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喜得重逢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锋郎!救我”

    被张路拉着的花怡极力地挣扎着。

    “放下吾妻!”

    刀光霍霍,气机紧锁住张路,如不放下花怡,回身迎击,将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张路乃一决断之人,当机立断,内力一吐,将花怡震开,并点了她的穴道。横移一步,沉腰坐马,挥剑挑格,与叶锋硬拚了一记。

    “当!”的一声巨响,刀剑相击,擦出一溜火花!

    张路随着响声,身躯剧震。口中一甜,“卟!”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他虽化解了叶锋这威厉无匹的一刀,但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同时对方刀上传来一股阴寒奇异的内力,更是令他内心极度的不舒服!

    眼见花怡踉跄倒在地上,张路又伸手向她抓去。

    叶锋怎容他得手?

    立时,张路眼前电光疾闪,刀气滚腾,弯刀就如阳光长虹、惊涛骇浪般向他攻来。

    刀风呼呼,威猛无匹!

    以张路之能,亦给杀得只有招架之力,不住后退,无力反击!

    不过他身经百战,虽乱不惊,一张冷漠的俊脸平静无波,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叶锋,寻找着对方刀中的破绽!

    刀光又闪,张路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猛然纵身跃起。

    蓦然!

    一道银茫由天而降,带起呼呼作响的风声,如长江大河般向他当胸刺来。劲风就如行云流水般,锐不可挡!

    李音终于出手了!

    石破天惊!刹那间,张路似感觉到死神在向他招手!

    如此出神入化的枪法,张路还是第一次见到。

    上有银枪,下有弯刀!

    张路猛然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避过叶锋的弯刀,略略的侧肩,“卟!”的一声,任由那锋利的银枪刺入自己的肩头,一咬牙,借着那股力道凌空跃了开去。鲜血撒了一地。

    李音落在叶锋身边,银枪斜指向张路。

    叶锋见花怡被点了穴道,倒在地上,但看情形并无大碍,不由心中略为松了一口气。

    冷冷的目光望向张路。此人掳走怡姐,令自己与怡姐受尽苦楚,自己决不会放过他。

    三人对持!

    张路以剑指地,又咯出一口鲜血,面对两大高手,却神情平静,淡淡道:“久闻李大人乃玉月城三大高手之一,果真名不虚传!”

    他受伤虽重,耳边又不断传来同伙死亡的惨叫声。但神情然还是那么的平静自若。

    他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叶锋,静静地道:“你们动手吧!”。

    李音的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的神情,随即又泛上森寒的光芒。

    叶锋冷笑了一声,踏上一步,慢慢举起弯刀,刀在前,身在后,左脚踏四步,右脚拖五步。左脚踩定,身躯左旋,身躯猛然强烈地旋转和跃起,弯刀从上到下,以无比的威力向张路正劈下来。

    一个行动不灵活的人根本无法躲过这一劈。

    与此同时,只见李音以枪指地,慢慢抬起一只修长的玉腿,高举过头顶,猛然凌空跃起,而随着她一跃而起之势,一双修长而笔直的玉腿连环踢出,每一脚都快逾闪电,每一脚又重若山岳,狂风暴雨般地向张路攻去。

    “砰!砰!砰!”

    张路硬接叶锋一刀,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同时胸口处传来剧痛,在那一瞬之间,他甚至数不清自己到底挨了多少脚,而李音的每一脚,都带着针刺一样的真气,直接侵人到他的经脉里去。

    叶锋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毫不留情,寒茫再闪,弯刀又如惊涛骇浪般向他攻来。

    李音一声清啸,又是一阵连环腿击,她的腿灵活之极,可以随心所欲地从不同的地方,不可思议的角度发动快攻,力道又凶猛异常,带着呼呼的风声。

    在叶锋的快刀和李音的重腿下,张路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但他兀自不屈,奋力抵御,鲜血不住地从各个伤口流出来。但他的神情却很安详,面对死亡显得从容平静,或许,对一个真正的军人来说,战死沙场是最好的归宿了。

    “砰!”

    张路又中了李音一记重腿,整个身子被踢得斜飞出去,人影欺近,“砰!”的一声,张路的胸口又中了叶锋一掌,“春雨谱”的内劲通体而入,“卟!”张路又是一口重重的鲜血喷出。

    “卟嗵!”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

    银茫再闪,李音借着出腿的力道,一个凌空翻跃,银枪一挺,疾如闪电,向张路当胸刺去。

    同时,叶锋的弯刀又向他猛劈过来!

    在劫难逃!

    刀锋、银枪已到面前,死神在向他招手,张路轻轻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同时,脑海中闪过花怡的身影。

    “主公”

    猛然,他一个手下猛扑了上来,以身子挡住了这一刀、这一枪!

    “啊!”的一声惨叫,银枪、弯刀透胸而入!

    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男子。

    那手下死命地抓住李音的银枪和叶锋的弯刀,不让他们抽出,鲜血不断地从他的身上、手上流出。

    他的口中嘶叫催促着:“大人,快走,快走”

    “张来,张来”

    张路虎目中涌出热泪,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身子,大吼道。

    李音和叶锋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世上竟有如此忠义之士!

    叶锋叹了一口气,停下了手。

    却见李音一记重腿,狠狠地踢在张来的身上,踢得张来口喷鲜血,但他仍紧紧地抓住刺入他体内的武器,忍受着李音那一下比一下狠的重击,眼看就要不行了。

    “大人快走!”

    “张来”

    张来身子越来越软,声越来越低:“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快走”

    头终于缓缓地垂了下去,但他的手还是紧紧地抓住李音和叶锋刺入他体内的武器。

    “啊!”

    张路发出一声巨吼,眼中闪过强烈的愤恨之意,转身飞掠而去。

    望着掠去的张路,李音眼中闪过一丝寒茫。用力地一甩长枪,把张来摔在地上。对着身后的大月国军人大喝道:“快给我追!”

    双目扫过叶锋的脸,此时,她的一络头发被汗水沾在额上,却多了几分艳丽!

    ※※※

    花怡睁开眼,立时对上一双无比深情的眼睛。

    两双炽热的目光牢牢地纠结在一起,交换着各自内心的喜悦、激动

    叶锋看着心爱的怡姐那秀丽的玉容略显憔悴的样子,心中涌起一阵酸楚。他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地捧着她光滑娇嫩的脸儿,心疼地道:“怡姐,你清减了!”

    花怡的眼睛里晶莹一片,她高耸的胸脯正急剧地起伏着

    “锋郎!”

    花怡猛地扑入叶锋的怀里,她伸出双手,死命地环住叶锋的腰,将脸紧紧地贴在这个男人宽阔的胸膛上,泣不成声。

    叶锋紧紧搂住心爱的怡姐,鼻子闻着那熟悉的馨香,惚如隔世。双眼一阵阵发热,一股热乎乎的东西不受控制地溢了出来,将他的眼睛迅速模糊起来。他闭上了眼睛,任凭幸福的泪水滑落面庞

    怡姐,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

    “恭喜叶老爷和夫人喜得团圆!”

    李音手持银枪,微笑着走了上来,一双湖蓝色的杏眼扫过还在紧紧搂抱在一起的叶锋和花怡二人,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只是眼中却藏着一丝异样的神情。

    花怡不好意思地从叶锋的怀中离开,先对叶锋甜甜一笑,转身向李音盈盈下拜,福了一礼,柔声道:“多谢李大人相救,大人的大恩大德,妾身未齿难忘!”

    她的的声音柔美动人,让人难以忘怀。

    李音微笑道:“叶夫人不必多礼了,此乃小妹职责!”

    杏目有意无意地瞥了叶锋一眼,却见叶锋正淡淡地望着自己。

    李音仔细地打量着这对壁人,心中涌起复杂的情绪。

    花怡更美了,虽玉容略显憔悴,但却丝毫无损她那绝世的风姿,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柔柔地望着她,洁净似水。花怡的美是风华绝代的,一件绿色绸子的薄衫给人一种端庄,清秀的感觉,可新婚少妇成熟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乳房丰满坚挺,腰肢纤细,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脸上更是充满着少女无法媲美的妩媚性感。

    她的身上不断地散发着的淡淡的香气,盈盈俏立,飘渺如仙,即温婉贤淑,又充满端庄和妩媚,美得让人心惊。

    而叶锋与前些日子相比,他的脸颊略为瘦削,显是心忧爱妻之故,但却让他的脸庞看起来多了几分坚毅。一双眸子变得更为深邃,一举一动更加的倜傥不群,潇洒自如,身上那股梦般的气质更是让人迷醉。

    这个男人总是让人琢磨不透,每天都给人以不同的感受。在他身上总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让人一种强烈的、想要向他投怀送抱的感觉。

    看着叶锋和花怡两人含情脉脉,情深款款的样子,李音的心中突然一阵心烦意乱。

    叶锋扫视了周围一眼,只见四方的战斗已经结束,大月军正在打扫战场。他怜惜地牵住了花怡的手,花怡俏脸一红,偷瞥了李音一眼。

    与花怡相比,李音却又是另有一番风韵。一身甲胄,英武飒爽,李音的美是妖冶泠艳,深藏不露,姣媚彻骨的,就像她的那一双眼睛,轻描淡写,平静深邃,但闪动起来却是如梦如幻般迷离激越,让人激情迸发!

    对于李音,叶锋的感觉是复杂难明的,真不知是爱还是恨!双方都是有个性之人,都轻易不会向对方屈服。但双方又不知不觉为对方所吸引,两人之间的关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恭喜叶兄夫妻团圆!”

    打扫完战场的杨军走了过来,拱手笑道。他的一双眼睛定定的落在花怡身上,满是惊叹的神情。

    叶锋连忙回礼。

    花怡柔柔地笑着,只是眼中却突然闪过一丝凄楚的神情。

    李音心中一动,仔细地端详着花怡如花的俏脸,眼睛慢慢眯起。

    ※※

    “老爷、夫人回来了!”

    兰儿,云儿,青儿三女狂喜地从听雨小院奔了出来,拜伏在地,泣不成声。

    “怡姐姐!”

    赵白和林素也从院内走了出来,林素一身素服,长长的头发挽了一个松松的发髻在头上,一枚长长的木质发卡缀着,几丝秀发掉下来,给她平淡的脸上增了几分丽色,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她上前握住花怡的手:“怡姐姐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我们一直在挂念你!”

    花怡露出甜美的笑容,柔声道:“多谢林妹妹,让你挂心了!”

    “恭喜贤弟、恭喜弟妹!”

    赵白,哈哈笑着,走上前来。

    叶锋和花怡欣喜地回礼。

    赵白的眼光投到花怡脸上时,愣了一下,脸上掠过奇异的神色。见到叶锋身后的李音和杨军时,眼中异色一闪而没,随即上前问好。

    李音神情平静地接受了众人的问好,并未表现出众人的那股狂热,从山上救出花怡后,她就一直比较沉默,眼睛一直有意无意投向花怡,眼中总是带令人难明的复杂神情。

    叶锋夫妻在众人簇拥下进入了听雨小院。

    当晚,院内便大排筵席,张灯结彩,筵请宾客,一时热闹非凡。

    花怡换了一袭黑色绒质的长裙,衣裳紧紧裹着她那丰腴白皙的娇躯,头上云发盘卷,素颜映雪,越显得雍容华贵,朴素端丽。看得叶锋和一干男人眼睛发直。

    李音的眼中更是藏着异样的火焰。

    在席中,李音向赵白问起了孙眉及如青的伤势。

    赵白答道:“经过疗养,她们的伤势已基本稳定、好转,体力精神也已回复了几成,不过还需静养!”

    李音点了点头,喜悦之色溢于颜表。

    席中气氛热烈,几杯酒下肚,花怡的脸上罩上了一朵红云,更添了几丝妩媚。

    叶锋和花怡起身一一向众人敬酒,当敬到赵白时时,赵白望向花怡,又望了李音一眼,眼中似闪过一丝黯然之色,不过随即哈哈一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敬到李音时,李音微笑地站起身来,一双杏眼瞟向花怡,由于喝酒的缘故,花怡的两颊潮红欲滴,唇上那天然的嫣红更是胜过千百种口红,晶莹洁白的牙齿在两片红唇间时隐时现,象含着一串玉珠子。李音不由得看得呆了一呆。她神情复杂地望着叶锋和花怡这对壁人,望着他们那幸福的样子,听着他们感心的谢词,她的脸上阴晴不定,不过随即她又恢复了平静,含笑地接过了酒杯。

    觥筹交错中,席中气氛越发热烈,众人怀来盏往,高谈阔论!最后,花怡应众人的要求,取来琵琶,弹奏了一曲:“浮云散,明月照人还。团圆美酒,今朝醉。

    清浅池塘,鸳鸯戏水。红裳绿盖,并蒂莲开。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这软风向着好花吹,柔情蜜意,暖人间”

    甜美的歌声,美丽的旋律!让人生出不知今夕是何年之感

    ※※

    一直到月斜河倾,宴会才结束。

    赵白临走前,曾想和叶锋说些什么,不过几次欲言又止,终没有再说,只说明日再来拜访,有事告知叶锋。叶锋听了大惑不解,不过赵白不说,他也只好做罢!

    李音则是用一种怪异的神情凝望了叶锋和花怡好一会儿,然后才告辞回去。只有林素满怀娱悦的神情,和花怡说定明日一定要来找怡姐姐聊天后,这才离去。

    等客人都走了,叶锋和花怡才松了一口气,两人相视一笑,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深情互视,看得在旁的兰儿,云儿,青儿三女抿嘴直乐。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