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街头争斗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育林书塾座落在玉月城东门二十里外的玉梅山附近,玉梅山上就是玉月府著名的天宁禅寺。育林书塾于大陆历1295年由当地政府和名士庄先国共同筹资金兴办。书塾规模宏大,屋宇雄伟,书塾内师生繁多,最多时竟达一千余人。关于育林书塾,民间传闻甚多。

    倨闻,育林书塾旧名育林书馆,乃大月天龙年间建立的古书塾,历代续有增建或重修,为大月有名的书塾。大月开国君主李刀龙少年时,就曾在此求过学。现由庄先国的后人庄世意先生接手,育林书塾向以办学严谨在大月国闻名。

    第二日,当叶锋、花怡、李音、赵白、孙眉、林素、如青一行人到得其地时,不由为其秀美的风景所倾倒。

    只见书塾的周围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清澈碧透的小河,它绕了一个圈圈,把书塾紧紧地套在它流动的环内,河边满是绿柳和白杨,被环溪清流围绕的书塾就象一片荷叶,一枝荷花,在水中浮现。而近书塾处则有桃园和竹林,远远望去,青瓦白墙的屋宇掩映在一片浓密的绿荫中。

    而离书塾不远的玉梅山上,更是满布高大的乔木和满山的野草,并开着各色各样的野花,微风轻拂,送来了一缕淡淡的清香。

    ※※※

    “啊,好美。”花怡望着满眼的秀色,欣喜地道。

    李音的眼中也满是痴迷的神情,只说了句:“如此江山”就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凝视着眼前美丽的景色。

    叶锋也是神轻气爽。自到玉月城后,就没有到其它地方行走过,眼见此前满眼清脆,映衬着白云青天,真是美极了,心情不由极为的舒畅。而其它林素、如青诸人也是满脸愉悦的神情。

    众人缓步而行,踏上青石台阶,走进黑漆大门,进得书塾来。只见里面古木参天,藤蔓缠绕,假山、石池点缀其间,好一幅清幽宁静的画图。行走时,玉梅山上天宁禅寺的晨钟不进传来,清晰入耳。

    书塾的主人,庄世意先生在一个名为古春轩的雅屋热情地接待了众人。叶锋环视四周,只见轩中陈列雅致,置有石几木榻,壁上悬名人书画,琳琅满目。正中悬挂的大幅《松观图》。炉中焚着兰香,庄世意将众人迎之入座,并饮柏子茶,热水冲下去,就见茶中白鹤亮翅。端是好茶。

    庄世意先生年龄约莫在六十上下,相貌清瘦,双眼神光充足,唇留三绺长须,神态儒雅、脸带微笑,虽作文士打扮,但不失严师风度。见了李音这个当地的父母官仍旧是不亢不卑,举止从容,让人心折。具闻其对塾生的要求是相当严格的,除了规定的休息时间外,塾生们不得随便走出书房,否则便要受到责罚。

    众人寒喧了一番,便进入正题。庄世意先生和林素相识,早已得其引荐,见花怡美丽温柔,气度高雅雍容,神情极为可亲,已是点头不已。考较了花怡几句诗文,见花怡出口出章,才情极为不俗,更是喜欢。当下拍板决定,聘花怡为育林书塾的教书先生,月俸二十两白银。明日即可上任。

    众人皆是满怀欣喜。庄世意先生还领众人参观了育林书塾。只见书塾内设备完善。正屋前后六进,东西厢房林立。每一个厢房就是一间书房。每间书房皆在墙上开了扇单门,墙上是六扇格子窗,窗下放一张不大的四方木台,这就是教书先生的书案。而学生的座位全排在先生书案的右侧,面东而坐。学生的座位皆是一张有两个抽屉的长方桌。桌面上放着笔墨纸砚和读本,桌后都是一张老式的靠椅。书馆的功课,一开始是识字,接着读蒙学课本如《百家姓》、《神童诗》等。接着再学比较难的东西。

    每个书房的前面皆有一方不大的天井。天井里面种植着月季、秋葵等各种各样的花木。书塾东南部为露天大校场,是书生们活动的地方。西边则有一小花园。园的的正面是花厅,西面是船厅,面对着荷花池。荷池南是一座太水石堆成的假山,山南为介石轩,山阴植红紫牡丹,山腹有曲折通道。荷池一端架桥,直达船厅。凭窗而坐,如置身欸乃之间。东面有亭,联以回廊。

    众人边走边看,漫步其间,时闻琴声、歌声、书声相应和,文化气息非常浓郁,看得众人点头不已。最后,众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此处。

    ※※※

    众人从育林书塾出来,进得玉月城来,趁着兴致,在城中各地逛着。不久,便来到新月区上。玉月城处于大月力和春水国和交境处,商贸往来不绝。加上此地又久无战事,更是成为大月国首屈一指的繁荣之所,烟花之地。新月区是玉月城的商业中心,更是极为繁华。此时天已大亮,街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

    只见宽趟的街面上熙熙攘攘,真是人满为患。各地的客商、南来北往的旅客,沿街叫卖的小贩、挑着担的货郎、小吃、杂耍、测字、相面、算命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而与此相对的是更多的游人、看客、大家闺秀、满街乱窜的孤儿、乞丐真是热闹非凡。两边的店铺鳞次栉比,各具特色。

    丝绸铺撑着各色的丝旗;药材铺的大旗一律绣著各常药品,围著中间鲜红的“药”字;酒店外一屡高悬特色菜谱;铁铺除了在店外支著数丈高竹竿外,更在门口挂上各种农具、刀剑之类器具,刃口无不经过精心打磨,日光一照,到处都是耀眼的辉光真是处处文化昌盛,市井繁华;琴台舞榭,品竹弹丝,夜夜笙歌不息;

    见到这般热闹景象,众人皆兴奋不已,在各地逛荡着。叶锋左手搂着花怡,右手搂着杨依,也是兴味盎然。两女柔顺地依在他身边,不时指点着街头的景色。叶锋手上搂着两女柔软的腰肢,鼻中闻着她们身上不时传来的淡淡幽香,心情极为惬意。

    李音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不时地向众人指点着什么。一边还兴奋地道:“这就是我大月的江山。”

    赵白、孙眉、林素、如青随之走到后面。孙眉见叶锋和花怡、杨依举止亲密,看得眼热,也要牵住赵白的手,却被赵白甩开了手,道:“都老夫老妻了,还拉拉扯扯的。”孙眉嘴一撅,哼了一声。引来众人一阵轻笑。

    李音、杨依、孙眉、如青等人皆是一等一的美女,林素仔细看来也是别有风情,更不用说花怡这样倾国倾城的绝世尤物了,一路行来自然是引起极大的轰动,观者如潮。但看开道的是玉月城的李音李大人,再加上李音旁边还有十几个肩宽体壮的随从在旁护卫。自然是不敢作非分之想。且识得李音的人,皆恭恭敬敬地向她行礼。

    李音昂首阔步地走了一阵,缓步下来,偷看了叶锋一眼,试探地拉起花怡的手。花怡望了她一眼,甜甜一笑,把她的手握住,说道:“妹妹。”叶锋望了李音一眼,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李音艳丽的脸上满是喜色,转首望了赵白等人一眼,回过头来,正要说话,转头间却看见了街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色迷迷地盯着花怡丰满的胸部,口水流了满地,尤自不知。顿时杏眼中冒起了寒光。

    她冷哼了一声,道:“停步!”她那十几个肩宽体壮的随从顿时停了下来。叶锋等人不知何事,也一起停了下来。

    只见一个面目阴冷的随从走到李音面前,躬身道:“大人!”

    李音望向那个色迷迷的三十多岁的男子,冷冷道:“把那个贱种给我抓过来。”

    花怡不知怎么回事,抓住李音的手道:“妹妹,怎么啦?”孙眉也道:“怎么回事?”杨依也紧紧地握住叶锋的手,好奇地看着李音。叶锋静眼旁观,看李音要做什么。赵白、如青、林素也是静静地看着。

    却见李音两个身材高大的随从走到那男子身边,象老鹰抓小鸡似的将那个男子提到李音的面前。那男子还在口水直流,猛然祸从天降,被李音那两个高大的随从提起,直吓得魂不附体。周围的人群见了这种情况,不知怎么回事,皆围了过来。

    只听“卟”的一声,那男子被重重地摔在李音的面前,半响,才爬起,抬头见李音和其一干侍从冷冷地瞧着自己,不由打了个寒噤,趴在地上,颤声道:“草民拜见大人。”

    李音哼了一声,只是冷冷地瞧着他,那男子更是恐惧,吓得全身都发抖起来。花怡瞧得不忍,对李音道:“妹妹”

    却听李音冷冷道:“刚才你那双狗眼瞧到那里去了?”那男子才知道祸出何处,更是吓得屁滚尿流,只是道:“草民,草民”

    猛然寒光一闪,接着是那男子“啊!”的一声惨叫,随即见他左眼涌出一道血光,已是被李音一剑刺瞎。疼得他在地上打滚,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花怡“啊!”的一声,惊呼道:“音妹,你”杨依也是一声惊呼,掩住了小嘴,脸上露出害怕的神情。叶锋和赵白皆是皱了皱眉头,林素则是暗暗地摇了摇头。孙眉和如青则是愕然地张大了嘴。而周围围观的人群也是一阵惊呼,众人皆流露出畏惧的神情。

    李音淡淡道:“这次只是对你略作惩罚,如若下次再敢对我姐姐不敬,我就杀了你!”猛喝道:“给我滚!”

    那男子鲜血流了满面,看上去极为恐怖。听到李音的话,强忍受着剧痛。连滚带爬地走了。

    花怡望着那男子的背影在人群中消失,转首对李音嗔道:“音妹,你”李音微微一笑,道:“谁要是敢对姐姐不敬,就是和他一样的下场。”

    花怡一双妙目凝视着李音,摇了摇头,道:“妹妹如果真的对姐姐好,就答应我以后不可如此。”李音深深地望了花怡一眼,微笑道:“姐姐即是如此说,以后我听姐姐的就是了。”

    花怡叹了一口气,道:“你这样子害得姐姐我罪孼不小。”有些软弱地把身子靠到叶锋的身上,道:“锋郎,我们走吧。”

    叶锋望了李音一眼,淡淡道:“阿音,你这个官还真做得威风啊!”李音对叶锋扬了扬眉,然后又静静地凝视着靠在叶锋身上的花怡,眼神极为复杂。叶锋正要说话,忽然感觉到左上方有一个有如毒蛇般的目光盯着自己,让自己觉得极为的不舒服,心中一凛,抬眼缓缓地望去。

    只见街边的一座路桥上,一个男子正淡淡地瞧着自己。这男子约莫二十四、五岁,身高体瘦,丰神俊朗。穿了一件紫色的锦袍,外披一件银色的白狐皮氅。脸形俊美,一双眼似开似阖,阴森寒冷。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穿绿色锦袍的老者,一缕山羊胡须,一对三角眼,诡光波动,此时正附在他的耳边说些什么。而在他的身后,是七八个大汉。这些人身上皆穿着上好的皮袄,腰间都挂着弯弯的长刀,个个体形彪悍,面色冷森。

    见叶锋望向他,那男子的眼皮微微一眯,眼中冷芒流动,双眸中射出两道锐利、阴冷的光芒,直视向叶锋。叶锋顿感似有一股寒意直透向心里去,非常的不舒服。

    “周云。”

    耳边听得李音的声音响起:“他就是周云,锋君要小心此人。此人绝不简单!”

    叶锋赞同地点了点头。那周云一双眼在叶锋诸人身上来回扫视了片刻,众人接触到他那阴冷的目光,便感觉似被他一直看到心里去,都非常的不自在。杨依被他的目光扫过,身子一颤,缩到了叶锋的怀里去。那周云的目光在花怡和如青的身上顿了顿,转头在那老者耳边说了句什么,又望了叶锋一眼,冲李音微一颌首。这才施施然率领众随从而去。

    众人这才舒了一口气。都感觉心中似去了一块千斤巨石似的。赵白道:“此人似练有某种魔功,阴森可畏!”

    花怡道:“观其形而知其人,妾身似感觉此人心术不正。锋郎要小心啊。”众人也皆点了点头。赞同花怡的说法。

    叶锋沉声道:“怡姐放心,我会小心的。”

    此时众人已没有了游兴,加上逛了近一、两个时辰,个个皆是脚软腿酸。当下孙眉提议找一家酒楼又或是茶馆歇息歇息,这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

    ※※※

    “大人,前面就是杨玉楼,倨闻上面的茶点在玉月城可是一绝啊!”李音身旁一个侍从恭敬地道。

    “哦。”李音眼见面前的这座酒楼飞檐翘角,雄伟壮观,气概不凡。门口食客来来往往,繁华兴旺。不由点了点头。又转头问花怡道:“姐姐,你看呢?”

    花怡微笑道:“妹妹做主吧。”李音又对叶锋道:“锋君呢?”叶锋道:“就这家吧。”其它诸人也点了点头。

    当下众人上了二楼,拣一个靠近窗口的干净座位坐下。刚落座,便看见掌柜的满面堆笑地小跑过来。他亲自为众人擦桌,一边恭恭敬敬地对李音道:“李大人大驾光临,令小店蓬壁生辉。敢问大人,想要吃点什么?”

    李音淡淡道:“掌柜的有什么好介绍?”那掌柜的低头微笑道:“小楼有新宰的嫩黄牛,有开山的如意鸭卷鲜,有立德的荷香笼仔鸭,有不西的虾籽大乌参,有宝庆的金针,还有极烈极香的'状元红',还有”

    他还待滔滔不绝地说下去,李音摆了摆手道:“好了,捡几样你们酒楼的特色菜上来。再来几坛好酒!”那掌柜的点头哈腰地道:“是,是,李大人稍待,马上就来,马上就来。”兴冲冲地走下楼去。

    不久,菜肴便端上了上来,红白青翠、飘香喷辣地摆了一桌子。每一道菜皆味道鲜美,吃得众人点头不已。花怡分别为叶锋、杨依、李音夹了一筷菜,忽然“咦”了一声。

    众人皆向花怡望去,叶锋道:“怡姐,怎么啦?”花怡道:“你们看窗外?”

    众人随着花怡的目光往窗下看去。只见街对面的一家店铺的墙根下,正蹲着一个身着褴褛棉袄的小女孩,这小女孩才约莫八九岁年纪,正捡着地上一个路人丢弃的食物在吃着,一边怯怯地看着旁人。样子十分惹人怜爱。

    众人皆心情沉重起来,杨依道:“这小女孩好可怜哦。”花怡望了那小女孩半响,眼圈略微一红,叹了口气,从桌上取了一些食物,道:“大家先坐一下,妾身去去就来。”转身下楼去了。

    叶锋道:“怡姐。”起身也跟了下去。当下众人也皆起身,随叶锋一起下去。

    那小女孩正缩在墙角边吃着捡来的食物,忽然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接着听到一个柔美动听至极的声音传来:“小妹妹,饿了吧,来,姐姐这边有东西吃。”那小女孩抬起头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象仙女一样美丽的大姐姐,正温柔地看着自己,手上还拿着一些香喷喷的食物,一阵阵香味传来,她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她怯怯地看着花怡,想去拿,又不敢。

    花怡微微一笑,把食物放到小女孩的手中,柔声道:“小妹妹别怕,来,快吃吧。”小女孩听了这话,眼圈顿时红了,一颗晶莹的泪珠时掉了下来。她眨眨眼睛,望了手中的食物一会儿,猛然便狼吞虎咽起来。

    花怡抚摸着她的头,柔声道:“别急,慢慢吃。”这时,叶锋等人也来到了花怡的身边。见花怡的周围已围了一大圈人,瞧着这感人的一幕。皆指指点点。叶锋说道:“怡姐。”花怡望向叶锋,温柔地笑了笑。

    叶锋望向那小女孩,只见这小女孩约在八、九岁左右,怯生生的。头发蓬乱,穿着一身褴褛的棉袄,一朵朵烂羊油似的破棉絮绽露出来。但她虽是衣衫敝旧,却乃掩不住其秀丽的容颜,十足一个绝色的美人胎子。

    孙眉见这小女孩狼吞虎咽地吃着,叹了一口气道:“可怜,可怜。看她这身打扮,应该是月北府那边的人氏了。”

    如青叹道:“月北府累累遭灾,又暴民四起,最近玉月府便有大批的灾民从那边涌来。这几天我便看到城内有许多操月北口音的人,他们披着褴褛的棉袄,腰间勒根草绳,端着破碗向人们讨饭。唉,这世道真是”

    杨依道:“你看这小女孩还赤着脚,现在下去天就冷了,这天寒地冻的好可怜哦。”

    叶锋望了李音一眼,却见李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小女孩,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时赵白正想说话,忽然听到街头有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杏儿,杏儿你在哪里?”

    那小女孩抬起头,道:“爹爹,是爹爹”语声清脆,满是喜悦的神情。花怡抚摸着小女孩的头,道:“小妹妹,是你爹爹来找你吗?”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非常高大魁梧的汉子正在四处寻找着什么,一边还焦急地呼喊着。

    叶锋见了这男子,不由在心底暗暗喝了声采:“好一条汉子!”这见这大汉身材极为健硕高大,比之常人少说也高了一个半头,威风凛凛,直似天神一般。一身布衣,已微有破烂,露出虬结起伏的肌肉。

    膀阔腰粗,手大脚大,双掌粗厚。浓眉大眼,一只紫酱似的脸膛,一堆乱茅草也似的短须。顾盼之际,极有威势。手上提着一根长约一丈五寸的钩镰枪,枪头极为尖锐,下部有侧向突出之倒钩,钩尖内曲,寒光四射。

    “好!”叶锋身旁的赵白喝了声采:“好一个汉子!”其它诸人也皆是点头不已。只见那小女孩欢喜地叫道:“爹爹,爹爹,杏儿在这。”

    那大汉见到小女孩杏儿,狂喜道:“杏儿,杏儿。”猛然见到杏儿身边的叶锋诸人,不由脸上变色,莽牛也似的怒吼一声,大声喝道:“快放开我的孩子!”

    一声长啸,疯虎一般的冲了上来,枪一挺,那柄一丈五寸长的长枪就象一道淡青色的闪电,撕破长空,剌向叶锋等人,劲力奇猛,速度非凡。

    异变突生,李音身边的众随从狂呼起来:“保护大人,保护大人。”只听“呛呛”声不绝于耳,那十几个随从纷纷拔出长刀,团团围住了李音,花怡等人。

    这一下兔起鹫落,谁也未曾料到好好的街上便发生了厮杀。周围众人皆吓得魂飞魄散,飞也似的避了开去。大街上立时鸡飞狗跳。

    花怡等人也“啊”的一声捂住了小嘴。那小女孩杏儿也叫道:“爹,爹,不要啊”只是声音在尖锐的破空声中显得格外微弱。

    叶锋和赵白立时闪身,把花怡等人挡在了自己的身后。众随从大喝道:“水泄不通!”立时见无数道强烈的刀光急涌而至,紧随着刀光的运行,十几柄刀组成繁复美丽、无法破解的刀网。

    “无法破解!”这些是众随从的想法,想当年,他们就用这个刀阵为李音挡住了多少剌杀。然而想归想,众随从根本不明白这大汉的的出身来历,更不了解对方的武学修为到了何种境界。事实确是与他们的想法相差太远。

    只见那大汉的钩镰枪吞吐颤动,在瞬间便闪出一道道奇异的光芒,投进“水泄不通!”的刀气中,顿时发出一阵“嗤嗤”的尖锐声响。随着这阵尖锐刺耳的声响,那大汉施出的枪影,在刹那之间震动了百多次,雄浑无俦的内力随着枪法的运行,成扇形洒开,闪烁出耀眼的光辉,在“轰!”的一声巨大的轰呜声中,刀光破碎,如同豆腐一样被切裂了开来。在眨眼间的功夫便把刀网击碎。

    刀网一破,那十几柄刀,皆都都断裂成数十截废铁掉落一地,不仅如此,由于巨大劲道在刀身上震动,沿着刀身传进众随从的手臂,然后进入他们体内。而随着强大劲力的透人,每一个人内腑受到震伤,全都吐出一口鲜血,往后翻倒。

    痛彻心扉的感觉似乎要撕裂他们的躯体,阵阵惨厉的呼叫随着喷洒而出的血水,响彻了大街的每一个角落。一种恐怖的感觉在众人心中升起。

    世上竟有如此神鬼莫测的枪法!

    李音喝道:“放肆!”

    随着话声出口,弯刀已经出鞘,一溜刀光闪动,连环三式运转,刹时幻化成十多片刀影,斜走侧锋,向那大汉疾攻而去。刀式变幻,刀走侧锋,毒辣之极。

    那大汉冷哼一声,同时间身形暴转,带动钩镰枪转了个弯,转而向李音胸前击出,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毫无滞碍,而且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两人刀来枪往。只见李音的刀势犀利,动作快捷,变化无端的,或击,或扫,或劈,或划,围着那大汉周身,以稍沾即走的姿态,轻灵无比的攻击着他,不中即远飙。而那大汉钩则是沉稳无比,且钩镰枪更是刁钻毒辣,快如电闪,再加上这大汉力大无比,以致不到十招,李音就连连后退,难以招架。其实那大汉的动作很简单,钩镰枪或直击,或横斩,或斜剌,动作虽简单,但配上他那劲力十足,直有说不出的赫赫威势,真有如一只威猛雄狮一般,充满了力感。

    战了一会,李音轻哼了一声,身躯又一旋身,手中弯刀化成数以百计的刀影,夹带声势惊人的千道电流由上而下,以雷霆万钧的姿态往那大汉头顶袭去。瞬间连攻三刀,凄迷诡异的寒光,已将那大汉半身全都罩住,看来凶险之极。

    那大汉眼中现出兴奋的神情,大吼道:“来得好!”钩镰枪一合一张,根本没有理会那幻化的刀影,横跨一步,长枪如乌龙摆尾,兜起一个大圈,钻进绵绵不断的刀影里,转眼之间便已封住弯刀。一股强大的气势顿时将李音笼罩在内,使得她不得不采取守势,运功抵御那股雄浑的气势。

    但听得连续三声龙吟似的声响,枪影暴涨,银色的刀芒被束,李音那几刀全都被枪尖破开,随着敲击的劲道连续震动,她如同遭到电击,全身刺痛,身子连晃了几晃,这才稳住身子。

    围观的众人不由出声惊呼。花怡、杨依更是道:“音姐(妹)小心啊!”叶锋等人没想到这大汉厉害至此。几人皆全神贯注,看着场中形式,如李音一但情形不妙,就出手相助。

    只见李音一咬牙,又纵身而上,但刀势方一展开,眼前人影刀乍闪,钩镰枪已悄无声息地堵住了弯刀的去路,枪杆一触刀锋,一股雄浑的劲道在枪身和刀刃小幅度接触的情形下,连续振动了四十多次,李音整个身躯受到了雄浑力道的撞击,不由踉跄后退。

    叶锋大喝一声,立时出刀。刀风呼啸,如同一座坚实的刀山,幻化成了漫天刀影,分别朝向那大汉的面门、左腹、后背劈去,劲力奇猛速度非凡,充分展现出他强大的实力。刀势运行间,隐隐有风雷之声传出。但见一片刀光似水流,泛起一股肃杀的寒气。而叶锋的身形更是又突然急速旋转,弯刀以旋转的方式施展出来,凛冽的寒气随着强烈的旋势透体而出,有如冰天雪地中卷起一道龙卷风似的,强大的气劲,刮向那大汉。

    那大汉,峓然不惧,一声大喝,恍似晴天打个霹雳,平地响起焦雷。尖锐的破风声响起,竟比起方才响了一倍。只见他的钩镰枪如疾电般般地直剌过来,又舞起一个圈,把叶锋的攻击全挡在外面。卷起的劲风扑面生痛。二人以硬敌硬,刀枪终于相交,只听“轰!”的爆出一声震天悍雷般的声响,剧烈的劲力往四面八方散去。这一招威力极大,在硬拼之下,两人皆踉跄后退。叶锋连退三步,而那大汉是连退两步。

    花怡和杨依同时惊呼一声:“锋郎!”花怡更是不顾一切,上前扶住叶锋,杨依也随即赶了上来,关切之意,形于色上。而李音的那些随从也是抢了上去,把退下来的李音围在当中。

    赵白等人不由色变,从这一战中就可看出这大汉的功夫实是非同小可。李音在玉月城中号称三大高手之一,和他比拼,却已不敌,而叶锋已是胜了李音一筹,和大汉一拼之下,又多退了一步,可见这大汉的功夫也是高于叶锋。此等身手,实是少见!只见赵白和孙眉同时大喝一声,抢前一步,把叶锋和花怡等人护在身前。

    那大汉稳住身子,一挺钩镰枪,迎天一阵大笑,样子极为豪迈。这时只听那小女孩杏儿尖脆的声音响起:“爹”

    那大汉身子一颤:“杏儿。”望向小女孩杏儿:“孩子,爹找得你好苦。”“爹”。那小女孩杏儿扑到那大汉的怀里,哭道:“爹,我一直在找你呜”

    那大汉怜惜地抚摸着小女孩的头,无比爱怜地道:“爹也一直在找你!孩子,这几天你到哪去了?爹担心死你了!”这时的他,脸上柔情涌现,已完全没有了方才那种杀气,只是完全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那小女孩杏儿只是哭泣着。

    叶锋和花怡等人静静地站着,望着这对父女,脸上已没有了怒气,对于方才那大汉的举动,他们还能理解的,而且对于这大汉的武功,也不由让他们生出敬佩之意。而叶锋方才和那硬拼一招,手臂还有点隐隐发痛,一直在暗暗调息着。

    那大汉搂着那小女孩,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猛然望向叶锋等人,道:“孩子,这两天是谁拐走了你,是不是他们?”

    叶锋等人不由大吃一惊。李音的一个随从喝道:“大胆,竟敢如此说话,你知道你面前的是什么人吗?”他指着静静站在一旁的李音道:“这位就是玉月节度使的妹妹,玉月府副大使知节度事兼行军司马李音李大人!”又指着叶锋等人道:“这些是李大人的朋友!你竟敢袭官,是不是想造反?”

    那大汉皱了皱眉道:“官府中人?”

    这时那小女孩杏儿道:“爹,他们是好人。”指着花怡道:“我好饿,这位姐姐就拿东西给我吃。”说着拿起手上还没吃完的烧鸡给这大汉看。花怡上前微笑道:“这位大哥可以是误会了,我们不是坏人,只是看这小女孩子可怜,所以拿了一些东西给她吃,希望可以帮助她。”

    那大汉望着风华绝代、神情温柔可亲的花怡,疑惑地道:“你们”又望了叶锋和李音等人一阵,猛然离身,团团拱手朗声道:“在下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各位海涵!”

    叶锋和赵白微笑道:“不知道不罪,兄台的心情我们理解,不必介意。”英雄惜英雄,这大汉的武功如此高强,已令他们生出结交之心。

    那大汉又推金山,倒玉柱,向李音拜倒下去:“草民孙阳固磕见大人!”

    李音这时已恢复了平静,上前亲切地道:“孙壮士请起,孙壮士武功如此高强,真乃我大月之福也!”李音很少如此夸奖一个人,她身旁的那些随从互视一眼,皆知道了李音的心思。知道她是见猎心喜,起了收这大汉为已用之心。众人又把目光投向那孙阳固,看他如何做。

    却见孙阳固起身淡然道:“大人过奖了,民间我有等身手的人士比比皆是。另:草民还有事在身,就此告辞。”皆人惊一愕。李音的那些随从皆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孙阳固又对叶锋和花怡等人道:“诸位的恩情,孙某永不会忘记!”一手提着钩镰枪,又拉起那小女孩杏儿的手,柔声道:“孩子,我们走吧。”那小女孩杏儿迟疑道:“爹”又望向花怡,眼中露出依恋不舍的神情。

    “慢着。”花怡道:“孙壮士要到哪里去?”那孙阳固默然。

    花怡走到孙阳固的面前,拉起那杏儿的手,静静地道:“看样子孙壮士象是刚到玉月城不久,不知孙壮士以何为生?”

    孙阳固摇了摇头道:“这几天正在寻找工作。”叶锋上前微笑道:“我和孙兄是不打不相视。如蒙不弃,孙兄可否到蔽处盘旋?”

    孙阳固静静道:“无功不受禄,怎好受叶大爷的恩惠。”他和叶锋站在一起,竟然比叶锋还略高,身材更是比叶锋大了一圈,说话间,身上虬结的肌肉便不住起伏着。又对杏儿道:“孩子,我们走。”那杏儿抓住花怡的手,道:“爹,我想和姐姐在一起。”

    孙阳固道:“孩子,放手,快跟爹走!”杏儿抱住花怡的腿,道:“爹,我饿啊姐姐好”孙阳固怒道:“快放手,你这么能这样。”杏儿委屈地放开了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唉!”孙阳固跺了跺脚。

    “杏儿乖,别哭!”花怡心痛地把杏儿搂到怀里,对孙阳固道:“孙壮士怎么能对孩子这样发脾气?”她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怒意:“孙壮士知道杏儿刚在在做什么吗?”

    孙阳固的眼光落到地上那残余的半个馒头,虎目中露出痛苦的神情,热泪涌了出来,一只紫酱似的脸膛抽动着,一堆乱茅草也似的短须也跟着抖动着。他忽然重重地在头上打着:“我没用,我没有照顾好孩子,我对不起孩子对不起她死去的娘对不起她死去的娘啊!”

    他这么一个虎猛的汉子如此举动,分外引人震荡,杨依的双目不由红了起来。叶锋和赵白也是摇头叹息。正所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这大汉一身出众武术,却落魄至此。

    花怡柔声道:“人都有落难的时候,一时落魄,孙壮士也不用放在心上,且观孙壮士也是个忠贞之士。否则以孙壮士惊人的武学,只要稍有不良之心,也不会有温饱之虑!不过孙壮士却需考虑杏儿的将来,除了她的生活外,还有她将来的前程。”

    花怡抚摸着杏儿的头发,继道:“杏儿是个可爱的女孩,我很喜欢她,希望能把她留在我身边。还有杏儿大了,也该学点东西了。正巧妾身明日要到城东的育林书塾去任职,杏儿正好可随妾身一起去上学。”

    叶锋笑道:“我尊重孙兄'无功不受禄'的行事原则。不过蔽处正好缺一个护院,孙兄正好来蔽处帮忙。以后拙荆每日前往任教,杏儿随拙荆一起去上学,孙兄正好护送她们。”李音一直想上前说什么,不过看看花怡,又最终没有说话。

    孙阳固短须颤抖着,看着叶锋和花怡,但看叶锋和花怡皆是非常真诚,尤其花怡即美丽又温柔,极具亲和力。再看了看杏儿眼中渴望的神情。默然半响,道:“好,我答应。”杏儿见父亲点头同意,以后可以和美丽大姐姐在一起了,不由欢喜地抱住花怡的腰身。

    叶锋无意中得了一个如此高强的护院,不由心中欢喜。赵白、孙眉、林素、如青等人也皆纷纷上前祝贺。

    李音在旁微微一笑,走上前来。她正要说话,这时忽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阿音”第三十七章终为伊醉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长身玉立、高大英俊的男子正负手而来。举止自然潇洒,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显得如此的卓越不凡,竟然是杨冲。他的脸上仍然从容平静,双目间依然精光流露,只是神情间却略带一点涩然。

    叶锋静静地望着他,他和杨冲只有一面之缘,但对他的为人风度却颇有好感。望着这个朋友不算朋友,“情敌”又不算情敌,且又被李音抛弃的男人,他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只见杨冲径直走到李音的面前,先对叶锋拱手见礼:“叶锋兄。”又依次向花怡赵白等人打招呼。然后对沉默不语,转头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的李音道:“阿音,能否找个地方单独谈谈?”

    李音缓缓地望向他,脸上掠过复杂的神情,随即淡然道:“这里都是我的心腹或朋友,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杨冲柔声道:“这些天,你为什么总是不见我?”

    李音望了一眼叶锋等人,道:“我不是托杨军交给你一封信,结束我们之间的事了吗?”

    杨冲摇头苦涩地道:“我不敢相信,难道说我们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了,一封信就这样结束了?”

    李音淡淡道:“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跟你说得很明白,而且你也是知道我嗜好的!”

    杨冲柔声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必竟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了,而且你终究是个女人,总归要有一个归宿,我”

    李音截断他道:“我意已决,你不用多说了!”静静地凝视了他半响,眼中现出一丝柔情,道:“念你我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我赠你处女四名,另你也是有妻室之人,回去好好地待你的妻子吧。”

    杨冲苦涩地道:“妻室?自从静柔那次被你搞过之后,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近期甚至不让我动她,她”

    “哦。”李音露出兴味的神情:“竟有此事?”随即又回味悠长地道:“静柔确是一个尤物,她的身材那么好,奶子又挺又有弹性,双腿非常有力气,夹得我非常紧良家妇女就是有味道”

    叶锋和赵白是听得直摇头。花怡一直在旁静静地听着,越听到后面,就越皱着眉头,听到最后李音的话,更是脸上绯红,不由咳了一声。而杨依、孙眉、林素、如青等人也是脸上飞红,神情非常的不自然。孙阳固则是愕然地瞧着李音,脸上现出震惊无限的神情。杏儿则是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不明白。

    李音还待说下去,忽然听到花怡那声咳声,望了花怡一眼,也轻咳了一声,最后对杨冲道:“好了,我们的话就到此为止吧,晚上我就会把那四个处女送到你的府上,并会休书一封,叫静柔好好待你,让她好好尽一个作妻子的义务。只要你和杨军好好为我办事,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杨冲脸上露出恼怒难明的神情,最后叹了口气,道:“阿音,你不可如此下去,这样下去对你没有好处,你知道外面别人是如何说你吗?你”

    李音的眉头皱起,猛然喝道:“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干涉我的私生活了?”

    花怡看不过去,拉住李音的手道:“音妹,你不可如此。”又对杨冲道:“杨君,你”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杨冲怔怔地望着李音,猛然发出一阵失常的惨笑:“我对你一往情深,却是个如此的收场。不过我不会放弃的。”又对叶锋道:“叶公子,我就是个前车之鉴,你好自为之吧。”一路狂笑踉跄而去。

    叶锋的眉头深深皱起。

    众人面面相觑。

    外面围观的人群交头接耳。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