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灵欲交融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转过照壁,回到两人的寝室,一缕异香入鼻,令人精神一振。

    卧房内陈设典雅大方,案几上摆着一只小巧精致的香炉中,一缕淡淡的青烟袅袅升起,一阵阵清雅韵深的香气不断传来。

    两人坐在软榻上,四面如云的纱帐垂了下来。

    叶锋细细地端详着花怡那如花怡的俏脸,一阵比以前任何时刻都更强烈的爱意潮水般涌上心头。花怡被叶锋看得娇羞无比,但又勇敢地和他四目相对。

    叶锋慢慢地伸出双手,轻轻地抚上花怡那光滑的玉颊,满足地叹道:“怡姐,我终于发觉这不再是一个梦,我又闻到怡姐那熟悉的香味了,上天终于又把怡姐赐给我了,没有怡姐的日子里,生命对我毫无意义,怡姐,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吗?”

    花怡的双眸涌出泪花,哽咽道:“我知道的锋郎,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没有锋郎的日子,妾身何尝不是生不如死!”

    她猛地把头埋在叶锋的肩窝里,随即又抬起头来,滚烫的脸颊贴在叶锋英俊的脸庞上。

    “抱紧我,锋郎!抱紧你的妻子”

    感受着花怡的无比情深,叶锋再也控制不住满腔的爱意,猛地一把把花怡整个搂抱在膝上,这动人的美女轻呼一声,玉手缠上他强壮的脖子,摸着他的黑发和面颊,动情地道:“锋郎、锋郎、噢!我的男人”

    叶锋的吻雨点般落在花怡的脸蛋、鼻子、香唇上,炽热激烈的情绪在心中激荡着,深情地道:“从今天开始,我叶锋向天立誓!再也不会让怡姐受到任何伤害,怡姐,我要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花怡毫无保留地感受到叶锋对她那无有止境的热爱。颤声道:“妾身现在已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锋郎,来吧,来占有我吧,占有你最美的小妻子吧!妾身要为锋郎生一大堆的孩子!”

    叶锋凝视着花怡,一只手绕过她的小蛮腰,一只手按在她没有半分多余脂肪,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的小腹处,俯头贴上她香嫩的脸蛋,寻找到她的香唇,重重地吻了下去。花怡紧紧地抱住了叶锋,激烈地回吻着。她的嘴唇细腻而柔软,湿润地微张着,求索着的唇,象是一朵怒放的鲜花,诱惑着蜜蜂采摘她花心里的蜜糖。

    一阵激情的狂吻,让花怡全身都热了起来,她脸泛潮红,媚眼迷离,娇喘吁吁的看着叶锋。一双明亮的眼睛看起来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水汪汪的,极为动人。那种小儿女的娇态,让叶锋看得更是情动。

    叶锋紧紧地搂抱着花怡那动人心弦的纤秀身子,又爱不释手地吻上她那娇喘吁吁的小嘴,花怡的小嘴是那么湿润香滑,吐气如兰,一股清新动人的女人气息缠绕着叶锋。叶锋紧紧地抱着她,一边在她颊上、颈上狂热地吻着,一边伸手握住了花怡一对丰满、浑圆的乳房。不住地揉搓着,触感传来一种甜美的感觉。

    “嗯”

    花怡软绵绵的靠在了叶锋的身上,任由叶锋的手从衣衬的领口伸了进去,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乳房,身子不住地轻颤着。

    随着叶锋的动作,花怡的俏脸越来越红,白晰的脸上挂着动人的红晕,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动人地看着叶锋,饱含着爱慕和兴奋,神情极为动人。

    衣衫半露,乳白如玉的娇美乳房若隐若现,诱人非常。

    叶锋向花怡打了个眼神,花怡红着脸睇了叶锋一眼,神情动人无比,不过她还是温顺地躺在软榻上,娇羞无限地望着叶锋。叶锋伸手去解她的衣裳,花怡只是羞涩地抓了一下他的手,就放开了。

    在花怡温柔的配合下,叶锋脱去了她的外衣,露出了她身上的贴身小衣。

    雪滑白腻的玉颈下是一件杏红色蚕丝肚兜,小巧的肚兜紧紧地裹在丰腴的胴体上,更显得玉体酥软如棉。一对乳房极为丰满,鼓胀胀的,极为的坚挺饱满。下身是一件葱绿色的小亵裤,玉肌半露,露出纤巧合度的小腿和柔滑的足踝。整个人散发着一阵阵妩媚迷人的风歆。

    一双裸足并在一起,十根可爱的脚趾就象鸽子收敛着的羽毛,是那么的宁静。脚趾头晶莹剔透,脚背肌肤白皙光滑,隐约可见软弱而纤细的蓝色血管,没有一点瑕疵,仿佛一块温润的美玉。

    瑟琶半掩,最为诱人。一身褒衣的怡姐是如此的美丽和妩媚,叶锋的手都不由颤抖起来。

    终于,花怡身上多余的衣裤全部褪去。一瞬间,一具光华雪白的肉体完全暴露在叶锋的眼前。

    一张原本清丽无匹的俏脸,经过雨露的滋润,比往日更加的白润鲜嫩,显得更为圆润秀气。小腰盈盈一握,丰腴又柔若无骨,皮肤光滑如玉,抚上去细腻芬芳。白净的肌肤,就像是用最上等的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成。杨柳枝条一样柔软、修长匀称、两条雪藕般的玉臂,足以使人为之心荡魂飞。一对凝霜堆雪的玉乳,浑圆丰隆,好似成熟的水蜜桃一般。

    两条白生生的粉腿羞涩地纠缠在一起,姿态撩人。那浑圆的粉臀,圆圆的,白白的,像一朵美丽的鲜花。那美丽丰盈的臀部曲线流畅、优美动人,两瓣诱人犯罪的可爱臀部夹得紧紧的,使人无法一窥内里究竟。细细的柳腰为了使臀部高昂而沉了下去,那浑圆的、眩目的、柔软丰盈的臀部展现着惊人的美丽曲线,高耸的圆丘中间优美的弧线的沟壑让人心荡神驰

    叶锋的一双眼睛到了花怡的身上,就再也离不开了,那种如痴如醉的神情委实让花怡羞涩不已,但又心满意足。

    “感谢上天赐我如此尤物!呼!”

    叶锋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再也忍受不了,也脱去衣服,展示着自己精壮颀长的身材,尤其那六块腹肌更是引人注目。

    叶锋缓缓地爬上床,花怡满脸的红晕看着叶锋,呼吸急促起来。清纯秀丽的脸颊上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已经变得水汪汪的,尽是媚态。

    烛光下,花怡的肌肤粉嫩的象是天上飘下的白雪,丰满的乳房骄傲的在胸前耸立着,浑圆坚挺两颗嫣红的乳头象是白面馒头上点缀的红印般可爱。白嫩腻滑的肌肤象一匹洁白的缎子随着动人的曲线起伏,两条修长秀美的美腿并在一起,两腿间茂盛的毛发丛里还带着几颗晶莹的水珠。

    叶锋的欲火不可自制的熊熊燃烧起来,他伏上花怡的身体,衔住花怡的耳垂,舌尖轻巧地点着,右手从她的腰侧抚上她那丰满的胸部。

    花怡眼望着叶锋,睫毛轻颤,双唇微张,身体仿佛不安似地蠕动,时而交互地曲起又伸直光裸的长腿。

    她的乳房在叶锋胸口旋转扭动,她的屁股在叶锋手中起伏揉动,叶锋的分身顶在了花怡的小腹,花怡的嘴里发出了销魂的低吟

    终于,叶锋深吸了一口气,趴在花怡那已因为兴奋而皮肤泛着嫣红的胴体上,双手把她白嫩富有弹性的丰臀向上一抬,猛地往里一捅,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花怡“呃!”的一声,一下张开了嘴,两腿肌肉一下都绷紧了。一双俏眼翻白,牙根咬得紧紧的,浑身的肉都在颤抖,一双手以极大的力气抱紧了叶锋的后腰,使他想把臀部后撤一下也难。

    “啊哎呦”

    那强烈的快感让叶锋和花怡同时叫出声来。叶锋的分身深深地进入了花怡的体内,花怡似泣似乐的呻吟着,紧紧抱着叶锋,玉腿紧紧盘着他的腰背。

    叶锋停了一下便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起来,几乎每下都顶到了花怡的深处,每一插,花怡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呻吟一声。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啊、啊!”花怡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她紧紧地抱着叶锋的腰,微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娇嫩的嘴唇似张似合。

    两条修长的美腿盘在叶锋的臀部,象条八爪鱼般将他紧紧拥抱,鼻间不断发出令人销魂的阵阵呻吟声。

    一对丰满的乳房象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乳头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叶锋一口气顶了几十下,花怡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她抑制不住地发出极大的呻吟,无比的快感向她袭来,她的头在枕头上不住的摇摆,发髻早已散成满枕的长发,散在胸前,散在嘴里。

    随着叶锋的研磨抽送,花怡娇慵无力地瘫软在他的身下,娇喘呻吟,乌黑秀丽的长发散乱地铺在床上,妖异而美丽,俏丽的脸蛋像一朵脱俗绦尘的深谷幽兰,散发着芬芳的气息。

    她的屁股不停的抬起、放下,迎接着每一次的冲击。

    又一阵难以抑制的快感袭来,她一口咬住一缕飘来的发丝。

    叶锋的伸出手握住她的乳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

    花怡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呻吟着。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高潮来了又去了,花怡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叶锋用力用力用力干死自己。

    花怡的表情越来越旖旎,娇媚的脸蛋上满是迷醉快乐的神情。两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全身汗出如浆,全身颤栗,呻吟不断,一副欲仙欲死的可爱模样。她的腔道不停地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热热的爱液,随着叶锋的冲刺流出体外,黏在床上。叶锋耳闻着她那销魂的娇吟,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更加拼命的动作。

    喘息呻吟声在房间内此起彼伏的回响,空气里满是体液的气味。

    不知道交媾了多少时间,花怡突然像是疯了一样,“啊”的一声长叫,双手掐紧叶锋的背后,连指甲都陷入他的背肉里面,身体用力的往上顶,不知过了多久,长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整个人瘫痪在床上。

    同时,叶锋感觉到她的里面象一张小嘴般吸允着自己,一阵难以形容的强烈刺激传来,眼前一片空白,猛地射进了花怡的体内。每一次痉挛都感受到高潮那无比的快感。每一股精液的冲击都让花怡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

    高潮后,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猛喘着气。花怡仍未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漂亮的脸蛋依然是欲仙欲死的销魂模样,美丽的肌肤温凉如玉,一粒粒的汗珠在她的全身流动,分不清是叶锋的还是她的。

    良久,两人相视一笑,又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两人深情相拥着,说不尽的柔情蜜爱。

    “锋郎,我好快乐!”

    花怡蜷在叶锋的怀里喃喃道。

    叶锋凝视着花怡那如花的玉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他紧紧搂抱着花怡,听着耳边她那痴情的妮声细语,看着她那娇媚的面庞,抚摸着她那如丝绸般细滑的肌肤,不由醉了

    ※※

    天开始亮了,东方的天色渐渐发白。洁净的蓝天上,一抹罗纱般的玫瑰色慢慢地伸展开去,空气变得愈加清凉。鸟儿唧唧地叫着,叽叽喳喳闹成一片,枝枝叶叶间都响彻颤动的、喜悦的欢唱。阳光普照大地,又是崭新的一天!

    叶锋和花怡从梦中醒来,两人还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保持着最亲密的接触。想起昨晚的欢乐,两人都不由相视而笑。

    刚从梦中醒来的花怡,浑身上下带着令人意乱神迷的气息。经过激情的一夜,新承灌溉后的她就象雨后的荷花一样,带着一种难言的媚态。雪白的双腿间特别显眼,俏脸晕红,双眼迷离,长发披散着,一侧的乳房裸露着,浑身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魅力

    见叶锋呆呆地望着自己,花怡“噗哧!”一笑,如百花绽放,说不尽的娇媚。她妩媚地横了叶锋一眼,意态慵闲地以其优美的姿态,从床上爬了起来,如云的秀发轻纱般流泻下来,轻柔地散落在她的身前肩背。随着她的走动,优雅修长的玉体便随着身体的移动而波浪般起伏着。

    花怡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一股新鲜的空气便涌了进来。

    叶锋深吸了一口气,又俯身向下,以单拳支住床面,做了二百个俯卧撑。做这个运动已成为他每日的习惯。

    花怡含笑地看着,等他做完了,便过来温柔地服侍叶锋穿上衣服。叶锋享受着花怡的悉心照料,在她的俏脸上吻了一下,叹道:“怡姐,我好幸福,真不知我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所以上天才把你这个最美丽,最温柔的仙子赐给我为妻!”

    花怡笑颜如花,纤指点在叶锋的额头上:“几日不见,奴家夫君的情话还是没有退步,哄得奴家真是好开心!”

    叶锋哈哈一笑,又吻了花怡一下,面对铜镜,整起衣冠来。花怡则手握梳子,轻柔地给叶锋梳起头来。

    叶锋感受着夫妻间的温馨,忽然听到身后的花怡低低的声音传来:“锋郎,如果将来有一天,奴奴家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叶锋身体一颤,讶然转过头去。

    “怡姐,你怎么会这样说呢,你以后怎么会不在我身边呢?”

    他凝视着花怡的俏脸,却见花怡的眼睛似泛起了一层雾意。

    叶锋心中伸起不妥的感觉,他伸手把花怡抱到怀里,柔声道:“怡姐,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花怡痴痴地看了他一眼,却“噗哧!”一笑,道:“没什么,刚才我在和锋郎开玩笑呢!”

    叶锋心中伸起了疑惑,握住花怡的小手,道:“以后不许你说这种话!否则,为夫会生气的!”

    正在这时,青儿来报,说赵白来访。

    ※※

    叶锋来到客厅时,赵白正在等候。他神情平静地呷着早茶,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听到脚步声,他缓缓地放下茶杯,抬头向叶锋看来。一双虎目精光闪闪,射出深邃而锐利的光芒,但随又敛去。

    两人相互问好,一番客套后,叶锋问起了赵白的来意。

    却见赵白沉呤不语,抚着上唇浓密的短髭,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却道:“今日天气甚好,贤弟陪我到花园走走吧!”

    叶锋心中泛起古怪的感觉,赵白昨日与今日的表现,处处透着反常,他会有什么事呢?

    两人在花园中迈着步。

    二人皆是人中之龙,赵白高大英俊,气度慑人!而叶锋则闲适飘逸,儒雅文秀。二人缓缓而行,看得在一旁打扫的云儿,青儿,兰儿三女眼睛发亮。

    两人走到一处假山后。

    赵白沉默良久,望向叶锋,眼中带着一丝的怜惜,缓缓道:“春雨,今日为兄有一事告知,春雨你要有心理准备!”

    叶锋心中一颤,眼前突然浮现出刚才花怡反常的表现,沉声道:“大哥有话请说!”

    赵白点了点头,凝视着叶锋的眼睛,缓缓道:“昨日弟妹救回来后,我便发现了弟妹身上有不妥之处!”

    “不妥之处?”叶锋猛然眼中射出寒光,望向赵白。

    赵白叹道:“是的,弟妹的脸上似浮现着一层奇异的青光,我反复寻思,现已可肯定,弟妹已经身中了一种叫'断肠散'的剧毒!”

    “剧毒?”

    叶锋猛然脸色大变,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如此对待善良的怡姐?

    赵白望向叶锋,续道:“断肠散乃是兰花国极隐密之物,等闲之人不会轻易知晓,此药乃是天下至阴至毒之物,其毒无比!服后一个月内如若没有解药,将全身爆裂而死!令人闻之色变!”

    叶锋咬牙道:“解药在何处可寻?”

    赵白摇了摇头。

    “断肠散乃是兰花国宫中密药,解药向来只有兰花国君才能掌控。兰花王宫防守森严,盗取极为不易。且玉月城到兰花国都城的路程少说也要二个月,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叶锋全身冰冷,强忍心中的悸动,沉声道:“难道说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

    “有!天下间还有另一人可解此毒!”赵白缓缓道。

    叶锋就好似在漆黑的寒夜中发现一丝光明,颤声道:“谁?”

    赵白沉声道:“李音!”

    “李音!”

    叶锋惊讶地叫出声:“她有解药?”

    “非也!”

    赵白摇了摇头:“李大人没有解药,但她习练的寒音功却是世上唯一可解此剧毒的方法!

    “唯一可解此剧毒的方法?”

    望着叶锋疑惑的神情,赵白解释道:“断肠散乃是天下至阴至毒之物,而寒音功则是天下至阴至寒之功,刚好可以以毒攻毒,解此剧毒!五年前,我国名将李寒流曾中过此毒,后来是李音的兄长李会伟大人利用寒音功成功地为他驱逐此毒!只是,现在李会伟大人赴京公干,现在只有李音李大人习练过此功,所以只有她才可以驱逐此毒!”

    “只是!”

    赵白的眉头皱起,沉呤道:“此法医治时极为凶险,如一不小心,医治者轻则武功尽失,重则走火入魔,限入死地!当年李会伟大人便差一点发生意外。事关生死,也不知李大人肯不肯冒这个险!”

    “不过!”赵白直视叶锋,“这是贤弟唯一的机会!”

    造化弄人!

    叶锋的心中蓦然浮现出这句话!为什么偏偏是她?

    想起自己和李音的种种情形,叶锋心中百味交集,如果前去求人,以自己和李音的一向的过节,是否会遭受李音的刁难,遭受到极大的屈辱?不过

    “无论如何,自己都一定要让李音治好怡姐!只要能救怡姐,自己什么都愿意做!”

    望着赵白远去的身影,叶锋断然作出了这个决定。

    忽然从身后传来花怡低低的声音:“锋郎!”

    叶锋全身一颤,缓缓地转过身去。只见花怡俏立在身后,怯怯地望着他,玉容上已是泪流满面。

    “怡姐都听到了?”

    花怡凄然地点了点头。

    叶锋猛然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玉人,用尽全身的力气,生怕她会飞了似的。花怡也紧紧地搂着叶锋,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却见叶锋猛然伸出手,恨恨地在她的丰臀上用力拍了几下,“啪啪!”作响。

    “啊呜”

    花怡吃痛,娇躯不断地扭动着,玉首紧紧地埋在叶锋的胸前。

    叶锋扳过花怡那张犹带泪痕的玉容,却见花怡痴痴地望着他。叶锋轻柔地为她拭去泪珠,双目凝视着她,心痛地道:“小傻瓜,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知道我会有多担心吗?”

    花怡伸手抚上叶锋的脸,怯怯地道:“妾身知错了,锋郎饶过奴家吧!当日,妾身并不知道还有李大人这种驱毒方法,以为只有兰花国国君才有解药!所以”

    叶锋摇了摇头,缓缓地道:“怡姐,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担心!只是,你要知道,如果没有你,生命对我将没有任何意义!”

    花怡浑身一震,又紧紧搂住叶锋,眼中涌出了泪花。

    良久,花怡抬起头,低声道:“锋郎真要去李府吗?”

    叶锋深吸了一口气:“是的!”

    “事关生死,李大人肯救吗?万一她不肯救,那而且”

    花怡低下了头,低声道:“以锋郎与李大人一向的过节,我怕你会遭受侮辱!怕她会给你难堪”

    叶锋紧紧搂着花怡,缓缓地道:“怡姐,是我生命中最珍惜的宝贝!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如果,你有何不测,我就陪你一起去,我们到地下继续做夫妻!不过在此之前,我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

    言罢,猛地吻了一下花怡,毅然而去!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