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另一面的风情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哥有事,小弟自当鼎力相助!”

    叶锋沉吟半响,微笑道:“只是,目前”

    “那就先等贤弟把设计图完成后再说吧!”

    赵白欣喜地道,站起身来。

    叶锋心头生出歉疚之意。赵白对自己可谓是恩义有加,自己理因感恩图报,助他一臂之力,只是

    “为兄还有事在身,就先行告辞了!”

    赵白望了叶锋和林素一眼,微笑道。

    “不等眉姐回来了?”叶锋讶然道。

    赵白哈哈一笑,道:“她这个人啊,如果出去了,可就没那么快回来,一定要等玩累了玩够了才会回家!”

    “哦”

    叶锋也不由莞一笑,站起身来,林素也随之站起身来。

    赵白挽拒了叶锋和林素的相送,哈哈一笑,带领众随从洒然而去。

    叶锋望着远去的马车,脑中却不由闪过赵白的话语。

    “她这个人啊,如果出去了,可就没那么快回来,一定要等玩累了玩够了才会回家!”

    “这个眉姐还真有点孩子气呢!”他暗忖。

    随即脑中又浮出现花怡的倩影,心中一阵甜蜜。

    ※※※

    叶锋和林素又从新坐回座前,继续工作。但不知为何,叶锋总感到心中有一股焦躁的感觉,静不下心来。

    林素觉察到了,关切地道:“叶公子,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哦,也没什么?心里有点烦,谢谢关心!”

    叶锋望了林素一眼,微笑道。

    林素这个姑娘虽然相貌平凡的,但却有一颗真善柔美的心。

    他站起身来,对林素道:“林姑娘,我想出去散散心,你你就在府中坐吧!”

    “好的,反正这设计图我还要好好地核对一下!”林素微笑道。

    叶锋点了点头,对兰儿,云儿,青儿三女道:“兰儿,云儿,青儿,我要出去了,等夫人回来后,你们跟她说一下!”

    “这,奴婢跟在老爷身边侍候吧!”

    “不用了!我只想独自走走!”

    ※※※

    叶锋宽袍缓带,手摇折扇,迈步在大街上。

    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街景繁华。各种喧哗声不绝于耳,红男绿女,往来不绝。

    叶锋走在街上,他那俊秀的相貌,不凡的气质不时引来周遭众人关注的目光。

    叶锋浏览着街景,心情慢慢地松施下来。

    拐过一条横街,叶锋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街角有一个老婆婆正带着一个小女孩在乞讨着。

    二人皆是面黄肌瘦,衣服破烂,显是饱尝了生活的苦楚,特别以老婆婆的高龄,带着一个如此小的小女孩,更是让人心碎。

    更令人感到心冷的是,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但却没有任何人理会她们。

    叶锋不由一阵感慨:世态炎凉啊!从身上掏出几两银子,正要迈步上前。

    忽然一具柔美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小妹妹,饿了吧!来,吃点吧!”

    叶锋浑身一震,停下脚步:“李音?”

    这是李音吗?

    望着走到老婆婆和小女孩身旁的那个戴着面纱的妙曼的身影,叶锋不由得心中一片迷茫。

    是她不会错!虽然她戴着面纱,但叶锋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或许是她给叶锋的印象太深了!只是象她这种人也会行善吗?还有,她为什么要戴着面纱呢?

    ※※※

    李音一身素白长裙,蹲在那小女孩的身旁。她眼露微笑,轻柔地抚摸着那小女孩的头发,目光温柔似水。

    她的腰间束着白带,没有任何装饰,头梳高髻,檀木凤钗,肌肤若雪、浑身上下透射着一股婉约动人的风韵,和以前的娇媚及冷漠简直是判若两人。

    叶锋呆呆地望着看着她。这个李音和他印象中的李音相差太大了。看着她柔声安慰着老婆婆和小女孩两人,心中不由得百味交集。

    “李音,你竟然有如此的一面!你真是令人捉磨不透!”

    李音微笑地看着那小女孩在狼吞虎咽着,不停地抚摸她的秀发。

    那小女孩吃了一会儿,抬起头,颤抖地伸出双手,想去抚摸李音,但又犹豫不敢!

    李音含笑地握住她的手,那小女孩痴痴地望着她,道:“姐姐,你真好你真美!”

    李音微笑地吻了吻那小女孩的额头,从口袋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那老婆婆的手中,柔声道:“婆婆,这钱你收下吧!”

    那老婆婆早已是泪流满面,只见她“卟嗵”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多谢夫人,多谢夫人,夫人,你真是个活菩萨啊!”

    这时李音的身边已经围了一大堆人,只听他们议论纷纷:

    “这个女孩子心肠真是好啊!”

    “是啊!我们应该向这个女孩子学习啊!”

    “对,对”这句话立时得到周遭众人的响应。

    随即见他纷纷慷慨解囊,不多时,那老婆婆的身前就堆了一大堆的银两。

    李音见状不由抿嘴一笑,媚眼都弯成了弯月亮,立时百媚横生。

    众人皆看呆了眼。

    李音又抚摸了那小女孩一下,扫视了众人一眼,缓缓地站起身来。

    周围众人忙给她让开一条道来。

    她走出人群,缓缓而行!

    她的步伐轻盈有力,妙曼无匹。

    叶锋怔怔地望着她那动人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

    “人,是否都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

    走到拐角处,李音似有所感,慢慢地停下步来,往叶锋这边望来。

    目光如水,勾人心魄!

    ※※※

    她的目光是如此的动人心魄,那股奇异的风情令叶锋心中一阵强烈的悸动。

    李音的眼神变幻不定,最后冷了下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莲步轻举,随即隐没在街的拐角处。

    叶锋在原地怔怔地立了一会儿,猛然心中一阵冲动,抜腿往她那方向行去。等到了拐角处,已是芳踪渺然。只留下空气中的几丝幽香。

    一股莫名的失意之感涌上叶锋的心头,他四处张望着,来回搜寻,忽听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叶公子,你在找什么?”

    叶锋心中一震,猛一回头,却见李音坐在一匹神俊的白马上,正淡淡地望着他,目光锐利如刀。此时的她,又恢复了原来的那分冷艳!

    叶锋心中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失望的神情,方才李音那婉约动人的一面还深深地留在他的心中,还没来得及回味,现在又变回了那种令他反感的她,为何如此?

    而且两人接触至今,还是第一次单独相处,更是令人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叶锋心潮起伏,压下复杂的心神,和李音对视着,淡淡道:“没什么,只是随便看看!”

    “哦!是吗?”

    李音脸上似笑非笑,骑在马上,斜斜地瞧着他,慢慢地眼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我有话跟你说,上马吧!”

    “上马?”

    叶锋愕然望向李音,以他两人关系如此之僵时,李音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令人不得不惊异了。

    “她会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呢?而且只有一匹马,难道说两人共骑一匹马?”

    他心中略为迟疑,却见李音对他伸出了玉手,他不由一怔,不知她搞什么玩意,却见李音淡淡道:“还不抓住我的手,难道你不敢?”

    “笑话,我会不敢!我叶锋会怕你不成!且去看看她有什么花招!”

    叶锋望着李音眼中的那丝挑战之意,冷笑了一声,暗暗打定主意,伸手便抓住了她的手。

    两手甫一接触,叶锋便不由浑身一震,只觉一股奇异的力道涌来。这股力道极为怪异。他的“春雨谱”竟无抗拒之力,随即他的身子不由腾空而起,片刻,便发现自己已是在李音的怀里。立时,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便包裹了全身。

    叶锋愕然后望,接触到的是一张巧笑倩兮的脸,只见李音道:“感觉如何?喜欢这种香味吗?”

    这股香味是如此的清新浓郁,叶锋只觉得心旷神怡,飘飘的如在雾中,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幽香不断传入鼻中,接着又感觉到一双柔软的手搂住自己的腰,叶锋的心中更是一阵迷糊。

    他猛一回头,正要开口说话,却见李音搂着自己腰的手紧了紧,只听她道:“小心了!”

    随即见李音一夹马腹,“驾”一声,白马便急驰而去。叶锋措不及防下,猛地倒入李音的怀里,随即一股极柔软极坚挺的感觉传来。原来自己的头靠在了李音的乳房上。

    “”

    叶锋心中一荡,抬头上望,却见李音低头瞧着自己,眼中带着一丝奇异的,若有若无的笑意。

    叶锋接触到她的眼睛,不由一愕,只见她的眼神深邃莫侧,既如星空般的玫丽迷人,又似宇宙般的深际无边。

    “迷魂术?”

    叶锋心里掠过这个念头,随即被她的眼神所深深地吸引,他把头枕在李音柔软的乳房上,呆呆地瞧着她的眼睛,浑然忘了一切。

    而那股柔软的凸起随着白马的飞奔而一抖一抖的,又给他以一种极为舒适奇异的感受!

    他迷失了!

    白马飞快地奔驰着,眼前景物不断从眼前掠过。叶锋只觉得耳边呼呼生风,真是风驰电闪!

    白马掠过街道,引起了一片惊呼声!

    奔过过玉月湖,奔上寒月山,这是玉月城外的一座山,在玉月山的旁边。

    白马沿着山间小道飞快地奔驰着。

    如履平地。

    转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原来已是到了山顶。

    悬崖!

    前面已无路!

    但白马的速度还是丝毫不减,疾如闪电般地向前冲去。

    “天哪,前面没路了!”叶锋猛地回醒,从李音的怀里坐了起来,惊叫道。

    马速丝毫不减,片刻,面前已是万丈深渊,叶锋已感觉得那深渊中的浓雾就要吞噬自己。

    天哪!

    就在叶锋一颗心都提起来的时候,猛然李音一提马缰,听只白马“嘶溜溜”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叫,整个前蹄都扬了起来,堪堪在悬崖边上停了下来

    “呼!”叶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半响,一颗心才落了下来。

    李音微微一笑,凌空一个倒跃,飞身下了马,微笑道:“是不是很刺激?”

    叶锋怒盯了她一眼,暗运了几下“春雨谱”,才冷冷地道:“这也没什么!”

    李音凝视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却转首望向山下。

    ※※※

    李音负手而立,盈盈俏立在崖沿,静静地俯瞰着崖下伸展无尽的大地。

    猛然一阵云雾飘过,随即天空中便飘下了丝丝的细雨。

    云雾飘摇,四周的青山绿水与这烟雨浑和在一起,有若天地般无边无际。

    叶锋默默地凝视着李音那动人的背影,在茫茫雨粉里,在这如诗如画的美景里,益显其迷离之美。

    忽听李音甜美的声音响起:“下个月初三,我将正式继任玉月府副大使知节度事兼行军司马,届时,玉月数十万雄兵,皆入我手!”

    叶锋的心弦剧烈抖颤了一下,他静静听着,默然无语。

    李音背负双手,静静地凝视着脚下的无尽的大地。望着远处绵绵的玉月城,突然幽幽地叹了口气,以沉郁动人声音道:“自大月立国以来,玉月屡成兵家争战之地,曾多次被毁倾颓,但又复修建!

    大陆历1450年,玉月城被兰花国攻占,但五年后,又被我军收复。大陆历1502年,玉月城被兰花国所破,城中50万居民被屠戮一空玉月城被占据达十五年之久,那是段暗无天日的日子,后玉月城终被我国名将李力收复!大陆历年,兰花国又再次兵困玉月城,历时八个月!但在玉月人民不屈的抵抗下,终无奈退兵玉月城是座英雄的城市。玉月人民是不屈的人民。我为我能为这座城市守护而感到骄傲”

    望着李音那高挑优美的身段,听着她动人的声音细诉玉月的兴替盛衰,叶锋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幅幅玉月城的图画,似乎这多年的历史,倏忽间闪过脑海,那感觉既悲怆又感人。同时心中又百味交集,没想到李音还有如此悲天悯人,高尚的一面。

    李音背对着叶锋,默然半响,忽然咯咯一笑,转过身来。

    随即见她负手踱到叶锋的身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距高临下地注视着他。

    叶锋还沉浸在刚才李音话语中的那股悲怆感人的气氛里,见状不由愕然地瞧向她。不明白刚才李音还在忧国忧民,现在却又一幅暧昧的神情,真是令人琢磨不透。

    却见李音脸上泛起了一丝怪异的笑容,随即见她伸出右手,轻轻地勾起了叶锋的下巴,细细地审视着他。

    叶锋措不及防下,被她得手,不由羞得俊脸通红,但随即心中又泛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一向都是他去勾女人的下巴,现在反而被女人勾,这种感觉实在说不出来。

    不过他立时清醒过来,“春雨谱”一发,把李音震开,冷冷地盯视着她。

    李音脸上闪过一丝异色,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叶锋脸上古怪的神情,微笑道:“不要生气哩,其实,你应该感到娇傲,因为能被我看上眼的男人并不多!这些年我虽有过许多男人,但大多味如嚼蜡,一夕之欢后就被我弃之如蔽履。这两年,也就是你和杨冲两人被我放在心上!”

    叶锋听着她这么入骨的话,不由皱起了眉头,冷冷道:“李大人刚才还在忧国忧民,现在却又一复淫妇的样子!真是令人琢磨不透啊!”

    李音也不生气,只听她微笑道:“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嘛!啧啧!叶公子,只要你依从我,到时,荣华富贵,权势名位,还不是唾手可得吗!”

    她继道:“叶公子是个奇怪的人,以妾身的势力,竟不能查出叶公子的来历,真是十分怪异!但不管叶公子来自何方,我想君应当都知道大月国是个讲究实力的地方,在男女之事上也是如此,有实力的男子可拥有多位妻妾,反之有实力的女子同样也可拥有多位夫君。在浮云大陆已有多位国家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了这一点,我想大月国不久也会这样做的!”

    叶锋淡淡听着,但心中却心潮起伏,久久难以平静,这种风俗他以前也听花怡说过,当时只觉得匪姨所思,听过就忘了,现在听李音提起,这才醒觉:“是啊,这里不是地球,自己是身在一个和原世界炯然不同的异世界里,原世界的道德伦理观还有坚持的必要吗?还是应否入境随俗?”

    而且随着和李音的一步步接触,她的风情也越来越让他难以忘怀,只是她那股唯我独尊的神情实在是让人难以释怀!

    李音含笑地瞧着叶锋:“看得出来,叶公子是个自尊心比较强的男人,这也是我一直欣赏你的地方,所以我想要你真心屈服。不想用强,换成是别的男人,我早已动手抢了!”

    “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叶公子,荣华富贵,权势名位,难道你不想吗!”

    叶锋皱起眉头,但内心却一阵阵心动:“荣华富贵,权势名位确实是自己一直所追求的目标?而且人生有得就有失?自己是否应抛下所谓的自尊,去获取更为实惠的东西?”

    李音审视道他的神情,道:“界时你和杨冲两人好好侍候我,我定不会亏等你们的。”

    叶锋心中一阵苦笑,他还从未和别的男人分享过同一个女人!

    他猛然想起当日李音离开时说过的话,他试探道:“那怡姐她”

    李音讶然道:“当然界时你们必须一起来,我说过的话岂有不算数之理?”

    叶锋心中涌起一股火,又克制下去,冷冷道:“李大人欺人太甚了吧!”

    李音微笑地摇了摇头,道:“花怡是我这生中所见过最动人的尤物,我岂能放过,再说,你们男人不是不介意女人之间的同性之爱吗?”

    叶锋一愕,他确实是不介意女人之间的性行为,只是怡姐

    他淡淡道:“怡姐纯洁如水,我不想她堕落!”

    李音咯咯笑道:“闺房之乐,在于无所不用其及,哪来堕落之说?再说,禁忌的快感是最强烈的。你不觉得把一个淑女调教成荡妇是最刺激的事吗?”

    叶锋不由想象起怡姐在李音身下婉转呈欢的情景,心中没来由的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欲火,但随即又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酸楚之意,心中一阵羞愧:“自己怎么能对心爱的怡姐如此?”

    他猛地吸了一口气,淡淡道:“怡姐的事难道就没有商量了吗?你就不能放过她?”

    李音皱起眉头,不悦地道:“你也太不懂取悦之道了,你要记住,如果我以后是你的主人,你就一切要以我为中心,这是男妻所应该做的!花怡我是志在必得!是一定要得到的!”

    叶锋心中泛起强烈的屈辱和愤怒之意,大喝一声:“不行,此事我决不答应!”

    李音一愕,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目光越来越冷,淡淡道:“你真是给你脸不要脸!”

    叶锋也以目光回敬,毫不退让地和她对视着。

    李音凝视了他一会,冷笑了几下,连声道:“好!好!”

    一个凌空倒跃,飞身上了马,“驾”的一声,绝尘而去。

    叶锋望着她那远去的背影,心中涌起了强烈的失落之意:“自己终于和李音彻底决裂!”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