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勇救佳人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花怡的倩影越来越占据了叶锋的心神,一天不见佳人,他心里就空荡荡,好似失去什么的。每天,前往花怡的住所就成为了叶锋生活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而每次回到玉月湖边李大爷的住处,躺在床上休息时,佳人的倩影又会不知不觉地涌上心中。

    只要每次一想起花怡,心头便似有一阵激流奔过。内心都会涌起一种即慌乱又酸涩又甜蜜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只以前和刘烟热恋时有出现过,难道说自己爱上花怡了吗?

    是吗?他在心底暗暗地问自己。

    ※※※

    花怡是住在梅街的中段。

    梅街是一条石板建筑大街,位于梅月区最东侧,与竹月区接壤,街道以青石铺成,由于年代久远,青石多已破损,使地面显得较坑洼。小巷则以方格网状通向大街,民居多为砖瓦房。街上粮行,钣店,油坊,杂货铺林立,虽然没有新月区的闹市那么繁华,但也颇为热闹。

    这天,叶锋正兴冲冲地提着几条鲜鱼,走在梅街上,忽听得前面一阵喧哗声,人群一阵骚动,只见八九个流里流气的大汉正从街上大摇大摆走过,这些人个个皆身别利刃。为首一人年约三十左右,身材肥胖,一双尖尖的三角眼,脸色青白,一副酒色过度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只见这些人横冲直撞,几个旁人躲闪不及,皆给他们推倒地上。他们旁若无人,呼啸而过,旁边众人皆敢怒不敢言。叶锋看得怒火上升,听旁人议论。原来这群人是这几天才搬到梅街的恶棍。为首的叫秋寒枫,很有些势力,养有几个打手,专门欺男霸女。来到梅街的才几日,就坏事做尽,梅街百姓对其深恶痛绝。

    叶锋心中暗暗切齿,只是这种事情在这个异世界是几乎天天都有。自己又管得了多少?惦记着要见花怡,停了停,便往花怡家走去。

    同时心中猛然一颤,花怡经常要出去交易布匹,以她的风姿,如果让这些人遇到,那后果真是难以想象,自己可要想想办法如何才能保护她!

    ※※※※

    花怡每隔几日便要到织布店去交易。这日她正夹着几匹布匆忙地在梅街上走过,微风轻轻拂起她的面纱,显得其直有说不出的楚楚动人。但她却浑不知她的身影已经落入一群恶狼般的眼睛中。

    秋寒枫自来到梅街后,就一直春风得意。仗着表哥的势力,他在梅街一直横行霸道,别人对他一直是敢怒不敢言。

    这日,他正和他几个打手坐在梅街的一家酒楼上,正呼三吆四,大口大口地喝着酒,忽然听闻他身旁的手下声音皆停了下来,不由抬头醉熏熏地骂道:“操你妈的,你们都哑了?”

    却听得其中一个手下指着楼下对他道:“大哥,您看”

    “看什么呢?”

    秋寒枫骂了一句,举目望去,不由呆住了。

    只见楼下一妙曼女子正达迤而过。这女子虽然脸上挂着面纱,但身材丰满高挑,修长秀美。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而轻轻地颤动着。浑圆的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双腿修长匀称,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并且整个人还充满了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

    微风不经意地拂起那女子的面纱,露出她下颌那如白玉般的肌肤。

    众人都不由得看得呆了。

    秋寒枫看着这女子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街上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脸上随之露出淫秽的笑容。

    ※※※

    这天,叶锋由于和李大爷有点事情,所以去花怡家去得迟了一点。他手提着几条鲜鱼,兴冲冲地往梅街花怡的家走去。

    这些日由于叶锋经常到梅街来,所以花怡的左邻右舍几乎都认得他。又由于叶锋长相俊美,举止温文有礼,所以他在此人缘颇佳。

    一路行来,不住有人向他打招呼!

    等到了花怡的家门口时,却发现大门半掩着。

    叶锋心中升起疑惑的神情,花怡的大门一向都是关着的,怎么今天会是开着的?

    猛然,听得花怡的娇斥哭叫声、衣帛破碎声与一阵男人的淫笑声从屋内传来。

    “怡姐”

    叶锋内心闪过不详的感觉,心内一阵抽搐,把手中的鱼一扔,快速地冲入屋内。

    进得屋来,入目的情景使他目眦欲裂。

    只见屋内围着一大群大汉,正是那日在街上见到的秋寒枫等人,只见秋寒枫正骑在花怡身上,正淫笑着撕扯着花怡身上的衣服。而花怡则不住地哭泣挣扎着,拼命地反抗,无奈力气轻微,只见她的外衣已被撕破,露出里面湖蓝色的肚兜和粉红色的亵裤。大片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

    周围众人皆用恶狼般的目光注视着花怡露在外面的玉体。

    听得有人了进来,屋内众人皆一怔,停了下来。

    青丝披散的花怡抬起一张泪脸:“锋君救我!”

    ※※※

    “畜生!我操你妈!”

    眼见花怡受辱,叶锋只觉内心一阵撒心裂肺的痛,这才知道,花怡早已在他心中深深扎下了根,成为他内心极为珍贵的宝物。

    他狂叫一声,一阵风似地冲了过去,左手一拳挥出,打在一个大汉的下巴上。“啪”的一声,那大汉的脸被打得反转过去,脖子立刻就折断了。

    “强仔!”

    周围众恶棍吃了一惊,皆跳了起来。

    叶锋速度不变,一个膝撞,又狠狠地顶在另一大汉的下阴处,“呯”的一声,那大汉的阴襄已被顶爆!痛得他整个身子都弯了起来,全身剧烈地抖颤着,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

    “鹰羽天翔!小鹰”

    眼见叶锋如此神勇,众恶棍皆呆住了。

    花怡见叶锋来救她,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猛地把秋寒枫推得身下来,趁机哭着往叶锋奔来,投入了叶锋的怀里,泣不成声。

    叶锋心内泛起了无限的怜惜之情,心痛地抱着她的娇躯,右手轻抚着她的玉背,低声道:“怡姐,别怕!有我在,别怕!”

    异世界第一战不知不觉就发生了。通过刚才的打斗,叶锋对自己的身手信心大增,自己在原世界是一流的,在这个世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对付这些恶棍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刚才被自己打倒的那两个汉子倒在地下,看来是差不多要死了。真是奇怪!明明是第一次杀人,但是自己为什么没有特别的感觉呢?没有第一次杀人的恐怖,浑身发抖,呕吐,甚至却感到兴奋、刺激,甚至想再来一次。难道说自己是一个嗜血之人?

    叶锋猛地地望向众恶棍,眼中爆出森严的寒光。

    众恶棍这才回醒过来,纷纷怒喝,拔出了身上的利刃。

    那秋寒枫跳下床,双目爆出凶光,脸色阴沉无比,死死地盯着叶锋,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阴恻恻地道:“贱种,你算什么东西?竟敢跟我抢女人?”

    边上一名大汉猛然大喝一声,“锵”的一声响,拔出弯刀,一刀便往叶锋当头劈下,刀风“呼呼”,刀势极为凌厉。

    “啊!”花怡见状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起来!

    叶锋冷笑一声,胸中杀意暴盛,拍了拍花怡的小手以示安慰,蓦地标前一步,略一侧身,避过弯刀。再顺势一个转身,右手一记重重的勾拳猛击在这使刀大汉的下巴处,打得他口喷鲜血,整个人直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

    随手夺过他的刀,一刀砍在另一大汉的头上。刀刃深深地陷进骨头里去。

    那大汉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声,齐着耳朵上方的头部已被砍去一半左右,血像细细的喷泉似的喷出五六寸高,那血红的刀口皮开肉绽的像是裂为两半的石榴。

    “啊!白阁衣”

    众大汉齐声惊叫,发一声喊,一起拔出了刀刃,指向叶锋。

    那秋寒枫面容扭曲,双目凶光四射,拔出兵刃,“呀”的一声怪叫,持剑扑来。叶锋抽了一下弯刀,即抽不出来,不过他丝毫不惧,大喝一声,猛地一拳击出,真气运行处,拳头就象钢铁一般坚硬,竟以拳头硬撼对方手中的利刃!

    “锋君!”花怡在旁见状不由得惊叫出声。

    那秋寒枫大喜,心忖这小子送死。运足全身的功力,长剑象一条披练似的直刺过来。拳剑终于相接,只听“啪啪”的一阵响声,秋寒枫手中的长剑竟然被叶锋的真气震成碎片。

    接着,一声宛如杀猪般凄历的惨叫声响起,秋寒枫的手臂从手掌到手腕到手肘到肩头,全部被叶锋这一记重拳轰碎!不容秋寒枫退却,叶锋再一阵直拳,勾拳,重重地轰在秋寒枫的脸上和下阴处,打得秋寒枫这两个地方血肉模糊,不忍卒睹!

    再一矮身,把秋寒枫甩过头顶,双手抓出,一手抓住秋寒枫的肩膀,一手抓住秋寒枫的小腿,全力下拉,一伸膝头,只听“咔咔”一阵响,秋寒枫的脊椎骨断成无数截,看来他这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秋寒枫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掉在地上,不住地惨叫扭动着。

    畲下的几个大汉瞧得心胆皆寒,狂叫声中,纷纷朝叶锋扑来。叶锋嘴角泛起一丝冷酷的笑容,长啸一声,如猛虎出笼般冲入敌群,展开近身搏斗,只见他双手或拳或掌或爪,变化无端,手段狠辣!

    他的搏击术融合了中西拳术的精华,以中国的散打为主,另还吸收了截拳道,空手道,柔道,泰拳,西洋拳等诸多拳术的精华,加上他从小就练的内功心法“春雨谱”,威力岂是非同小可!

    他的拳脚“呼呼”生风,疾如闪电,他一秒钟可以打出十到十一拳,一瞬间可以踢出八到九腿!

    他有过一拳打死一头疯牛,一腿扫断一株大树的记录。

    特别是他身经百战,和义父的习武生涯中,义父少说也带他打过近千场的大架,实战经验是何等丰富?

    虽然他的武艺在这异世界算不上极为出众,但对这几个大汉又算什么?他们根本连小菜都算不上,只听得一连串的惨叫声后,这几人或折手,或断臂,或全身骨骼寸断,或全身披血,委顿在地,再也动弹不得!

    战斗结束!

    叶锋冷冷地环视一周倒满一地的大汉,冷哼了一声,转头见花怡正愣愣地瞧着自已,忙走到她身边,柔声道:“怡姐,你没事吧?”

    花怡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情景中回过神来,怔怔道:“没事,我没事!”

    叶锋深深地凝视了她一眼,抓着地上几个大汉的小腿,把秋寒枫他们象拖死狗似的拖到屋外,象扔垃圾一样扔在街上。众恶棍的呻吟声立时把周边的民众吸引过来,叶锋心忧花怡,也不作过多的理会,掩上大门,走回到花怡的面前。

    花怡怯怯地看了叶锋一会儿,猛然扑入叶锋的怀里,“哇!”的一声,死命地啜泣起来。叶锋紧紧地搂住花怡那柔软的腰身,心中涌起了无限怜惜之情。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