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又遇李音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娶了个美丽温柔的妻子,叶锋自豪的同时,也或多或少地给他带来了许多麻烦。

    每当他还携同花怡穿街入巷的时候,貌美如花的花怡便会引来了无数贪婪狂热的目光。那些流氓无赖自不必说,望向他的目光皆是妒恨如狂,经常时不时出手向他挑衅。

    开始时叶锋只是打发他们走就是了,但后来烦不胜烦,他出手也越来越狠辣。不经意间,他狠辣的名声也开始传扬。他在梅街勇救花怡的事件也开始在玉月城广为传播。

    但叶锋心里也不乏忧虑,目前所遇的皆是一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如果遇到那些有权势又武艺高强之人是否也有如此胜算?

    而且狂蜂浪蝶无数,又打发得了多少?才二三日之间,叶锋已遇到了多次的挑衅事件。

    他不得不再让花怡挂上面纱。

    但随着花怡美名的远扬,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有势力的男人的觊觎。望着那些贪婪阴毒的目光。叶锋不禁对权势名位是越来越渴望。

    因为这样至少可以有了许多保护自已心爱的人的凭侍。在这个实力为上又腐败透顶的世界,律法只是一纸空文。只有实力才是一切。

    另自己的武艺也到了该提升的时侯了,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武学是需要极为刻苦的练习的,还要加上长时间的持之以恒,而非一朝一夕之功。

    自己现在的一身武学可是近二十年的苦练才得来的啊。而且这也需要明师的提点。

    只是这也需要机遇,一时半会间,又到哪里去寻找明师呢?

    现在离李音的二个月之期已经不远了,以李音在玉月城的地位和权势,自己到时如何解救杨依?

    望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叶锋心中不禁一片茫然。

    明日就是应聘的日子,应当适当放松。所以这日,叶锋便携同花怡一起到玉月城各处游玩。

    ※※

    大月国位于浮云大陆的东部,中部和南部,土地辽阔,人口众多。而玉月城更是土地肥沃,水利发达,交通方便,物产丰富,人口稠密,是大月国重要的政治经济商业文化艺术中心。

    人口有多达几十万,在这种古代社会,人口算是极多了。比如中国大唐盛世时首都长安也不过才几十万人口。

    整个城市呈长方形,东西南北各有九条宽敞的大道将城市划分成如同棋盘格子一般,中间还分布着无数小街巷道和广场。

    玉月城商业非常繁华,各种商品源源不断地通过陆路或玉月河及玉月湖从各地运入,而这儿出产的各种商品也源源不断地从这儿运往各地。

    城市各地商业店铺鳞次栉比,各条大街小巷车来人往,来自大陆各地的商人和旅客随处可见。到处皆是银楼、钱庄、酒楼、旅店、风月场所、赌场、当铺、拍卖中心

    到处皆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生意兴隆的商铺,南来北往的旅客,沿街叫卖的小贩

    种种景象生动细致地映入了叶锋和花怡的眼帘。

    ※※※

    叶锋携着挂上面纱的花怡兴味盎然地到处观赏着,感受着这异世界的民俗风情。

    花怡柔情似水地依在他的身边,不时和他指点街中景象。

    正走着逛着,忽然见前面不远的街墙处挤着一大群人,好象在观望着什么。听得他们还不时地激烈地争论着什么。

    两人好奇地走上前去,原来是官府的一个公告。

    走近一看,公告赫然是曾对叶锋进行性骚扰,并和他抢女人的李音发布的。

    公告上大意是说李音已于今日凌晨擢升为玉月府副大使知节度事及行军司马。并由其发下命令,从今日开始,玉月城严禁私斗,违者斩无赦!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大部分人对这一公告表示支持,因为这对玉月城的冶安将产生良好的影响。众人言谈中皆流露出对经常发生在身边的血腥私斗的厌恶和对平静生活的向望。

    但也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说官府向是如此,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例行公事罢了。过一段时间,又会恢复老样子。

    但他们的言谈之间都无意中流露出了对李音的敬畏之心,显示出李音在玉月城的威望。

    浮云大陆各国向来是男尊女卑,李音能在民众之间有此威望,是极为罕见的。

    叶锋仔细地观看着,心中却慢慢泛起了苦涩的感觉。

    自已与李音身份的地位差距是越来越大了!对于她,自己越来越有一种需仰视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他来讲,孰不愉快。

    只是,这又确是事实!

    ※※※

    花怡细细地观看着公告,口中赞道:“这李音还真是个女中豪杰啊!”

    看了看情绪低落的叶锋,抿嘴笑道:“锋郎,怎么啦?”

    叶锋苦笑了一下,道:“怡姐,你是知道的!”

    花怡凝视着叶锋,伸出玉手,握住叶锋的大手,柔声道:“锋郎,你是最优秀的,只是一时没有机会罢了!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

    叶锋和花怡夫妻之间无话不谈,他早已把他与李音和杨依的事情对花怡说了。花怡当时听了是又吃惊又好笑。直叹世间之事,真是无奇不有。

    叶锋望向花怡,她那双俏目正闪着绝美的神光,不由心中一甜,呼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情绪又随之振奋起来。

    两人边走边谈,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当初叶锋初到此地时遇到杨依的那个“佳丽楼”广场之上。广场上风景依旧,熙熙攘攘,满是南来北往的游客。

    两人正观赏着,忽然有几个流氓大摇大晃地向他们走了过来。叶锋看了一眼,见这些人个个衣服光鲜,身负刀剑,精悍神气。

    他们至直向叶锋走了过来,叶锋皱了眉头,暗忖难道说又是来向他挑衅的。虽然自已已经习惯了那些家伙的挑衅。只是一来花怡已蒙上面纱,并不是非常的引人注目,他们应该不会是见色起意。二来李音刚发下公告,严禁私斗,难道他们如此大胆?丝毫不把官府的命令放在眼里吗?

    他心中暗自警惕,随时准备动手,却见那些流氓至直和他擦身而过,并无任何举动。

    叶锋不由暗舒了一口气。

    ※※※

    异状突变!

    走在最后的那个高大汉子蓦然拔刀,刀光一闪,雪亮的长刀便向叶锋当头劈了下来。

    叶锋几乎是本能的反映。

    在花怡的尖叫声中,身子奇异地扭了几扭。

    呼的一声,拔出腰中弯刀,此刀乃是当是和秋寒枫打斗时其所遗。

    白光一闪。

    弯刀侧面迎向袭来的白光。

    “吱!”的一声尖利刺耳的长响,对手的刀尖,已经在他的刀侧面上快速划过,从刀尖位置一直划到护手附近,金属相接声中,火花四测。

    叶锋及时侧身退步,刀锋下垂,斜指地面。而那汉子也借力返身两个后空翻落到了地面,左腿单膝跪地,左手紧护胸口,右手连同弯刀斜指后方,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

    一阵呐喊声,佘下的那些流氓纷纷拔出刀剑,冲了上来,刀剑齐下,似乎要将叶锋砍成几段。

    广场上众人都不由惊呼起来。

    叶锋蓦地红了眼。

    眼看刀剑就要及到身,说时迟,那时快,叶锋扬手贴住正面袭来的刀身,顺势一翻手腕,一声清脆的声响,刀刃被折成两段。就在拿刀的流氓呆愣之际,叶锋一记猛烈的蹴击踢中他的胸部,骨折声响起,那流氓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一转身,又是两把尖利的长刀堪堪划过叶锋肩膀的两侧。

    叶锋一转身,伸出左手,捏碎了左边那个流氓的喉结,发出清脆的响声,右手的刀尖紧紧贴着自己的肘子向后捅进了右边那个流氓的心脏。

    刀风再起,带着猩红的血滴,带着一道红光,从下往上撩过前面的一个已经因过度出力击空而失稳的汉子的腹部,从肋骨的缝隙里切了进去。

    那个汉子清晰地感到了刀锋上金属质地的冰凉,他死的时候疼得连叫声都喊不出来。

    又是一刀划出,正好砍在另一个流氓的脖子上,锋利的刀锋伴随着叶锋顺势的拉动,流氓的头颅离开了躯体,飞到了半空中,失去了头的脖子里顿时鲜血狂喷,洒在青石板上

    ※※※

    广场围观的人群人山人海,不经意间,叶锋的眼睛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布店老板李谈?

    只见李谈正挤在人群中,一双眼睛闪烁不定,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阴毒。

    难道

    蓦地,一声爆喝声传来:“住手!”

    随之众人只感到自己脚下的地皮在微微的震动,接着是整齐的马蹄敲击青石路面的声音,以及甲胄和长剑撞击的清脆声。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大批彪悍的甲胄骑兵在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的带领下,快速地驰来。

    甲胄骑兵那冷光四射的弯刀长剑在正午的阳光下发出了令人心寒的冷芒,让周遭的气温也似乎骤然降低许多。片刻,已驰到近前。随着那女将的一声娇斥,随之,一排排利箭头便对准了众人。箭头乌光闪烁,锋利之极!

    广场立时冒起了森寒的气息。

    “李音?”

    叶锋的眼睛慢慢眯起。

    不错,正是李音。

    只见李音傲然骑在一匹神俊的高头白马上,身披着一袭大红色的披风大氂,一套精巧致密的紫龙贴身软甲紧紧地裹在玲珑有至的娇躯上,全身甲胄,英武飒爽。

    手上提着一杆银白色的长枪,枪尖不时发出银色的光芒。

    一双眼睛妖冶泠艳,令人不敢逼视。

    “所有的人全部趴下!”

    李音身边的一个军官猛喝道。此人身形高挺,皮肤黑亮,神情严肃,目光利如鹰鹫。众人被他目光扫过,身上皆泛起了丝丝寒意。

    ※※※

    甲胄骑兵的强弓上都架着劲箭,只待李音的指令。箭头乌光闪烁,慑人之极。

    广场上所有的皆拜伏在地。众人脸上皆露出惧意。

    叶锋犹豫了一下,花怡扯了一下他的衣角。他才拜伏下去。

    望着李音那飒爽英姿,他心中却象打翻五味瓶,心中浑不是滋味。

    从上次一别后,他又再次见李音,却想不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而且每次自己皆在气势上输给她,什么时候才能改变这种情形?

    今日事情又会如何发展?他不得而知。今天李音曾发布公告严禁私斗,违者斩无赦!虽然自己是自卫,但是

    他望向花怡,却见佳人正凝望着他,眼神温柔无比。

    那些流氓拜伏在地,目光闪烁。有几人转首在人群中象是在寻找什么?

    李音冷冷地扫视过拜伏在地下的众人,当扫视过叶锋和花怡时,顿了顿。

    只听那军官冷冷道:“今日李大人曾发下公告,严禁私斗,违者斩无赦!等竟敢无视官府公告,真是好大的胆子”

    转首对李音恭敬道:“该如何处置?请大人赐下!”

    却见李音眼中寒光闪闪,突然举起玉手,往下一抹,作了个手势。

    立时见寒光闪烁,几声惨叫,近李音身旁的几个流氓的斗大的头颅就飞上了天。

    广场上一片惊叫声。

    剩下的几个流氓吓得魂飞魄散,其中几个吓得起身就跑。

    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利箭射出,带起满蓬血雨,连续贯穿了两人的胞膛,由其二人背心疾穿而出。

    叶锋举目望去,却见李音刚好收起了一张沉声的大弓。

    剩下的那个流氓更是魂飞魄散,转头飞速地逃跑。

    他拼命地跑着,突然他就听到急促的马蹄声,枪尖的破空声,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的胸前突然穿出一截银色的枪尖,以及随着枪尖带出的喷薄的血花。

    然后他就觉得人飞了起来,身在半空之中

    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李救”

    疼痛的感觉便随之而来,他的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

    “卟!”的一声,李音手一挥,长枪一震,将那流氓的尸体甩在了地上。

    只听李音冷冷的声音传来:“将一干人尸身悬于城楼之上,任其尸首曝于风雨之中,以儆效尤。玉月各人者,均以此为戒!”叶锋不由一阵心颤,没想到李音竟是如此心狠手辣!广场上鸦雀无声,众人皆被一边串的事情惊呆了,一动也不敢动。

    忽听得那军官一令下,甲胄骑兵上的劲箭又对准了叶锋和花怡。

    花怡蜷缩在叶锋的怀里,吓得身子一阵阵发颤。

    叶锋怜惜地紧搂住她,举目望向李音。

    却见李音淡淡望着他,道:“此人只是被迫自卫,本无违反告示,此事可竟往不究。”

    那军官一愕:“大人”

    “嗯”

    李音冷冷地望向他,眼中寒光一闪。

    那军官不敢与她对视,低下了头,道:“是!”

    李音淡淡地望了他一会儿,那军官更是惶恐,额头冷汗沁沁而下。

    半响,李音转过了头,望向叶锋和花怡二人,眼中异彩琏涟。

    慢慢地,嘴角牵出一丝奇异的笑意。

    忽听得她一声娇叱,一挟马腹,向叶锋直冲而至。

    “锵!”的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一把雪亮的弯刀从李音腰间闪出,弯刀在空中急速飞旋着,象一朵飘动的云,令人完全不知她刀势的取向。

    劲风扑面,弯刀旋风般向叶锋劈头而来,角度极为刁钻,教人难以挡格。

    叶锋一直凝神戒备,花怡娇躯轻颤间,已给叶锋推至一旁,同一时间叶锋手中的刀也直直挑出。

    “当!”

    刀锋相接。

    叶锋全身一震,直觉一股极为阴寒的气劲传来,内心定时一阵气血翻腾,踉跄后退。

    花怡“啊!”了一声,扶住叶锋,焦急地道:“锋郎,你没事吧!”

    叶锋缓缓道:“怡姐放心,我没事!”

    李音跃马提缰,奔出几丈远,然后又调转马头,停在原地。

    她左手持缰,右手长刀刀锋下垂,雪色的刀锋上反射着一丝丝寒光。头顶的长发在风中飘荡,娇美的玉脸在阳光中发着艳光。

    半响,她微笑道:“你刀法不错,然内力太差,且欠缺火候!能挡我五刀已是相当难得!”

    望着默然不语的叶锋,李音微微一笑,道:“你不要不服气,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叶锋默然不语,心中泛起一丝苦涩,确实,他在武学上是和李音有着极大的差距,不由得他不承认!

    李音傲然一笑,又是一提马缰,一团灿烂的刀影再次向叶锋飞旋而来。

    就如一阵狂风向他刮来。

    ※※※

    强烈的气流之中,花怡的面纱蓦然一松,被吹了开去。顿时,那张秀美无伦,倾国倾城的俏脸便暴露在阳光之中。

    广场上虽到处皆是血腥之气,但花怡的绝世风姿还是让广场上所有的人全部惊呆了。

    李音眼中异茫大盛,一提马缰,从旁跃了开去。她静静地坐在马上,凝视着花怡,眼中闪过极为狂热的光芒。

    半响,李音轻轻地跳下马来,随之,那些甲胄军士也“刷!”的一起下了马。

    李音长身玉立,英武不凡。她旁边那些甲胄军士最高的也只到她的耳边,把她衬得更是有若鹤立鸡群,只见她快步往叶锋这边行来,身上那件大红色的披风大氂随着她的走动而不住地来回摆动着。

    叶锋静静地望着她,心中泛起不妙的感觉!

    却见李音径直走到花怡身前,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望向她。

    半响,才呼出一口气,微笑道:“玉月第一美女,果真名不虚传!”

    花怡蜷缩在叶锋的怀里,怯怯地望着李音,眼中略带好奇,又略带羞怯。

    叶锋紧紧搂住花怡,冷冷道:“李大人,请问有何贵干!”

    李音微笑不语,蓦然凑到花怡的耳旁,轻声道:“美人儿,你夫君的床上功夫如何?”

    花怡“啊!”的一声,定时羞得玉脸通红,手足无措,连雪白的脖颈上也是粉红一片。

    只见她又羞又恼,狠狠地白了李音一眼。

    立时秋水横溢,眼波流转,直有说不尽的妩媚迷人。

    旁边的众人皆看呆了眼,叶锋也不禁心“咚”的猛跳了一下,而李音也仿佛看痴了,眼中闪过颠倒迷醉的神情,喃喃道:“尤物,真乃尤物!”

    好半响,眼珠一转,却朝向了叶锋。

    她细细地上下打量了叶锋一会儿,才笑道:“叶公子,好久不见,仍然风采依旧,又娶得如玉佳人,真是可喜可贺,但不知那件事情考虑得如何了?”

    叶锋勉强压下复杂的情绪,淡淡道:“还不是没到时间吗?”

    李音咯咯一笑,昵声道:“我是没有关系,我有的是时间,不过到时我给你的杨依大美人开苞的时候,叶公子你可不要怪我哟!”

    叶锋定时脸上变色。李音这句话直指向他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叶锋是个有着处女情节的男人,非常看重一个女子的贞操。他越是喜欢在意一个女人,就越是介意她是否完壁。

    当日和刘烟热恋时的那股患得患失之情,和收尽其落红时的那股志得意满之情,实非言语所能足道。

    而现在杨依就等若是刘烟的化身,如果杨依的身子被李音所破,那将会是他终身的遗憾。

    他眼中猛地射出一股寒光,望向李音。

    李音含笑地和他对视,神情从容不变。

    最后,她巧笑倩兮地道:“时间不多了,叶公子可要抓紧哟。”

    深深地凝望了花怡一眼,又对叶锋抛了媚眼。咯咯一笑,扬长而去。

    ※※※

    叶锋铁青着脸在走着。花怡偷偷地看了看他的脸色。突然“咯咯咯”地笑起来,叶锋愕然瞧向她。

    “怡姐,笑什么呢?”

    花怡笑得更厉害了,“咕咕咕!”地笑个不停。

    叶锋苦恼地道:“怡姐,你别笑了,你再笑,为夫可要生气了!”

    花怡忍住笑,道:“锋郎,跟一个女人抢女人,那种滋味是如何的?”

    叶锋脸上一红,随后又苦恼地道:“为夫都要气死了,怡姐你还要取笑我!”

    叹了一口气,又道:“怡姐,和我在一起苦了你了!”

    花怡微微一笑,依到叶锋的怀里,柔情似水地道:“和锋郎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是妾身这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妾身坚信奴的夫君决非池中之物,只是时机未到罢了!锋郎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

    叶锋心中泛起温暖的感觉,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为了怡姐,自己一定会努力的!”

    叶锋把花怡紧紧搂在怀里,眼中射出坚定的神情。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