一句:“爷爷临终之前,将我托付给风前辈,他可以不用离开,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经过了三天的缓解,沈天悲不再像沈青奇咽气那天脾气暴躁了,这也归功于风绝羽的劝说,知道自己跟三圣使这样的人掰手腕还远远不够资格,而他又有更加艰巨的任务,所以平时三圣使主动找他说两句,即使再不情愿,沈天悲仍旧可以跟对方有些交流,不会显得过于不近人情。

    可是琼娘子却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一看沈天悲语气梆硬,当即沉稳的劝道:“天悲,我要找你说的是有关金圣城未来的大事,风兄弟虽然深得沈老信任,但他毕竟不是我们碎乱星岛的人,无端端把他牵扯进来,跟沈老一贯处事的习惯不附啊。”

    琼娘子的口才委实不着,假借替风绝羽担心为由,想劝他离开。

    可是沈天悲又不傻,怎么会被其花言巧语轻易骗到,沈天悲冷着脸道:“你要说就说,不说就走,废话这么多。”

    琼娘神情一黯,眼中闪过怒色,但好在她忍住了,看了沈天悲半晌,无奈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

    琼娘子顿了一顿,委婉道:“天悲,你应该明白现在金圣城的情况,沈老这一去,金圣珠下落不明,熟话说蛇无头不行,金圣城的圣君之位空悬已久了,倘若再这样下去,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所以我希望你能将金圣珠下落告诉我,天悲,相信我的为人你是清楚的,我在西圣使这个位置上已经待了六百年,虽然不是时间最长的,但也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圣君、对不起沈老的事,更加没有对不起过任何一个碎乱星岛的同道,如果你知道金圣珠的下落,还请你相信我,只要我拿到金圣珠,一定可以做一个有道名君。”

    琼娘子道出来意,灵堂上的气氛急转之下,当然,她的来意并没有让风绝羽和沈天悲感觉到惊奇,毕竟这几个圣使心里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只要是个人就知道。

    灵堂内,沈天悲目光深邃的看着琼娘子,足足半盏茶的功夫后,方才呵呵一笑道:“相信你?那我不如信鬼了,琼娘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过什么事,当年西圣使是你的主子吧,就因为私藏了西城李家进贡给圣君的一批丹药,就三枚,你就告到金圣君的面前,最后让上任西圣使被罚退位,由你取代,当然,本来这件事你并没有错,可错就错在,你原本就知道,上任西圣使私藏的那三粒丹药仅仅是为了救一个朋友,你就把她卖了,琼娘子,你告诉我,像你这种卖主求荣的人,配得上金圣君三个字吗?” ( 异世无冕邪皇 http://www.8qwx.com/0/61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