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询问敌情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梅春的家位于左边的一条横街上,三人顺着蜿蜒细长的街道走着,只见街道两边都是些鳞次栉比的民居。不一会儿,三人便到了一个临街乌檐青瓦的小院前。

    梅春笑道:“叶公子,我家到了。”

    叶锋点了点头,见这小院一面傍河,一面临街,颇有一种闹中取静的味道,而院前则铺砌着一块块的石板。再一看,原来这小院竟然是一个茶馆。叶锋心想:“原来这梅春一家是开茶馆的。”

    进得茶馆一看,只见这茶馆规模幷不大,二、三间门面,二、三十张茶桌,参参差差地排成二、三行。一张长方形的板桌,配上二条狭长的长条凳,构筑起自得其乐的小天地,一把茶壶,一只茶盅,便是“喝茶”的唯一的道具。

    不过里面人却很多,天南地北,各地的口音都有。这些茶客随意而坐,任意地攀谈。那倚窗而坐的,看得出是几个过往的客商,一边喝茶,一边谈着生意,河风吹来,可以听到他们时断时续的生意经。而坐在前排的是几个上了点年纪的老茶客,不知在谈些什么。而位居中心、侃侃而谈的看得出来是镇上的几个“消息灵通人士”,正在活灵活现地说着什么。

    两个美妇正在里面忙着,招呼着客人。一个美妇二十几岁,一身少妇打扮,秀丽文静,但胸前却有一对丰满无比,几欲裂衣而出,直让人呼吸顿止的丰乳,正是梅春的姐姐梅水。

    另一个美妇却不知是三十几岁还是四十几岁,身段丰腴肉感,粉面桃腮,虽说徐娘半老,但却风韵犹存。身着朴素,端庄贞节。但被衣服缠裹着的酥胸却非常高耸饱满,吸人眼球,极有成熟女人的风情。

    只见梅春蹦蹦跳跳地走到二妇人面前,道:“娘,姐,我回来了。”

    叶锋心想:“原来另一个是梅春的娘,他妈的,这娘仨怎么乳房都这么丰满?是不是遗传啊?”

    只见梅水笑道:“小春回来了。”

    那年纪大一点的美妇则爱怜地道:“都是一个大姑娘了,还蹦蹦跳跳的,也不怕人笑话。”

    梅春笑道:“姐,你看谁来了。”又贴耳在那妇人面前说了几句。

    “谁来了?”

    那梅水转过头来,看见叶锋和孙眉,秀丽文静的俏脸满是惊喜的神情:“叶公子”

    两女赶紧过来,向叶锋和孙眉行礼,梅水一过来,那对丰满无比的乳房就给叶锋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不过她说话时还是那样的细声细气,温温柔柔的。行完礼后,脸上又是满脸的红霞和羞态。

    那美妇人则恭恭敬敬地道:“原来是恩公啊,小春、小水一直向我提起你们,恩公的相救大恩,小妇人实在是无以为报啊。”

    叶锋和孙眉连忙还礼。叶锋见茶馆中的茶客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不少人还窃窃私语。不由大感不妥。他是有隐密的事情在身,引起别人的注意可不好,而且这茶馆中还有几个是镇上的“消息灵通人士”,如果传出去了,怕会引起王龙寨耳目的注意。

    他望了茶馆内众茶客一眼,道:“大婶客气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那美妇人也望了茶馆内众茶客一眼,感到这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当下道:“小春、小水,你们赶紧领恩公到后院奉茶,为娘等会就过来。”

    叶锋和孙眉正中下怀,当下也不推辞,便随梅春和梅水姐妹一起到了她们的后院。

    ※※※

    后院背靠小河,颇为幽静,叶锋和孙眉刚坐定,梅春已给两人端来了两盆热腾腾的热水,然后又欢天喜地地去张罗酒菜。

    叶锋见这发亮的铜盆上搁着一块雪白崭新的手巾,一角还缠着几朵小碎红花儿。洗脸水里不知道搁了什么,香香的。不问自知,这一切皆是出于两姐妹的精心安排。叶锋心中不由有一阵异样的感受,脑海里浮现出梅春、梅水姐妹那令人心动的眼神。

    孙眉笑道:“锋弟,看来姐姐我是沾了你的光啊,如此周到的服侍我可是好久都没有享受到了。”

    叶锋有点不好意思,道:“眉姐说笑了,或许是因为我们是她们的救命恩人,所以她们才对我们颇为尊重吧。”

    孙眉扬了扬眉,拉长声音道:“是吗?”又“卟”地一笑,娇躯颤动,媚声道:“或许吧。”

    叶锋见孙眉媚眼如丝,面若桃花,风情无限,心中一阵狂跳,不敢多看,忙转开头去。

    不久,梅春姐妹俩的酒菜就做好了,满满的摆了一桌,非常丰富。不久,那美妇人也回到了后院,几人恭恭敬敬地向叶锋和孙眉敬酒,娘仨再一次地向叶锋表达了她们的感激之情。叶锋和孙眉连称不敢当。

    饭后,几人又坐在内院闲聊。梅氏姐妹又为叶锋和孙眉两人冲了一杯青石镇特有的好茶。只见茶杯里几颗碧绿的青豆子,一撮桔红色的胡萝卜丝,开水冲下去,便冒出沁人的幽香,让人馋涎欲滴,尝一口,却带着些咸咸的味道,叶锋和孙眉品尝后,都叫好不已。

    几人相谈甚欢。从谈话中,叶锋也了解到了,那美妇人姓王,别人都叫她王氏,她早年丧夫,很不幸的是,梅春的姐姐梅水也是才嫁出去一年,夫家就死了,那夫家的人闲她不祥,说她克夫,就把她赶了出来,现在也没有人敢娶她。她们家还有一个哥哥,叫梅柱,在青石镇上开了一家猪肉铺,不过这几天去了新府城,估计明天会回来。

    王氏、梅水的不幸遭遇听得叶锋、孙眉叹息不已,直为她们感到同情。

    不过叶锋谈话的同时,心里还在盘算着,这王氏三女住在这青石镇,应该对王龙寨的情况比较熟悉,只是叶锋知道王龙寨曾下有严令,如当地人做奸细,带外人进山或泄露王龙寨内情者,一虑杀其全家!这王氏三女都是心地善良之人,自己忍心让她们受到这种伤害吗?除非

    他心里慢慢地盘算了一会儿,话题一转,把话头慢慢地扯到了王龙寨的身上。只是他的话题转到了王龙寨的身上时,却见梅春和梅水及王氏互视了一眼,脸上现出异样的神情。那是一种恐惧和惊异夹杂着的神情。梅水及王氏更是望着叶锋,脸上是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只是她们互望了一阵之后,像是作出什么决定似的,又或许叶锋和孙眉两人是这一家人的救命恩人吧,所以梅春一家人虽然神情有点犹豫,不过还是透露了不少青石镇和王龙寨的情况。

    这青石镇紧挨王龙寨,走路不过几个时辰就到王龙山,不过兔子不吃窝边草,王龙寨幷不打劫青石镇上的住户。但其实这青石镇实际上也是由王龙寨控制着,因为镇上遍布着王龙寨的耳目。而且镇上住户每逢年节还要给山寨送重礼,这样才能幸免没事。

    另外镇上还有些人专门给山寨通风报信,报告镇上的可疑人,如官府来的探子等,每办成一件事,山寨都会给赏赐。有些人就是靠这个吃饭,甚至还发了财,又置房子又买地,成了这一带的土财主。

    梅春还说以前山寨是木造的,房舍简陋,人也不多,如小队官兵前来围剿,马贼们毫不在乎。如果大军出动,马贼们也老早就撤了无影无踪。官兵焚寨班师,马贼们随即返回重建,山区木材多,重建山寨容易得很。所以说官兵捉马贼,你来我去,你去我来。在王龙山区数百里山林中,这种你来我去的把戏经常发生,多少年来无休无止,了无穷尽。

    如果当政的王朝政治修明,民生乐利,没有天灾,马贼们便是靠山吃山的良民;反之,就变成打家劫舍的强盗,化外的流民,啸聚上千人马平常得很。

    “哦。”

    叶锋和孙眉互视了一眼。而叶锋无意中得到了一手珍贵的王龙寨的资料,不由心中一喜,接着又不动声色地向梅春询问起王龙寨的地形及军事分布等情况。

    却见梅春和梅水及王氏又互视一眼,王氏张了张嘴,似是要说什么,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

    梅春犹豫了半响,望了自己的娘亲和姐姐一眼,说她只知道王龙寨以前的情况。不过自从那个王大胡子掌握山寨以来,王龙寨内又另外修建过,现在山内的具体的情况幷不知道。

    叶锋道:“那就说说以前王龙寨的情况吧。”

    梅春说,以前王龙寨建在王龙山山顶,有三座木寨,每寨相距约一箭之遥,犄角建立相互可以用弓箭支持。寨周边是用合抱粗的巨木为栅墙,外面是深濠,濠外缘有尖木桩阵,然后是阻止骑军冲锋的鹿寨。三五百名官兵如想攻寨,保证是肉包子打狗有无回。寨内还有木城,每隔百步设有碉楼,四周遍立箭垛,足以封锁最前线的鹿寨,如想用马匹将鹿寨拖倒,不知要牺牲多少人马才能办得到。

    平时,王龙寨的暗哨远派出一二十里外,与派在城里、镇内的眼线联络,以飞鸽传递信息,百十里片刻可以至,官兵尚未出动,山寨已得到信息,幷作好了准备。

    最后她道,她所知道的情况就是这么多了。

    这时王氏突然插口道:“恩公,小妇人想问您一个问题,不知可不可以?”

    叶锋微笑道:“大婶请说。”

    王氏沉呤了一会,望着叶锋,压低声音道:“请恕小妇人唐突,恩公,您您是官府中人吧?”

    叶锋心中一跳,不知道在哪里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他望了孙眉一眼,发现孙眉也直盯着这母女三人,眼中射出锐利的神情。

    叶锋面上不露声色,笑道:“大婶为什么这样说呢?”

    王氏道:“恩公不必惊慌,小妇人幷没有恶意,您是小女们的救命恩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对您有不利之心的,况且”

    她望着叶锋的眼睛:“况且,小女方才已向您透露了王龙寨的许多内情,就凭这一点,我们全家已是惹下了杀身之祸。其实我们之所以认为恩公是官府中人,是因为以往官府也经常扮成客商来打探情况,而且一般客商是不会问王龙寨的地形及军事分布等情况的,只有官府才会感兴趣。”

    这时梅春依到王氏的怀里,道:“娘。”又瞥了叶锋一眼。梅水则是温温静静地坐着,看着叶锋和孙眉。

    叶锋这时感到孙眉握了一下自己的手,他看得出来孙眉眼中的歉疚之意。他默默地望了王氏三女一会儿,对自己打破了她们的平静生活心中也是颇有歉意。而看得出来王氏三女确无恶意。但他心中却有另一疑惑:“为什么王氏三女明知向自己透露王龙寨的内情会惹来杀身之祸,但还是告知自己呢?感恩是一点,但或许这个理由还不充足吧。”

    他在心中默默地寻思了一会儿,最后打定主意,对王氏三女道:“大婶说得对,我确是官府中人,我乃是玉月府密使,此次奉了玉月府兵马使李音李大人之命前来侦听王龙寨众马贼的情况,以便剿灭马贼,不知你们能不能帮我?”掏出临行前李音给自己的腰牌交给王氏观看,然后目光炯炯地看着三女。

    王氏接过腰牌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梅春、梅水也转过头来一起观看。这时叶锋注意到梅春、梅水两姐妹看完腰牌后都在一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梅春是用水灵灵的大眼睛毫不避嫌地盯着自己。而梅水则是偷瞄了自己一眼,秋水盈盈的眼睛一接触到自己的目光,又赶忙低下头去,秀美优雅的俏脸上现出了一丝红晕。不由心中一动。

    半响,王氏把腰牌还给叶锋,道:“不知恩公要我们如何帮你?”

    叶锋和孙眉互望了一眼,叶锋说道:“我们想找一个熟悉王龙山地形,而且能够出入王龙寨的向导,不知大婶知不知道这方面的人选?”

    王氏嘴巴张了张,最后道:“我儿倒是个合适的人选,他在镇上开了一家猪肉铺,每隔几天,他都要给王龙寨送一批猪肉进去,有他带你们进去,王龙寨的人不会怀疑的等他明天从新府城回来,我就可以叫他为你们办事。”

    未了,王氏叹道:“只是只是这青石镇我看我一家是不能住了。”

    叶锋心中泛起强烈的感激之情,他也当然明白王氏话中的忧虑,怕万一事情泄露后自己一家人遭到王龙寨的的报复,她们都是一些妇人,怎么能和那些如狼似虎的马贼相抗横?

    他轻声道:“我在玉月城也有一些家业,和玉月府兵马使李音大人也颇有渊源,如大婶不嫌弃,此次事了之后,不妨和我们一起走,到玉月城去安家,我也定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而且如若因此而剿灭了马贼,大婶一家,应记头功,李大人不会亏待你们的。”

    说到这里,叶锋忽然想起自己其实幷没有什么好称耀的东西,说起来自己在玉月城也幷没有什么家业,在李音手下充其量也只是个打工的嗯,连吹嘘的本钱都没有,他奶奶的

    王氏叹道:“玉月府啊,玉月府确是个大地方”

    这时梅春扯了扯王氏的衣角,低声道:“娘我的事情,你说说嘛”又偷瞥了叶锋一眼,脸上突然升起了一股红晕。梅水则掩口嘻地笑了一声。梅春的小脸儿更红,轻打了梅水一下,娇嗔道:“姐”

    叶锋愕然地瞧了梅春和梅水一眼,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作出这种举动。孙眉也是诧异地瞥了二女一眼,随致似明白了什么似,眼睛怪异地望了叶锋一眼。

    王氏摇了摇头,把梅春搂到怀里,爱怜地理着她的头发,叹道:“知儿莫若娘,孩子,你的心事我懂。”随即柔声对叶锋道:“恩公,请恕小妇人唐突,不知能不能问一个您比较私人的问题?”

    叶锋望了王氏母女一眼,笑道:“大婶不须太生份了,称我为小叶就好了,有什么话,您就问吧。”

    王氏闻言微微一笑,竟非常的娇媚,看得叶锋眼前一亮,心想:“这王氏也是年过中旬了,没想到笑起来却这么的诱人。”

    叶锋估计这王氏年纪约在三十四、五间,但她身上却没有什么岁月带来的痕迹,脸上更是没有一丝的皱纹,真看不出来她有这么大的两个女儿。

    她穿著一件朴素的棉袄儿,举止得体,给人一种端庄贞节的感觉。但朴素的棉袄儿下却紧紧地缠裹着一对非常饱满高耸的酥胸,随着呼吸不断地起伏着,一股股成熟女人的诱人风韵不断传来,令人不知不觉便被其吸引,感觉非常矛盾

    叶锋心里寻思的时候,只听那王氏道:“恩公您太客气了,您这样说,真是折煞小妇人了。不过既然您这样说,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嗯,不知叶小哥可有娶妻纳妾了吗?”说着含笑地望着叶锋。

    叶锋心中纳闷:“问这个干什么?”不过他还是礼貌地笑道:“在下家有两位贤妻,不过还未纳妾。不知大婶为什么问这个?”

    他话一出口,就感觉王氏三女同时眼睛一亮,王氏又望了自己的小女儿梅春一眼,叹道:“不瞒叶小哥说,我这个小女儿梅春今年年正二八,还未寻有婆家,几日前多蒙小哥相救,才免陷入贼手,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叶小哥当时不求回报,洒然而去,只不过叶小哥的飒爽英姿却让小女心生爱慕,情根深种,日夜思念,唉,我这个做母亲的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如若叶小哥不嫌小女卑贱,我想将她许配给您为妾,不知叶小哥意下如何?”

    “哦?”叶锋身子震了一震,没想到王氏竟说出这种话。

    而梅春听着母亲提及自己的终身大事,直羞得直躲到母亲的怀里去,不过随即又抬头偷偷地看着叶锋,脸上通红,而梅水则是沉默了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锋心里开始时有点不悦,他虽然早先开口问问题之前就打定了主意,带这王氏三女到玉月城去安家,以免她们遭到王龙寨的的报复!不过叶锋却没想到王氏以这纳妾之事为条件,这就像是赶鸭子上轿,不答应都不好,而且象一种交易似的。

    自己虽然也挺喜欢梅春这个女孩子的,不过现在两人还没有感情基础啊,怎么好就成亲呢?同时也感到这个王氏看上去虽挺端庄正经,但却挺有心机的,非常会把握机会。因为跟着叶锋当然比呆在这个小镇上好,做个少奶奶,吃香的,喝辣的,不是比开个小茶馆强吗?

    不过叶锋又转念一想,觉得自己想得太过了,这个世界的婚姻幷来就像是做交易,很少有因感情而成亲的,而且因为这次的向导事件,自己有可能会连累她们一家,作点补尝也是应该的。

    再说,王氏这样做也是一个出于一个做母亲的立场,谁不想为自己的女儿找一个条件好的东家呢?这王氏早年丧夫,辛辛苦苦地把两个女儿拉扯大,对生活的艰辛更是深有体会,更是想女儿有一个好的归宿,这是没有错的。再说,自己还不是一样越来越不折手段地往上爬?这么一想,就心中释然了。

    这时叶锋忽然感到大腿上一痛,原来是孙眉暗中使劲地在他的腿上掐了一把,他看向孙眉,只见孙眉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见他望来,还白了他一眼。不由心中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王氏三女见叶锋沉呤不语,互视了一眼,眼中泛起了忧色。这时梅春一咬牙,从母亲的怀中下来,拜伏在地,对叶锋大胆地道:

    “叶锋哥,前些日子我和姐姐进城,遇见贼人,多蒙哥哥出手相救。那时哥哥的一表人材,英雄气概已使我一见倾心,那时我就立下决心,要伴在哥哥身边,倘若哥哥不嫌我丑陋,我情愿捧茶端水,铺床迭被,终身侍奉哥哥。我幷不敢奢望为妻做妾,只求充奴当仆。能终生伏侍于哥哥身边,我死也心甘!”

    说毕,一双眼睛直视着叶锋。

    叶锋不由心中一阵感动,他凝视了梅春一阵,看得出来,梅春是真心喜欢自己,而且一个女孩子家,说出这么真心的话,真是难得。自己刚才还怀疑这个女孩子的势利之心,真是该死!另外他心里也隐隐有些得意,必竟美人倾心,总是一件愉快的事。

    当下他起身扶起梅春道:“小春不必多此,大婶的提议在下是求之不得!只是要委屈小春妹妹了。”

    听叶锋应允,王氏三女皆是喜形于色,梅春更是满脸飞红,她的手被叶锋握住,又听他亲口答应接纳自己,不由又羞又喜,一下子没有了方才的活泼、大胆和大方,水汪汪的大眼睛瞥了叶锋一眼,含羞脱离了叶锋的掌握,又跑回了娘亲身边,幷把头深深地埋到了娘亲的怀里。

    王氏笑容满面地看着叶锋,又道:“还叫我大婶吗?”

    叶锋拜倒在地,口称:“岳母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不过心中却有一些别扭,这一切都发展得太突然了。

    王氏连忙扶起了叶锋,连道贤婿免礼。叶锋起了身来,直感世事难料,没想到自己又多了个妾,这王氏又成为了自己的丈母娘。

    孙眉也上前恭喜,不过叶锋总觉得她的话有些言不由衷。

    几人又闲谈了一会儿,王氏更是旁敲侧击地打听叶锋家里的情况,叶锋知道一个作丈母娘的当然是想知道自己女婿家的情况,当下也不隐瞒,把自己的大致情况说了一下。

    最后王氏道:“贤婿,天色已晚,客栈幷不好住,今晚就在此休息了吧。我们这也可腾出几间空房来。”又征求孙眉的意见。

    “是啊,叶锋哥,我们这边也有空房,今晚就住在这吧。”梅春也含羞地对叶锋道,口中还换上了亲呢的称呼。

    叶锋见梅春面似桃花,直看着自己,好半天,才低声媚笑着扭过头去。而梅水也是脸露明媚的笑容羞怯地看着自己,不由心中一动:“事已至此,还是加紧联络感情为好。”

    又想反正自己也和几个手下打过招呼,他们也应该知道自己在这里,当下就点头答应了。孙眉沉呤了一下,也答应了。

    当下众人便向内院走去,梅春走在前面,叶锋、孙眉和王氏、梅水则走在后面。叶锋无意中瞥见几女那摇曳的臀部,不由心中一动,面前的孙眉和王氏的臀部都是圆圆滚滚的,看起来相当有弹性,尤其被衣裙紧紧地裹住,走动时还左右的晃动着,看得叶锋一股无名火冒了出来。

    这几个女子算起来都是身材高挑,浑身丰满,走起路来,袅袅婷婷,都很有味道。尤其是王氏和梅水母女,那一对高高隆起的丰乳,随着走动更是一颠一颠的,令人销魂特别是梅水,那一对乳房也太丰满了吧!

    蓦地,一句诗文掠过了叶锋的脑海:“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句诗或许就是对她们乳房现景最生动的写照吧。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