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营救佳人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清晨!

    后花园中晨风簌簌,阵阵鸟鸣,薄雾在大片大片的绿叶随风起舞,飘来荡去。园中的花和绿油油的树叶上沾满了露珠,晶莹剔透。

    “老爷,老爷”

    秀美的青儿沿着回曲长廊走向后花园,娇声呼唤着。

    “我在这!”沉郁动人的声音从假山后传来。

    青儿觅声而去。

    一汪碧水环绕在假山周围,一男子正默默地凝视着水中的落花,正是叶锋!

    “老爷!老”

    叶锋缓缓地转过身来,青儿猛地浑身一震。

    “老爷”

    这就是以前的那个老爷吗?青儿心中涌起了难以言喻的感觉。

    叶锋负手立在水塘的旁边,微笑地看着她,迎着晨风,一袭白衫随风拂扬,说不尽的闲适飘逸,儒雅文秀。此时,在他身上,已找不到往日的半点颓废,浑身上下充满了男性刚雄的气势。尤其那双眼睛,锐利如刀,带着梦幻般不真实的眸光,更让人受不了,浑身上下都流动着一股神秘的诱人气质。

    青儿怔怔地望着叶锋,心中一阵迷惘。

    “青儿,青儿,你怎么了?”叶锋微笑道。

    “啊!”青儿猛地回醒过来,心如鹿撞,玉颜燃烧。

    她手足无措地道:“老爷赵赵老爷和林姑娘来了!”

    “哦!”

    叶锋沉呤了一下,微笑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面对叶锋那张阳光般的笑容,青儿更是手足无措,她偷瞥了叶锋一眼:“那,那,奴婢告退了!”

    言罢,飞也似的逃了开去。

    叶锋不由哑然失笑,他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望着眼前缓缓落下的一缕残花,他微微一笑,昨晚的奇遇又涌上心头

    ※※

    “啊!”

    叶锋又喷了一大口鲜血出来,他感到生命机能在飞速地离他而去,但疼痛的感觉却是如此的清晰,且越来越甚。那种感觉就有如石子掉进水中产生的波纹般地不断放大,不断地扩散,不断放大,放大

    “啊!让我死吧!”

    叶锋对天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他趴在地上,身体有如对虾般地缩成一团,不停地呻吟着,口涎不住地从口中流出来,顺着嘴角滴到了地上。他已经失去了主宰自己行动的意识,更无法操纵自己的肉体

    “难道说我要死了吗?不,我不能!”

    过往所有深刻难忘的回忆,刹那间全涌上心头:义父,烟烟,依依,李音

    最后,是怡姐那如花的玉容!

    叶锋呻吟着,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朦朦胧胧中,叶锋好象觉得绝美的怡姐来到了自己面前。她温柔地笑着,并伸出双手来,把自己轻轻地搂在怀里,温柔的抚摸着。

    眼前似乎迷茫着一片白色的光雾,叶锋看见怡姐就站在前面,这时正冲着自己招手,怡姐还是那么的美丽,还是一样的微笑着。那亲切的笑容一点儿也没有改变,还是那样动人,还是那样娇媚,那甜甜的微笑,让自己可以生死相随

    ※※

    就在叶锋的意识快要完全失去的那刻猛然一个绝美的倩影浮现在叶锋的脑海里,一个甜美的声音似对他呼唤着:“锋郎,锋郎”

    “怡姐?是怡姐!”

    “锋郎,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为了我,为了我,为了我”

    “怡姐!”

    “坚持住,坚持住!”

    两种意识瞬间猛烈地碰撞在一起,有如在滚油之中泼入了一大瓢的冷水,立刻炸开了锅。叶锋头痛欲裂,大脑的思维,更是乱成一团。

    一幕幕场景不断在叶锋的面前晃过。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一时间,叶锋的意识成了一叶在汹涌的波涛中翻滚的孤舟,在惊涛骇浪中抛上抛下,梦魇一般地折磨着。叶锋本能向前伸出一只手,想在风暴中去寻找一盏航灯,去探求一个避风的港湾,以躲避突如其来的狂暴

    最后,一个意识劳劳地定在叶锋的脑海里:“不,我不能死!为了怡姐,我决对不能死!”

    “呀!”

    叶锋仰起头,对着满月的夜空大声地吼叫着,发出来的声音竟极其为高亢!猛然,他全身的骨骼发出一阵如同炒蚕豆般的暴响,力量象潮水一般地在体内疯狂地增长。

    “卟!”的一声,衣服在力量四溢的一瞬间成了无数碎片

    就在那些飞舞的碎片中,叶锋只觉一股热潮从心头升起,接着是一股冰寒的气流从脑门涌下。他的脸色忽红忽白,刹那间,真力流转如电,一下子就运行了七十二周天,连接了天地之桥。

    他浑身肌肤似乎泛起一片淡红,随着真气在体内越走越快,那股红色的气壁越来越厚,围绕在他的身外,没多久的工夫,叶锋整个身躯竟然腾空浮起尺许,只觉得体内的力量就象苍穹一样无穷无尽

    叶锋落下身来,昂然地站立着,此时星空中的月光投射在他赤裸的躯体上,泛现出一层淡淡的光芒,那一块块结实贲起的肌肉显现出强烈的雄性美

    自此,叶锋的“春雨谱”的已突破第五层的高原,堂堂进入第六层。

    当年他费了近五年的工夫,才突破第四重的高原,进入第五重,本来按照他的想法,至少还得六年之后,才可能越过第五重,迈进第六重,但没想到此次因祸得福,走火入魔后竟然功力突飞猛进,直入第六重境界,其中原因,使人迷惑

    ※※

    叶锋从回忆中醒来,微微一笑,略略琢磨了一下赵白和林素的来意,背负双手,向大厅走去。

    厅内!赵白和林素正细细品着香茗。

    听闻脚步声,两人抬起了头。见到叶锋,两人都不由一怔。

    两人都明显地感到叶锋和以前的不一样。叶锋本身就是一个翩翩佳公子。此时浑身上下更是充郁着神秘诱人的气质和丰采。举止间带着一股历经苦难后的幽郁和成熟。嘴角挂着的笑容更是充满着磁石股的魅力。

    林素怔怔地望着叶锋,眼中露出了迷醉的神情。赵白细细端详着叶锋,眼中爆起了精光,微笑道:“贤弟神采飞扬!似是在修为上更上一层楼,真是可喜可贺!”

    叶锋微微一笑。

    林素恢复了平静,纤手理了理鬓发,柔声道:“叶兄,有消息了!””哦!”

    叶锋的眼中猛地射出了一道精光。

    ※※

    三人到了李音的府第中。

    通报后,杨军出得府来,把三人引了进去。

    李音正坐在位子上,静静聆听着手下几位军官的禀报。见三人进来,抬手止住了那军官的发言。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进来的三人。

    叶锋走在林素的身后,举止从容,神情自若,身上充斥着令人迷醉的气息。众人都不由得被叶锋的风采所吸引。李音更是愕然地瞧向他。

    叶锋感觉到李音的目光,含笑着转过头去,对她绽开了一个微笑。雪白的牙齿,阳光般的笑容,让李音有些吃惊,她脸上悄然伸起了一丝红晕,呆呆地看向叶锋,不过随即她又恢复了平静。

    她微笑地让众人落座。勾人魂魄的杏眼有意无意地望了叶锋一眼,对杨军点了点头。

    杨军站起身来,神情兴奋地道:“经过大伙严密的侦查,昨晚,终于有了重大的发现!”

    他扬了扬手中一份报告。

    “根据线人的回报,及我们严密的侦查和分析,现在已可肯定,金虎帮的帮主金吴乃是兰花国的间谍。这次事件和其人有莫大的干系。”

    众人闻言皆露出兴奋的神情。

    叶锋神情不变,静静地听着,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

    “可是那个专事拐卖妇女的金虎帮?”林素问道。”不错!”杨军道:“金吴乃兰花国人氏,一直在帮兰花国收集情报,金虎帮这几年势力扩展极快。原来是得到兰花国的资助!”

    他冷哼道:“这金虎帮主要活动在玉月府一带,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对付女人,暴力、药物、拐骗无所不用,最是阴险,得罪了他们,往往遭到残酷的报复,贩卖女人一直是他们的主业!这几年不知有多少良家妇女遭到他们的摧残!”

    另一军官着恨恨道:“我们早就盯上他们了,一直苦于没有证据,这次一定要将他们连根拔起。”

    余下的几个军官也你一言我一语,纷纭出言咒骂。

    李音神情平静,优雅地坐在黄花木椅上,静静地听着,一双俏目淡淡地注视着身边众人。她今日穿了一件淡黄色的丝绸长裙,如瀑布般优美动人的身体被包裹得紧紧的,直有说不出的性感惹火,两条曲线优美的长腿更是让人迷醉。

    她缓缓地地扫视了众人一眼,伸出了手,止住了众官的咒骂,转头对杨军道:“杨大人,那金吴可招了?”

    杨军道:“昨晚擒住他后,一直到现在,我们皆不断地对他用刑,只是此人骨头极硬”

    李音冷哼了一声,眼中射出一道寒茫,淡淡道:“带我去见他!”

    顿了顿,忽然转头对叶锋道:“叶公子,有没有兴趣随妾身到刑室一观?”

    ※※

    玉月府重囚铁牢。

    隆隆声中高丈半、阔两丈、厚两寸,紧闭着的漆红大铁门被分中推了开来,露出深长的信道,半密封空间特有的腐臭空气,扑鼻而来,阴森可怖。

    叶锋、李音、林素、杨军、赵白等人还未进刑房,便听到皮鞭的“啪啪”声与喝骂声传来,间中夹着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林素不由脸上变色,反观李音、赵白、杨军却是若无其事。叶锋的神情平静,叫人看不出他的内心想法。

    进得刑堂内,只见里面阴暗如森罗殿,墙壁因为浓重的潮气而微泛青苔,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行刑用具。墙上挂的是刑具,地上摆设的是刑具,顶上吊下来还是刑具

    室的中间有一个可以绑住受刑者四肢的特制的拷问桌,桌子后面有一个燃烧着的火盆,火盆内有一个烙铁,发着猩红的光。炉火旁边是一排铁架,铁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铁器,钳子,火钳,拨火棍,剪刀,铁钩,铁叉,新月弯刀,烙铁,钢针

    阴森恐怖感控制和震撼了人们的全部身心。

    一个血肉模糊人被两个铁环悬在墙上,几个满脸横肉的刑吏杀气腾腾地持着鞭子,其中一人举着一条犀牛皮制成的细鞭,鞭下是一盆盐水。那人一边咒骂,一边一鞭鞭地狠狠地往墙上那人身上抽去!每一鞭下去,便伴随着一阵惨叫声。皮鞭声和哀鸣声让人的心肺都一阵阵颤动。

    林素的脸色更是一片惨白,一阵阵的恐惧向她涌来,她下意识地往叶锋的身边靠去。

    叶锋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眼睛微微地眯起,他终于真真正正地见识到了这个古代社会最残酷的一面。这个无法无天,强权就是公理的社会的最真实的一面!

    那几个刑吏见到李音等人进来,赶紧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向李音跪拜下去:“参见大人!”

    李音抬了抬手,示意那几人起来,然后淡淡道:“情况如何?”

    用刑的那个刑吏道:“从昨晚到现在,我们一直不断对他用刑,这家伙已经晕死几次了,但骨头极硬,至今还不肯招供!妈的!”

    李音的眼中寒茫一闪,慢慢地走了过去,娇美的脸目没有半丁点表情,冷冷望向墙上那人。

    半响,她淡淡道:“金吴,我敬服你是条汉子,不过我劝你还是趁早招供!免受皮肉之苦!”

    金吴呻吟了一声,慢慢抬起失神的双目,望向李音,嘴角露出一丝惨笑:“兰花国的军人,岂是如此容易屈服的?再说,我如背叛组织,我的妻子儿女将会被他们轮奸至死!李音,你还是趁早把杀了我吧!”

    李音冷笑了一下,凝视他半响,冷冷道:“你会说的!”

    转头对杨军道:“新式的刑具造成了吗?”

    杨军恭敬道:“造好了!”

    随即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在一个刑吏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那人的脸上流露出狠毒的神情,点了点头,快步而去。

    ※※

    众人皆看着眼前的这个拷问刑具,只见这个刑具曾人形,内为中空,左右有对开的两扇门,门里面装置有尖锐的钉子,在相当于人体的各个部位都开有小孔,可以看出,如从小孔向里面钉入长钉,便可以把受刑者的身体打通。而且,为了增加受刑者的痛苦,制作者还特地避开了受刑者的要害之处。而且,由于该刑具是垂直放立的,因而受刑者在桶棺内完全是被铁钉悬挂起来的。可以想象,一关上门,里面的人就会体会到被铁钉刺穿身体时的切心的疼痛。

    杨军眼中凶光一闪,面向金吴,微笑道:“来,让杨某来为金兄介绍一下这个刑具的'特色'”。

    “此物名“欲仙欲死!”金兄进入这“欲仙欲死!”中后,门只要“稍稍”地关了一下,钉子尖锐的前端便会慢慢刺入了金兄的身体,先是手腕,然后是脚等其它几个地方,接着是小腹、胸、膀胱和局部肌肉,接下来是眼睛、肩膀和臀部虽然很疼,但还不至于立刻要了兄的命!这期间兄肯定会不停地发出“悦耳”的叫声,一直叫上两天两夜哈,金兄今日有福了!”

    室内众人皆不由感到一阵寒意,如此刑具真是太可怕了。

    金吴的眼中闪过惧意,口中“呵呵”连声,拼命的挣扎。

    那用刑的刑吏阴恻恻地道:“兰花贱种,今日我定要让你后悔到这个世上做人!”

    几个刑吏随之一阵狂笑。

    林素眼中浮起强烈的不忍之意,欲言又止,转头望向叶锋。却见叶锋神情平静,脸上无喜无忧,让人猜不透他内心的想法,不由轻轻地叹了口气,赵白则好奇地审视着这个“新式玩意”。

    李音望了林素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伸手握住她的手,瞥了叶锋一眼,微笑道:“累妹妹受惊了,我们出去吧!”

    转头望向金吴,冷冷地道:“给我好好侍候金兄!”

    ※※

    叶锋等人走出刑室没多远,便听到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传来

    ※※

    清晨的原野,空气格外清新,蜿蜒伸沿的山路边上,零零落落地生长着许多不知名的花树,正是深秋,一眼望去,满目的苍茫!

    开始下雨了,淅淅沥沥的毛毛雨,早晨的大地开始变得朦胧。

    叶锋伏身在一块巨石之后,和周围的环境合为一体,就算运足目力,也不会察觉他躲藏的地方。他静静地看着天上的薄雾,看着它们云起变化,蜷伏着、翻涌着、变幻着,他的心跳也并不调匀,就象那翻滚的薄雾一样。

    雨粉洒在身上,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叶锋竭力让自己平心静气,虽然怡姐被掳,自己救人心切,但此时此刻,自己必须冷静下来,保持最佳的状态,才能有机会救怡姐脱困。

    此次营救,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微风轻轻地拂着。

    李音就伏在他的身边,淡淡的女儿幽香不断传入叶锋的鼻内,令他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她的头顶扎起了高高的发髻,露出颈后雪白的肌肤。白昝细致的脸上被雨粉淋湿,发着淡淡的光泽,浅红色的薄嘴唇紧紧地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晶莹明亮。一套精巧致密的紫龙贴身软甲紧紧地裹在玲珑有至的娇躯上,全身上下透露着英姿,又带着花一般的妖冶。

    一杆银色的长枪依放在身边,不时发出银色的光芒。

    ※※

    叶锋瞥了李音一眼,却发现她正凝望着自己,一对深邃的杏眼,发着勾人魂魄的异彩,但眼中的神情却令人捉摸不透。

    叶锋淡淡地和她对望着,心内涌起复杂的感觉,不可否认,李音是一个极为迷人的尤物。其风情是每个男人都无法抗拒的,他自己也不可能对她不动心,只是她对男人的那种态度却一直让他内心非常的不舒服,这种感觉令他爱恨难明。

    对于李音的积极营救,叶锋是一直心存感激的,只是他却不敢肯定她内心是否另有目的。

    昨日金吴招供后,叶锋就始终担着一份心,不知怡姐的事是否让她们给知道了?以大月国民众对兰花国人的刻骨仇恨,他实在不敢想象事发后的景象。只是李音却一直若无其事,神情平静,让人猜不透她内心的想法,他目前也只能见步行步。

    两人淡淡地互视着,慢慢地,李音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别转过头去。

    叶锋心内涌起了复杂的情绪,低下了头,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弯刀。

    好刀!刀身略嫌窄,握在手上,有一份沉沉的厚实感。刀刃不时发出晶亮的反光,非常锋利,裹着优质牛皮的刀柄抚摸起来感觉相当舒服,上面还有错金隶书铭文。刀柄很长,裹刀柄的牛皮经过长时间的硝制,毛孔很大,握刀时即使是手心轻微出汗也不会打滑,护手反向往刀身方向做成圆形弧度,敌人的血绝对不可能流到刀柄上。

    但这把刀却是李音的佩刀,昨晚,在商议营救行动时,李音忽然问他是否有称心的兵器,叶锋摇了摇头,李音便解下了这把佩刀给他。

    叶锋想推辞时,李音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不想为营救你妻子增加胜算吗?”

    是啊,一切等怡姐救出后再说吧!

    抚摸着手中的弯刀,叶锋心中涌起了强烈的自信。

    他一定会把怡姐给救出来。

    ※※※

    昨晚,金吴终于耐不住酷刑而招供。供出来的信息让人吃惊。除获知了大量兰花国军人的信息外。还得知,兰花国的军人之所以可以潜入玉月城,是因为玉月山有一条秘道可以进出!难怪大月国军民的大规模搜查也无济于事。

    当时众人都震惊了!

    玉月山在玉月城的近郊,高峰耸起,直入云端,险峻非常,悬崖峭壁处处可见,而其下则是水势湍急的玉月河,漩涡丛生。无人敢去一探。

    自古以来,玉月山就号称不可逾越的天堑,它分隔了大月国与兰花国两地,因为玉月山,人们要进玉月城时,首先必经玉月关,只有通过它,人们才可以进出大月和兰花两地。

    现在竟然

    ※※

    为了确保营救行动取得成功,并赢得时间,李音一边详细了解山上的情况,一边与大家斟酌营救办法,很快商定出数个营救方案。

    她对上山人员进行分工和安排,在原有上山人员的基础上,充实了两名赵府的家丁。并带上攀登绳索,由当地的几个跑惯山崖、熟悉地形的村民带路,这些人皆是爬山跑沟攀岩的能手,他们在前边引路,后边的人员顺绳索攀登而上,加快前进的速度。最后终于到了目前这个位置。

    这是一个险峻的峡谷。通过的那条路在巨大的石缝中,见天一线,数处险象环生,只能通过一人,很多地方无下手落脚之地。两岸全是悬崖峭壁,长满灌木的山峰高挺突兀。

    叶锋等人就在峡谷之上。向下望去,远处几处山崖分外的醒目,处处峭壁林立,叶锋都不禁暗凛这地方的险峻。

    ※※

    “公主,小心了!”

    上山的道路崎岖不平,极为难行,张路伸手欲搀扶花怡,但却被她推辞了。张路瞥了花怡绝美的容颜一眼,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沿着上山的小路到了一个缓坡上,花怡忽然停下了脚步,兰花国众人察觉到她的举动,也随她停下了脚步,转首一起望向了她。

    兰花国公主的美丽是令人慑魂荡魄的,谁不为之失魂?她的一举一动皆牵动着众人的心。

    花怡盈盈俏立风中,衣衫飘荡,飘渺如仙,美得不可方物,但又充满端庄和妩媚的气质。

    为了登山的便利,花怡穿了一件绿色绸子的薄衫,一条丝带,紧紧地扎在纤细的柳腰上,更显得那酥胸坚硬挺拔,诱人之极。一双修长的玉腿弧线明朗而朦胧,让人迷醉,心火荡漾。整个人充满了成熟女性的妩媚和风情。只是那双明眸中投射出来的凄楚神情,却让人心生怜意。

    众人皆静静地看着她,不敢打搅。

    花怡转首凝望着远处朦胧的玉月城,美目中饱含凄楚:“锋郎,今生今世,我能否再见到你?”

    ※※※

    张路望着花怡那绝美的背影,心中伸起灼痛的感觉,她是他心中的女神,她是天上的月亮,他虽然可以在远处静静地欣赏,但却永远也得不到她。他知道,今生今世,他再也不会快乐。

    这时,那个探路的一个手下来到他面前:“大人,前面就是星星峡。”

    张路收回心神,点了点头,迷起双眼,望向前方。前方几十米远后,前方的小路忽地更陡峭了起来,这是一条几乎是从两座山间硬生生开出来的缝隙的小路,而且那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长度,让人怀疑此路是否直接通到了青天之上。

    随着小路愈行愈窄,抬头向上望去,只见两边的山崖也仿佛要合拢了一般,高高的只有一丝白色露出。张路暗暗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如此的地形,使人处在其中,会感到有一种分外渺小的感觉。

    张路并不急于前进,在这种险要的地形下,如若有人在峡谷上埋伏,那带来的威胁可就太大了。特别是近日大月城内搜捕极严,他已经和城内的几个秘密据点失去了联系。

    经过手下的严密侦查后,他才挥手让众人进入峡内。

    众人鱼贯而入。

    忽地!张路涌起不安的感觉,这是一个职业军人的警觉,并不需要甚么实在的理由。

    ※※※

    怡姐!是怡姐!

    叶锋心神剧震,一棵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他终于又见到心爱的妻子了,那在兰花国众军人中间的俏佳人不是花怡又是谁?

    老天啊我感谢你!

    佳人无恙,叶锋心中的狂喜真是无法形容。

    看着兰花国众人越行越近。叶锋的心更是跳动得厉害,他极力让自己冷静,一双手紧紧地握住刀把,手上都现出了青筋。

    佳人的绝美容貌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叶锋的心蓦然平静下来,他知道,和怡姐幸福的日子又要开始了,他一定会救怡姐出来,他有这个自信。

    李音神情平静,望着越来越近的兰花国众人,瞥了叶锋一眼,取下了身上的一张沉色的大弓。从箭筒中取出一支长箭,身子略向后倾,把长箭尾定位在弓弦上。

    弓身慢慢地弯了起来,弓弦往后涨至满尽。

    箭头乌光闪烁,锋利之极!

    张路走到靠前面,李音冷冷看着他,将箭头对准了他!

    手一松。

    “嗖”的一声。

    长箭闪电般破空而去。

    ※※

    “嗖!”

    几乎是弦声响起,长箭已到了张路眼前,直射往他的前胸。

    在这个电光火石的关头,张路本能地身子后弯,跃了开去。

    “啊!”

    两声惨叫声传来。

    他身后的两名手下躲避不及,被长箭穿胸而入,透过身体,带起满蓬血雨,由背心疾射而出,带得两人横跌开去,倒毙当场。

    “啊!”

    突然见此惨状,花怡不由尖叫出声。

    “保护公主!”

    张路虽惊不乱,长期的军事生涯成他处变不惊的行事风格。立时他的手下围聚过来,把花怡围在中间。

    忽听得峡谷上一声清斥,峡上涌出无数大月国军人,人人手持弯弓,搭着长箭,对准了他们。

    众人色变!在这峡谷中,遇到这种情况,众人无疑是死路一条。

    花怡一颗心剧烈地跳动起来:“难道”

    她猛地抬头向上望去。正对上一双无比深情的眼睛,不是叶锋又是谁?

    “锋郎

    “锋郎!锋郎!”

    原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深爱的夫郎,没想到上天是如此眷顾自己,多少次午夜梦回时的心爱夫君真真切切的出现在眼前,花怡不由泣不成声:“锋郎,救我锋郎”

    叶锋眼中柔情无限,微笑道:“怡姐勿慌,有为夫在此!我定会救你出来!”

    李音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锵!”的一声拔出佩剑,指向前方,喝道:“呔!兰花国军人听着,我乃玉月城统领李音是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速速放下武器投降,本官饶你们不死!“张路却神情复杂地望向叶锋,这就是公主的夫君?这就是那个让她倾心相许的男人?

    只见他傲立在风中,他,身形挺拔,俊秀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眼神仿若深不可测的无波古井。一举一动皆带着无与伦比的风姿!

    他,确是让人迷醉!

    张路望了一眼花怡,却见她正柔情无限地望着叶锋,不由心中一阵剧痛!

    今日之事,自己定不能身免!

    他深吸了一口气,朝南方跪下,兰花国军人也纷纷拜伏在地。

    张路嗑了几个响头,抬起起头已是热泪盈眶。

    “大王,臣先走了,来世,再为您尽忠!”

    起身淡淡道:“兰花国只有战死的军人,没有投降的军人!”

    低声对花怡说了一句:“公主,得罪了!”一把抓住花怡的手!

    猛地拔出佩剑,大喝道:“大王万岁!”

    众兰花国军人也拔出佩剑,大喝道:“大王万岁!”

    剑高高地举起,闪着寒光!

    花怡“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

    “嗖!嗖”

    箭如雨下!

    兰花国军人纷纷中箭倒下。

    张路拉着花怡,挥舞着手中长剑,快速向谷处冲去。

    由于大月国之人怕误伤花怡,未对他用箭,所以很快他便要冲出谷外。

    蓦地,一道白茫向他当头罩下!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白茫就象一卷狂飕,形成一股涡旋的劲流,把张路遥遥罩盖。

    弯刀带着美丽的弧形,似直似弯,似弯似实,一时间张路感到一阵窒息,如此奇异刀法真是前所未见。

    “叶锋?”

    张路那鹰隼般锐利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李音站在谷上,看到叶锋出手,不由心下大懔!几天不见,叶锋的内力竟然突飞猛进,现在他的身手可谓已是和她不相上下!这是怎么回事?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