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惊天之刀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走在路上时,孙眉尤自兴致渤渤,不住地谈论着刚才的那番打斗,叶锋只是含笑听着。忽听孙眉道:“锋弟,前面就是醉月湖和醉月楼了。”

    “哦”

    叶锋闻言抬头一看,不由暗道了一声:“妙矣!”

    只见前面是一个湖泊,湖形弯曲,湖水明澈如镜。两岸花木疏秀,长桥秀阁,令人目不暇接,风景非常纤丽。

    湖边巍然耸立着一座酒楼,外形亦雄亦秀,轻盈而稳固。楼共有四层,只见三十六根大红柱子冲天而起,四十个翘角层层凌空,每个翘角上都挂着一个金色的风铃,或清脆或浑圆的铃声随风可闻。楼的屋面覆以一种叶锋所不认识之物,金碧辉煌,潇洒大方。攒尖顶下,四面各起一座骑楼,正面悬一块黑底金字匾,上书“醉月楼”三个大字。

    远远望去,醉月楼便宛如一顶将军的盔帽,造成四宇飞张的气势,再配以直刺苍穹的楼刹,重迭而上的楼身以及高大浑厚的按基,更显得稳重端庄,轻盈秀丽,气度非凡。

    叶锋不由看得叹为观止,只觉天下之大,令人迷醉之物何足多矣!

    当下二人停了马,交于楼下的伙计。孙眉在前引路,走进了酒楼。酒楼伙计见两人形貌不凡,当下热情地将他们引到了楼上。叶锋和孙眉沿着回廊盘旋而上,只见每一级回廊上都精致地雕刻着花卉人物,鸟兽鱼虫的图案,形表如生。

    两个随着伙计来到了顶层上,只见楼四面环以明廊,腰檐还设有平座,极有情趣。环顾四周,坐满了各地来的食客。当下二人选了个临窗雅座,幷点了数个极有风情特色的本地菜肴,相对而酌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叶锋不由微有醉意,看眼前孙眉娇媚如花,而窗外则景色如画,叶锋不由心中涌起了惬意的感觉。

    他把目光投向窗外,极目楚天。但见醉月湖上碧波潋滟,而远处水天相衔,青山绿水,令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叶锋一时感慨万千,进而忆起了曾和刘烟一起到过的岳阳楼,那时风光也是如此这般美丽,只是

    刹时,他心中满是甜蜜和酸楚夹杂在一起的情绪,一时有感,李白的那首名句不由脱口而出:

    楼观尽,川回洞庭开。

    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怀。

    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

    他朗朗而吟,立时吸引了酒楼内众食客的目光,无数道惊异的目光向他投来。而等叶锋一吟完,酒楼内立时就是一阵赞叹声。孙眉则是诧异地瞧了叶锋好一会儿,美目中流露出动人的神采,叹道:“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好美的诗句,好美的意境!锋弟是如何作出如此美的诗句来的?”

    叶锋从沉浸中回醒过来,见孙眉和众人如此反映,知道这又是不同文明结构碰撞后换来的结果,不由微微一笑,心想:“如何和眉姐说?”

    这时,叶锋忽然感觉左方有一道目光向他投来,他转头望去,正和一个大汉的目光对上了眼,原来正是先前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威猛大汉。只见他正坐在离自己有几座远的一个邻窗座位上,正独自一人在自斟自饮着。

    见叶锋的目光望向自己,那大汉对叶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叶锋也是含笑回礼,心中只想到一句话:“人生何处不相逢?”

    他正要和孙眉说话,这时忽然听到邻座有个苍老的声音笑道:“杨兄,如此良辰美景,你我再饮一杯如何?”

    随着这句话,原本闹哄哄的酒楼,一下子忽然沉寂下来。接着教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异变突生!

    ※※※

    猛然间,叶锋感到一阵强烈的杀气!

    他立时全身一阵本能的绷紧。

    醉月楼上原本坐满了食客,其中在右边临窗的那座坐着二老四少,靠楼梯那座坐着三老三少,而中间那座则坐着五男二女,这些人看上去都只是普通的食客。

    说话的是坐在楼梯那座的一个苍老的男子,而随着他的这句笑声,右边临窗那座的二老四少忽然同时一声大喝,向那个威猛大汉发动了突然的袭击!

    只见先是一阵白茫茫的粉雨,有人撒出了石灰!接着是“唆唆”声不绝,在漫天的石灰中,狂风暴雨般的暗器从其它几人手中向那个威猛大汉漫天而去。

    立时,纵横交错的暗器布满了那大汉周围的空间,强大的暗器网由六种暗器组成:透骨镖、夺魂刺,回风锥,铁蒺藜,蛇形梭,双锋外,六种暗器一共不下数百枚,这些暗器都呈暗灰色,显然淬有剧毒。如果贯入人体,即算只有一半甚至三分之一,也足以使人灭亡,幷将人打成一个铁刺猬。

    而且那种利器高速穿越空气所形成的劲啸让人闻之毛骨悚然。从这破空的啸声,便可知这些暗器的速度与劲道将是空前的迅捷与猛烈。

    另外发射暗器攻击偷袭的人,绝对称得上是发射暗器的高手,在电光石火般的刹那间,这几位偷袭者已一共发射了七次暗器,形成七轮攻击波,纵横交织的暗器网,笼罩了那大汉所有能活动的空间。

    还有,这几人和那大汉的相距最多只有几米远,正是暗器杀伤力最有效,最强的最佳位置,要想避开这些暗器高手的联手袭击,被袭者要想正面躲闪,极为困难!何况这次袭击完全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纵是一流的顶尖高手在全神戒备之下也难以脱身。

    “锵!”

    不同的兵刃同时出鞘的声音,中间那座的五男二女随暗器攻出之后立时闪出,身形晃动,以倒三角形的阵式,向那大汉横扫行去,刹时,又是一股凌厉的杀气涌出。

    这五男二女的兵器都非法奇异,其中一男人拔出的了一把蓝汪汪的蛇形剑,一看就知是一柄毒剑,剑长三尺,剑尖分开呈两个叉形尖刺,象极毒蛇吐出的长信,另外一人是一把怪异的银鳞鞭,七尺长的鞭身,全由倒钩形的尖刺组成,这玩意轻轻抽在人身上,连皮带肉也会扯掉一大块。其它几人使用则是一些非常锐利的弯刀,刀上闪着森然的寒光!

    蛇形剑从那男人手中攻出,仿佛不再仅仅只是一把剑,那迸现的一道道寒光,凝聚的一溜溜蓝芒,纵横交织,好象漫天的蓝蛇,张开它们那一张张噬人的毒嘴,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内射,冷森的剑气直迫那大汉的头颈胸上盘各大要害。

    几乎就在剑芒幻影显现的同时,那位手持银鳞鞭的人,以横滚贴地掠去,银鳞鞭带起无数道闪闪银光,仿佛一波推一波往前涌的银浪,狂野霸道地攻向那大汉的下盘。其它几人则是正面向那大汉席卷而去!

    前扑,不可能,那是找死;左右闪,那儿正有无数的寒芒在等着你往上撞,上纵,也不行,因为上空也被纵横交织的剑影封锁,下盘的银波正是要迫使你腾空送死。往后窜,将势必遭到此攻击更凶猛,恶毒的追杀,而且还须提防对方随时再有可能发出的暗器。

    况且楼梯那边的三老三少看得出也是和这些袭击者一伙的,正在旁虎视眈眈着。

    ※※※

    这一下兔起鹫落,谁也未曾想到这好好的吃着饭就发生了剌杀。

    “他们要杀这大汉!”

    “好厉害的暗器!”

    “这大汉死定了”

    这些意念,如云吞残月,在叶锋的脑海里一明即灭。在这电光石火般的刹那间,他也只是来得及、本能地一把掀翻桌子,幷护在了孙眉的面前,以免两人受到了暗器的伤害。他心中很清楚,如果这些暗器是打向自己的,在这种完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又如此狠毒的暗器袭击下,自己是非常难幸免于难的!

    还好叶锋这边离那大汉那还有一些距离,幷不在那暗器的范围之内,但大汉身旁的几座的几个食客却被殃及池鱼,被这突然而来的、狂风暴雨般的暗器打成了一个铁刺猬!惨叫声不绝于耳!

    就在人人都以为那大汉必死的当头,只见那大汉突然一双虎目变得比夜空的星星还要亮,精光四射,冷电流转。然后见那大汉冷喝一声,幷不后退或挡架,他的身子灵活得仿佛化作了水中的游鱼,从暗器间的缝隙,以种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躲过了这场完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有如狂风暴雨、又是在石灰漫天中的暗器袭击。

    大汉的一连串的动作完全是在人的眨眼间完成,快得令人目眩,令人怀疑自己的眼睛。整个过程谈不上什么美感,但却完全抓住了一个快字,而这一点,却又不知是多少武人,终其一生光阴去苦练,仍然达不到的成就。

    世上竟有如此快的身法!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些暗器实是太凶悍和来得太出人意料了,所以大汉虽然逃过一死,但是身上还是有几个部位中了彩,受了伤,不过他能在如此凶悍的暗器下逃过一死,这身手也是骇人听闻了。

    这种情况,显然出乎于所有人、特别是那些袭击者的意料之外,没想到这如此精确、密集、凶悍的暗器居然没有杀死对方,只是令他受了点伤。不过这些暗器都呈淬有剧毒,这大汉虽然不至于当场死亡,不过过会和以后会不会毒发身亡,这也说不定。

    这时,那中间座的五男二女已攻至那大汉的身前,眼见利刃的寒光就似要将他吞没。

    就在这时,那大汉大喝一声,紧接着一道如冰如霜、惊雷闪电般的白光在众人眼前亮起,一溜刀光从那大汉背上跳出。他的右臂一带,刀光由右至左,划出一道极大的圆弧,势若奔雷,疾似闪电!刀锋与空气急速的摩擦发出嘶嘶的声响,刀身泛起的光华似令世间所有的光华都黯然失色。

    只听“嗤!”的一声响,那五男二女的兵刃都被齐齐削断。更为恐怖的是,这七人齐声惨叫,全被这道刀光齐胸斩断,分成了几截,四面八方的摔了开去,谁也没能摆脱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

    ※※※

    “天下竟有如此刀法!”

    “好快,好狠!”

    当这大汉融合天地之气的一刀出现在叶锋的眼前时,他的心剧烈地跳动,整个心头只是充斥着这一个念头。叶锋也是使刀的人,但他自认为自己的刀法和这大汉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他的心头蓦地跳过一个念头:“如果我习成这刀法,那又何惧周云?”

    而从那些袭击者发暗器到攻击到大汉出刀到那些袭击者被杀,这一过程说来慢,其实快得好似电光石火般,变化发生得太突然,直到这时,楼上的食客才反映过来,立时楼上鶏飞狗跳,惊叫哭泣声不绝于耳。

    右边临窗那座发暗器的二老四少和靠在楼梯那座的三老三少明显地怔了一下,没想到局势会变得如此,片刻,那发暗器的二老四少惊魂一定,怒火立即爆发,在连声怒吼咒骂中,他们双手齐场,立时又射出暴雨般的各式暗器,接着几人像疯子般猛扑而上,以暗器开道,人随在暗器后刀挥剑舞,声势汹汹咬牙切齿要替同伴复仇,悍不畏死!

    这几人都是手持短剑弯刀之类的近身武器,形成一个恶毒而必杀的阵势。

    却见那大汉那大汉的身形向侧激射,脱出暗器的笼罩区,接着一声大喝,中气充沛,极是威猛。立时他整个人就有如同一股寒流,变得冷如冰山。就似浑身乍开了百道银线。他的双目中,也隐隐泛出幽光——那是一种能令人心悸的光芒。而他的刀也有如他人一样,发出了惊虹闪电般的夺目光芒。

    他吼叱着冲杀过来,身形没有因受伤而有丝毫的落滞,立时刀光闪闪,刀气森森,那有如雷霆霹雳的威力与气势,无可克当!

    这二老四少突然感到了一阵无形的压力,像泰山般的光临,像浪涛般汹涌。曾经大风大浪,曾身经百战的他们,竟然人人感到毛发森立,呼吸困难。

    刀光如电!

    “铮!”一阵狂响,就如风雷加剧,余震似龙吟。这六人又是一阵惨叫,又被这大汉神奥无比、凌厉无俦的刀气劈伤!同时跌退开去!

    那大汉速度不变,有如一道旋风般地卷向楼梯那边的三老三少。同一刹那,楼梯那边的三老三少中传来一个似首领的老者的愤怒至极的骂声:“杀死他,将他杀死!一定要夺到刀谱”

    话音一落,那边又见那三老三少同时大喝一声,剑虹疾吐,立时快速地组成了一个剑阵,六把剑一剑连一剑疾若雷电,从六个方向集中向那大汉汇聚,就有如漫天澈地无孔不入,气势之雄厚,世所罕见,攻势之凌厉猛烈,空前绝后,每一剑皆是致命攻击,没有虚招,势如电耀雷击,雷电飞虹!

    “破!”那大汉一声沉喝。

    刀光一变,吞吐闪射,汹涌有如千倾午夜寒涛,光华吞吐有如满天金蛇乱舞。速度更比先前似快了十倍。刀风发出高速撕裂空气的锐啸,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脊梁发冷,杀气之浓厉,无以复加。

    “咣!”

    剑阵一接触刀光,便被崩开,刀光长驱暴入,毫无阻碍。

    “啊!”

    三老三少同时发出一声狂叫。凌厉的刀光刹那间在这三老三少身上劈中了七刀,差点将每个人活活劈成了几块。

    那大汉速度不变,击伤这几人后,人影已消失在楼梯口,只有远远的一个声音从楼下传来:“萤火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你七星帮想夺我的龙虎刀谱,还没有这个资格!”

    “龙虎刀谱?”

    叶锋听得明白,他的心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猛地站立了起来。

    “这大汉使用的就是龙虎刀?果然如孙阳固所说的大开大阖、刚烈沉猛,确实是必杀之刀,当者无赦”

    他冲动地正要追去,忽然感觉有一只柔软的手握住了自己,他转过头去,只见孙眉正望着自己,眼中带着一丝异样的神情,轻声道:“锋弟”

    叶锋略有点疑惑地望了孙眉一眼,关切地道:“眉姐没事吧?”

    孙眉点了点头,柔声道:“锋弟,刚才一有危险你就护在我的面前,你对姐姐真好。”

    叶锋望着孙眉的俏目,心中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他轻声道:“眉姐是我姐姐,这是应该的嘛。”话毕,又急声道:“眉姐,我们快下楼去”扯着孙眉,箭步冲下楼去

    而醉月楼内则血肉模糊,伤者、死者满地,就宛若人间地狱。那个首领似的老者在那大汉的最后一击中断了一条手臂,身上还有几道深深的血痕。他捂着手上伤口,不住地惨哼着,脸色狰狞,眼中闪着又如恶鬼般的光芒。

    ※※※

    由于孙眉在新府城视察家具店的事已了,第二天一早,叶锋、孙眉、陆天明就带着他们那些精明强悍的随从,化妆成一行客商,直奔王龙寨。那王龙寨位于新府约四百里处的王龙山上,几天后,叶锋一行人就来到王龙寨的边界。

    这几天行在路中时,叶锋的心还是沉浸在醉月楼的那场打斗中,说实在,这场打斗给他的震憾确是太强了,那大汉威猛无比的刀法至今还是深深地刻在叶锋的脑海里。

    这场打斗也使叶锋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更催使他的武学有了进一步的领悟,让他明白了以前很多想不到的东西。只是使叶锋强烈失落的是:他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这大汉,好使自己向他请教。

    当时,那大汉人一掠走,叶锋也立马要跟下去,只是被孙眉阻了阻,等他和孙眉再次下去时,那大汉已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再也不见踪影。就这样,他与那大汉失去了交臂。

    “唉!何时能再见到这大汉?”

    “他中了淬毒暗器,会死吗?”

    ※※※

    这天中午,叶锋一行人到了王龙寨旁边一个名为青石镇的小镇上。小镇虽小,但依山临水,地处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上,所以还是非常繁华和热闹。经商的、过路的,彼此往来频繁,更给小镇增添了无限生机。

    一进入青石镇,立时感觉一股深厚的地方气息扑面而来:被岁月磨砺得十分光滑的青石板,街旁两重檐的民居,民居檐上朽损的木雕,路边残断的碑石,纵横四方、弯曲狭长的小巷,街道上挑着担子的农夫或是牵牛的牧童,南来北往熙熙攘攘的盐贩贾商

    这一切都让叶锋等人看得兴味盎然。不过他们身有要事,无心观赏,当下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吃过午饭后,陆天明望望左右没人,便把叶锋、孙眉等人让到屋里,轻轻地关上房门。众人低声在屋内商议。

    陆天明建议众人分成几组,先分头出去了解、打听这青石镇和王龙寨初步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陆天明在侦察方面有极丰富的经验,这个建议自然得到叶锋和孙眉的首肯。当下众人分头行动,分成几组,各自去打探这青石镇和王龙寨的情况。

    叶锋、孙眉、陆天明及两个随从一组,五人出了青石镇,到了青石镇附近王龙寨的所在地王龙山去剌探了一下。只见这王龙山方圆数百里,奇峭险峻、悬崖绝壁,树高林密,遮天蔽日。这里山高涧深,怪石狰狞。人迹罕至,易守难攻,使人望而生畏。王龙寨所在的那座山峰更是高峻突兀,直插云霄。整日云雾缭绕,鹤鸣猿啼,给人以神秘之感。

    叶锋等人在山脚下侦探着,发现这王龙寨守卫非常森严,暗哨远在山的一二十里外就有了,等闲人根本靠近不了,更不要说脸孔陌生的外人了。而且这王龙山附近都是绵绵无尽的丛林,就是埋伏大批人马也无从寻觅,山上一连串的小山连冈串阜,岔路极多,小径曲折,一不小心就会迷失路途。

    不过幸好陆天明的侦察经验确实丰富,五人这才没有迷失路途。黄晕时分,叶锋等人又回到了青石镇。结合其它组得来的信息,最后众人得出的结论是:

    1.王龙山地形复杂,不是熟悉山情的人带路,极易迷失路途,这就需要一个当地熟悉地形的向导。

    2.王龙寨防卫森严,极难接近。而且众人还打听到,王龙寨有规定,外人一律不准进山,惟恐带进奸细,把底儿给摸去,这就需要有能进入王龙寨的当地人愿意为叶锋等人服务。但要找到这样的人却非常困难,因为众人还探听到王龙寨曾有严令,如有当地人做奸细,带外人进山者,一虑杀其全家,即使以重金厚利,也很少有人愿意冒这个生命危险的。

    3.青石镇上极多王龙寨耳目,其它组的人上街时曾有遇到过不明人氏的跟踪。虽然青石镇上来来往往的客商极多,但以王龙寨在青石镇的耳目之多,叶锋这行人是不是已引起王龙寨的注意还是个未知之数。这就需要众人更加的小心从事。

    众人研究后决定,现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一个熟悉当地形势的向导,这个任务就交给陆天明了。陆天明也没说什么,他神情从容,带着几个随从就出了客栈,真不愧是搞惯侦察工作的。

    而叶锋和孙眉则一起相协出了客栈,在青石镇各地走动着,熟悉当地的形势。另有几个随从分成另一组,在两人的不远处相呼应着,看会不会有人跟踪。

    此时华灯初上,街灯幽微,街市上非常热闹,买菜的,卖柴的,卖肉的到处都是乱烘烘的吆喝声。行人客商纷纷扰扰,来往穿梭,酿就了青石镇的喧闹和繁忙。

    叶锋和孙眉沿着临河的小街行走着,浏览着当地的景色,这条小街蜿蜒细长,一块挨着一块铺砌的石板路似乎没有尽头,小街两侧栉比鳞次的几乎是清一色的乌檐青瓦,小楼屋檐比翼,上透一线蓝天,下照人影憧憧,自是一番含蓄深邃的意境。而碧波涟漪的市河上,则小船来往,橹声咿呀,穿过一个接一个的桥洞。时不时晃荡着倒映在水中的水阁和岸边的林木,优哉游哉。

    越走两岸的屋舍便越来越密,河道也越来越窄,此时叶锋和孙眉两人的腹中也见饥饿,那街旁包子铺和浆粽店里飘出的一阵阵香味也似乎特别地诱人。

    当下两人找了一家街头小吃摊,要了几个地方小菜,一起相对共饮起来。

    ※※※

    “老板,我的青椒炒肉快点好吗?”

    叶锋对小吃摊的老板道。又自语道:“先吃点面条打打底,再喝酒。”

    “我如果喝酒前不先吃点东西便容易脸红,还容易醉!”叶锋一边往自己碗中的面条加着辣椒,一边对孙眉道:“眉姐要辣椒吗?”

    孙眉有趣地看着叶锋,笑道:“加一点吧。”叶锋给她的碗中的面条加了一点辣椒,又感觉孙眉一直在望着自己,略感到有点不自在,问道:“眉姐为什么一直这样望着我。”

    却见孙眉的脸上微微一红,道:“没什么!”又低声道:“没想到锋弟你这人还满细心的。”

    叶锋轻咳了一声,感觉到两人之间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流动。他望着孙眉那桃红的俏脸,望着她那在幽微街灯下更显明媚的杏目,他的心中却有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自从叶锋前几天在醉月楼上奋不顾身地挡在孙眉的面前后,他总感觉到孙眉对自己和以前有所不同,不同在哪里,叶锋也不想去深究,或者说是不敢吧,因为孙眉可是自己的义姐或许义姐没关系,因为如青也是自己的义姐,两人还不是在一起了?只是孙眉不同,因为她是自己大哥赵白的妻子,而且赵白对自己有恩有义,自己岂能

    其实不同在哪里,叶锋心中隐约也是知道的,他必竟是花众中打滚过来的人。只是望着孙眉眼中那略为异样的眼神,叶锋只能在心中暗叹一下,低头吃面。

    两人相对无言,正吃着,忽然听到旁边有个清脆的声音略为迟疑地问道:“叶叶公子,是你吗?”

    “嗯,谁?这声音有点耳熟”叶锋心中一动,抬起头来。

    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大姑娘,大姑娘年约十六七岁,一身白衣小碎红花的棉褂儿,大小宽窄正合身。一条乌油油的大发辫垂在胸前,那排整齐的留海儿,水汪汪的一对大眼睛,粉妆玉琢似的挺直小鼻子,红朴朴的脸蛋,艶丽中透着聪慧。身材美好,婷婷玉立,最令人心动的是胸前那对鼓涨诱人的双乳,赫然就是几天前叶锋在新府城救过的梅春姑娘。

    见叶锋望向她,梅春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喜色,道:“叶公子,真的是你啊,真是太巧了,我,我”脸一红,泛起了一股羞意。又向孙眉道:“孙眉姐姐您好。”

    孙眉眼神也略为惊异,含笑地点了点头,又瞥了叶锋一眼。

    叶锋心想:“还真是巧啊。”笑道:“梅春姑娘,你好。”心中一动,又问她:“你是住这青石镇里吗?”

    梅春笑道:“是啊,我一家都住在这青石镇。”

    “哦。”

    叶锋不由心中一喜,望了孙眉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向导”二字。

    梅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瞅着叶锋,见叶锋和孙眉都是一身客商打扮,又问道:“叶公子是如何到这青石镇来的,是到这做生意吗?”

    叶锋和孙眉对望了一眼,笑道:“是的。”

    梅春的手指玩弄着胸前的那根乌油油的大发辫,半响,脸一红,低声道:“叶公子的相救大恩,梅春一直不敢忘,不知叶公子能不能到我家中坐坐,让我一家人尽一尽感激之情?”说完直望着叶锋,眼中颇有期望之意。

    孙眉一直静静地望着梅春,不知在想些什么,闻言又望了叶锋一眼。而叶锋当然乐意,这可是找向导的良机啊,当下他故作沉呤了一下,又从桌底下扯了扯孙眉的衣角,孙眉会意,点了点头。

    叶锋又冲不远处的几个随从打了个眼色,当下他和孙眉一起随同梅春向她的家里走去。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