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当叶锋最终看完这封信后,呆坐了良久,才平复下了激荡的心情。

    从这封信中,叶锋了解到了这具骸骨的主人乃是魔教的教主张寒风,张寒风是上任魔教的教主,因受他的结义兄弟、魔教的现任教主刘之算的奸计,才会陷于此处,并最终死到这里。

    而从这封信中,叶锋也对魔教有了大至的了解。

    原来魔教原名为神教,由一个叫做杨柳华的人,创建于大月国还未开国前。曾对大月国的建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神教有着自己严密的组织,有着自己独门的武功,有着自己的众多坚定支持者。加上对大月国的建国有着汗马功劳。所以还被大月国历代君王以国教尊崇,盛极一时。

    只是他们那庞大的势力,越来越影响到大月国的王权,这样到了大月第十代君王后,便诏告天下,谕:”神教系属方外,原不得与朝臣同列,嗣后仍照旧例,朝觐、筵燕概行停止”,所谓”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这样神教顿告衰落。

    但神教不甘心失势,在民间掀起了无数的腥风血雨,甚至还参与了大月国内部的政治斗争,达到了威胁政权的地步!便被大月国列为了叛贼,遭到了镇压,被迅速消灭。

    而这场争斗也是空前惨烈的,数后历经数年,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而虽然神教的主要力量被消灭了,但是朝庭仍然对他们心有馀悸,害怕他们东山再起,朝廷便下令将神教称为魔教,列为违禁帮派,永远加以取缔。

    这样神教便成为了一个为世人所唾弃的邪恶帮派。其门中教徒任何人均可格杀勿论。这样神教更是元气大伤,在世人中消声匿迹。

    只是神教虽然风光不再,但毕竟根底深厚,门中的羽翼信徒广大,虽然活动转入了地下,但却暗地里积蓄财力,以图复其当年声威。

    近数十年来,更是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前任神教教主张寒风更是雄心大略,以图以百年默蓄之力量,雷霆乍惊,却没想到壮志未酬,却被奸徒害于此处,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了。

    而在信中接下来关于魔教至高奇功《邪经录》的练习和介绍更是让叶锋骇异非常。

    原来《邪经录》是一种关于控制精神力量方面的奇术,练就后,可以任意控制他人的心神和意志,利用人七情六欲上的变化空隙,击破他的感情防线,趁机掌握他的情感,而后要他笑就笑,要他哭就哭,要他疯就疯,让人欲生不能,欲死不成。

    或读取他人脑中所想,偷窃到他人的思维想法。还可顺手洗去他人脑中记忆,所思所想。

    又或是控制人的欲望,诱人淫欲,使人罔顾伦常。

    而练到极至,还可以变幻人形,变成任何一个自己想变的人,或是千里取人性命,端是诡异异样。难怪被视为邪恶之源。

    而这精神力又是以内力化为。内力越强,邪气越重,恶气越盛,精神力就越强。

    不过这精神力也有个缺点,那就是以内力化精神力时,所需内力极多,一大把内力只能化一小点精神力,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信中还讲了种种提升内力之法。

    1.内在修练,阴阳交合,吸收女子元阴来增强内力,特别是处子。最理想的是那种非常圣洁又或是非常邪恶淫荡的女子。

    2.吸功心法,就是吸蚀他人的真气。吸蚀时,需要运行真气,然后以对方之血为媒,吸蚀他人之血,并将其能量全部转化为真气。这真是从来不敢想象的残忍之事,行功之法更是闻所未闻。

    3.吸收天地间的精华。不过此法信中却未加入说明,所以叶锋也不得而知。

    ※※※

    最后信中还说了练习《邪经录》的方法,就是将内力输入这玉牌中,就可以吸收这玉牌中的灵力。

    只是叶锋心中却有些犹豫,孙阳固的话又涌上了心头:”《邪经录》所载武功却别辟路径,修之固然可天下无敌,却也能使人心变异,视善为恶,视恶为善,故数百年中,为武林公约所禁习,视为邪恶之源。一定要惕而对之!”

    是啊,这《邪经录》如此的邪恶,他怕

    特别是信中这段话:”汝当之,红尘之中,多数的人不配为人,他们都是虫豸,是猿猴。在他们的身上有着太多束缚,他们只能庸庸碌碌地活着,只配做奴隶。而人活在世间,是要做一个强者。超凡脱俗,斩情灭义。在万物之上。不惧怕神律,不抗惧黑暗。只有打破神律,才能找回自我。只有走入黑暗,才能重获新生!”

    看着白笺这段苍劲异常的字体,叶锋的内心中有一种恐惧,这种视天下苍生为无物的观点实在是骇人听闻。但他心中又有一丝莫名的冲动与兴奋。或许人都有一种控制他人,掌控他人生死的欲望。

    ”呼”

    叶锋又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这次的经历对他的震荡是无以言喻的。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的对这奇功的渴望。当下他便运起内力,将真气输入玉牌内。

    片刻,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叶锋只觉得脑子一热,一连串电击般的热流涌入体内,一股冰冷邪恶的可怖感觉,箭矢般由他内心升起,冰水般窜进他每一条神经、每一道脉胳。

    一股莫名的感受从脑中升起,那是一种很难说清的感觉,没有任何字眼可以形容他现在这状况,因为这是超出一般人类经验的事情。

    蓦地,叶锋的脑中觉得传来了”轰!”的一声爆响,然后耳边的声响全无,只余下”呼呼!”的急速风声。下一刻叶锋竟然发现了自己的意识离开了自己的肉体。

    他感到自己以惊人的速度跨越遥关的空间。身不由己地往虚空某一深处推移,他想抗拒,但却不知如何抗拒。他感觉自己的灵魂穿过了石壁顶,穿过了石室,升到了天空里。

    外面阳光漫天。

    他纵目四顾,只见下面是那葱绿的山川河流,溪水在树林里蜿蜒,千万只鸟儿从栖息的林木间惊起然后他便听到了一时如蝉鸣虫叫,一时万马齐谙,一是又寂籁无声的高高低低的声音接着又看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花海,鼻中还嗅到了花海充满着生机的香气

    视线不断沿伸着,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奇异的东西在流动着,充盈着生命。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他灵觉不住提升,他欣喜若狂,正要好好地对这个美丽的世界看个够。蓦地,一股充满邪恶和贪婪的冰冷感觉,涌过了他的心灵大地。

    这是一种极为冰冷的感觉,强大得无以抵挡,从叶锋的神经中枢迅速蔓延。他手足冰冷麻木,心脏狂跳,全身血液凝固,冷汗从每个毛孔中狂涌出来。

    他感觉到自己似处在一个深无尽极的虚空里,一团团刺目的亮光交替移动,像太阳般照耀着。他在挣扎,甚么也看不见,只有使人眼目难睁的亮光。

    他想叫,但声音到了喉咙处便消失无踪,一点也发不出来,他感不到任何痛苦,因为根本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只像个虚无的存在。想离开,那阳光般的光晕组成了包围网,磁石吸铁般令他欲去不能。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的意识又回到了自己的肉体中。

    不但如此,体内还多出了另一个人的感觉,而经脉的某处还突然涌起的一股强大的,似真气又似不是真气的东西。带着极端邪恶的感觉,冲击着叶锋的神经和经脉。

    强大绝伦的物质汹涌,这股物质不但玄奥浩瀚、威力磅礡,大到了他难以想象的地步。而且它在经脉中竟循着一种奇异的轨迹运行,在叶锋的经脉内冲转着。

    这种轨迹的运行是如此的奇异,让叶锋感到惊诧莫名。

    一般的武功心法除了循行任、督二脉外,其余的经脉则因心法的不同,而贯通不同的经脉及络脉循行真气;而他体内的这股物质除了循行任、督及三阳三阴十四条经脉外,还要循行至冲、带、阳蹻、阴蹻、阳维、阴维奇经六脉,以及另外的十余旁支络脉。

    更奇异的是它还随着一些并不存在络脉运行着。就象是它自己又在体内创建了一些全新的经脉似的。

    不但如此,他身体发生异变时,不但体内有了这股莫名的物质,而且还有一些特殊的信息也驻进了脑海里。本来以他的修为是难以理解这些传达来的信息的,可当他对自己体内这股奇特的物质有了一定了解之后,才让他领略到那些信息竟是一种奇特的记忆,或说是一种武学。

    似痒非痒,似痛非痛,又有些酸麻的感觉从全身缓缓漾动开来。

    这股莫名的物质在体内流转的愈来愈快,莫可抗拒的感觉逐步侵蚀着叶锋的意识,虽然此时身体完全无法行动,但叶锋心中清楚得很,这种感觉极有可能是每代《邪经录》的传人都必须经历的事情,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体内涌动的莫名物质应该是来自《邪经录》精神的力量。

    这《邪经录》果然具有夺天地造化的神效,如果能够完全吸收来自《邪经录》的力量,不知道自己会强横到什么程度?

    猛然,叶锋脑中轰的一声,接下来感觉又似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间地狱,接着又瞬息幻变出雷霆霹雳漫天轰隆,转而山崩地裂,复而又出现海啸涛天滚滚浪袭般的恐怖景致,千变万化的死亡幻像煎熬,让他惊怖莫名,无法用笔墨去形容。

    叶锋就感觉自己似随旋迭如刃的气波逐流,即将撕裂至魂消魄散之际,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似从空中劈开一道耀眼强光似的,形成一股漩涡光束,把他迅速吸纳而去。

    叶锋心智湛然!他睁开了眼睛!

    自此,《邪经录》中的精神力量已经完全植入了叶锋的脑中。尽管现在他还不能完全使用这强大的力量。但却能先用自己的内力先化一点精神力。

    或根据信中所说;每遇到心中有怒气、杀气、或是其它负面情绪、或是性冲动时,都可以慢慢地将这《邪经录》内那纯净的精神力吸收出来。而且这《邪经录》也确是比较奇怪,心中没有负面情绪时是发挥不出来的。

    相信完全吸收《邪经录》内的灵气也是迟早的事。

    而此时的叶锋,身上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虽然感到心中恶气汹涌,直想大杀一场,但样子却变得非常圣洁,眼睛就像大海一样深邃迷人,又似无底深潭般仿佛可以看透一切。整个人带着一种无比的自信与优雅。

    迷死人不赔命!

    ※※※

    叶锋最后扫视了这个洞室一眼,又走到摆放书籍的石桌前,将那些尘土寸积的书籍取出观看,只见这些书籍书原来都是些武学修为上的书籍,记载广泛。

    拳掌、兵刃、暗器、疗伤、点穴、拂穴、震穴、擒拿等遍及天下各门各派武功,应有尽有。

    叶锋匆匆翻看数本,已自心驰神摇,不过念着时间无多,便脱下身上的外衣,将这些武学书籍,全部迭在一起,打了个包,背在身上。

    离开的时候到了,叶锋最后向神教的教主张寒风的骸骨行了个礼,心中暗暗起誓道:”张教主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完成您的遗愿,把我神教发扬光大。并会杀了刘之算的这个奸贼,为您报仇雪恨。”

    不知不觉间,叶锋已经把自己视为神教的一份子了,或许这是因为《邪经录》的缘故吧,不但获取了《邪经录》上的全部灵力,还改变了自己的思想。

    此时的他,已经把振兴神教这个信念深入心中了。

    不过叶锋知道要当上这个教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要想当上教主,首先必须有教主历相传的信物:圣牌!也就是叶锋手上这块内藏《邪经录》的这块玉牌。圣牌叶锋已经有了,这关已经过了。

    但最重要的是叶锋从信中明白了神教乃是以实力为尊,要想顺利地当上教主,就必须让让教中所有的人折服,让他们心悦诚服。包括在身手上、计谋上、综合实力上。

    只是这又谈何容易?

    从信中得知,神教高手如云。除了身手不凡,能独挡一面的各地分坛的十个坛主之外,另教中还有五护法、四散人、三使者,二长老、一圣女,个个都有惊人的实力。

    坛主的其本实力叶锋已从张宁手上得知了,五护法、四散人、三使者,二长老、一圣女的身手更是远在坛主之上,可以说,叶锋想要让他们折服,当上这个教主,可以说是困难重重啊。

    而且现在叶锋也不知道神教的地址在哪里,如何寻找神教中人,信上并没有说。

    不过叶锋坚信自己有这个信心和能力!最后定能找到他们,并让他们心服口服,当上这个教主。

    拥有《邪经录》全部灵力和服用了神教圣丹的叶锋可说是洗筋伐毛,脱胎换骨,对自己的自信心也更是空前的膨胀。

    信中最后还有此洞厅的详细路线说明,其中还注明了离开此处的线路。

    看到此处时叶锋除了心中狂喜,感念上天等自己不薄之外,心中也曾有疑惑:既然有安然离开这里的路线,为什么张寒风还不走,而是要死在这里呢?

    其实叶锋不知道,当时的张寒风被刘之算偷袭,已是武功尽失。离开这里,更难逃刘之算的追杀,留在这里,还可以保住一条性命,安然老死。

    ※※※

    按着信中所说的路线,叶锋先来到了外面那宽大的洞厅中,急步走到那个腾起阵阵水雾的水池边。出口就在这水池中。

    叶锋仔细地观察了一会,这似乎是个温泉,撕了一小块衣服伸入水中试探,没有腐蚀性,应当对人体无害!

    叶锋深吸了一口气!

    ”啪”的一声闷响,跳入了水中。

    立时,温暖的液体涌遍了全身,感觉得到,下面是个水道。

    叶锋顺着源头估摸向上爬游了一烛香的工夫,就欣喜的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微光传来,他加快了身形,而一出狭窄的水道,叶锋才发现外面是别有洞天。

    这水道应该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地下暗道,外通一个大湖。

    叶锋在湖里向上浮游了近二十米便隐隐听到轰隆轰隆的水声,再游一会,水声已然振耳欲聋,前面并有光亮透入。他加快速度,水流更急。激水荡荡,激起无数泡沫,如快马奔腾般从脚底飞过。

    叶锋心中暗惊:下面可能是个瀑布!

    当下在旁边一个凸起的岩石上一按,运功飞起。

    ”哗!”的一声,破水而出!

    一个旋身,终于落在实处。眼前光亮照眼,只见身下就是一道瀑布,而立足之处则山石壁立。放眼望去,只见远处山石嶙峋巍峨,端是险要。

    叶锋快步而行,穿过嶙峋山石,爬上了这里最高的一座山峰上。这时,一轮红日正从斑斓的朝霞间磅礴而出,光焰万丈。

    他站在一块山石顶上,望着脚下那翻滚的云海和远方那巍峨连绵的高峰,不由心如潮涌,感慨万端。

    真仿佛做了一场大梦,置身于神话之中啊!

    数天前,他被打下峭壁,身受重伤。但数天后的今日,他又大难不死,脱胎换骨地出现在这高耸入云的群山之巅。而且还修习到了旷古绝技,这一切都好象是上天安排、命中注定似的。

    好久好久,叶锋才仰天发出了一阵长啸,声震九天!

    他张开双臂,呼喊道:”我,叶锋,又回来了”

    山谷回音:”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来了”

    ※※※

    叶锋的位置约是在王龙寨西部数十里处,仍是处于王龙山地界之内。

    叶锋辩别了一下方位,一路疾行,只觉全身真气流转不绝,非常轻快。一路行去,皆是山高涧深,树高林密,杳无人迹。

    经过数个小时的行走,当叶锋到了一个涧水旁时,已是时近中午。

    叶锋在溪水中洗了一把脸,正好此时旁边树上有两只山鸡飞过,叶锋手疾眼快,”嗤!嗤!”两枚石子疾射而出,已把那两只山鸡打下。

    叶锋心中喜悦,他找来了枯木,又取出身上的火石,燃起了一堆火,将两只山鸡放在火上烤烧。不一会儿工夫,山鸡已经发出了阵阵诱人的香味。叶锋不由直流口水,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地吃过东西了。

    他张口就咬,片刻间便把两只肥大的山鸡给解决了。他摸了摸肚皮,精神更是大振。

    他遇山过山,逢水过水,沿着崎岖蜿蜒的山道,又走了二十来里路的样子,终于在路上遇到了一个猎户。

    叶锋大喜,当下便向他打听清楚身处的位置,那猎户见了叶锋,也是颇为惊奇,不过还是仔细告知了叶锋。

    从猎户的口中,叶锋知道自己现在已是离青石镇不远,更是欢喜。

    他心念一转,当下便掏出二两银子,说是象这猎户购买他身上的装扮。二两银子已是这猎户一个月的收入,那猎户心中大喜,当下便把身上的衣物工具全给了叶锋。

    ※※※

    又经过了一个小时的疾行,叶锋终于到了青石镇。

    他头戴斗笠,一身的猎户装扮,走进了青石镇。

    小镇仍旧繁华和热闹,经商的、过路的还是往来频繁,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不过越走进青石镇,叶锋的心就越悬起来:春儿三母女情况如何?会不会遭到不幸?

    顺着蜿蜒细长的街道走着,终于到了一处临街乌檐青瓦的小院——梅春三母女的茶馆前!

    却见茶馆紧闭着,并没有开门业。

    叶锋心中涌上了不祥之兆,他推开了院门,不由心中一颤,只见茶馆里面东西凌乱,原本里面的二、三十张茶桌歪歪扭扭地倒满一地,茶壶和茶盅的碎片更是满地都是,似是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打斗。

    特别是地上的一滩血迹更是触目惊心!

    叶锋叫道:”春儿、梅水、岳母大人?”

    茶馆里毫无声息。

    各个房内搜寻良久,也是人踪全无。

    叶锋不由心中冰冷!

    ※※※

    从几日前自己和孙眉一干人住的客栈出来后,叶锋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连自己的一干随从都是不见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叶锋心中反复思考,最后他决定到王龙搴脚下去抓个人来探问一下情况。

    决定一下,他便出了青石镇,疾行到王龙寨山脚下,到暗哨集中处时叶锋停了下来。

    他趴在地上,以掌压地,屈肘侧脸,以左耳贴近地面细听——大概在十数米外的树丛中,有衣襟摩擦的声音和数个细微的呼吸声。

    叶锋猛然发难,纵身而起,势如闪电,没入树丛,”卟!”的一拳,已把一个暗哨打死。

    辟手夺过他的刀刃,寒光闪闪,另数名措不及防的喽兵已是身首异处。

    那群喽兵的头目大惊,将一对长刀舞得雪花相似,急攻而前。叶锋身子略微一闪,避过单刀。左手一拳,猛地击在他的胸口,招式虽平平无奇,但却力道十足。

    ”卟!”的一拳,正打在那头目的胸口,那头目大叫一声,直飞出去,委顿在地。

    叶锋凝神细听周围,并无异状,他冷冷问那头目道:”你们山搴这几天是否曾派人到青石镇的茶馆中去?”

    那头目向叶锋怒目而视,冷然不语。

    叶锋冷笑一声,刀光一闪,一刀已将那头目的左臂给削了下来。那头目大叫惨叫,疼得跳了起来,冷汗沁埁而下。左臂伤口的鲜血更是泉涌而出。

    叶锋闻到血腥味,触动了休内的《邪经录》的灵气,顿时眼中射出一股异样的光芒,给人以一种圣洁又或是邪异的魅力、但却让人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寒意。

    他傲然而立,又将刀刃指向那头目的右臂,淡淡道:”我再问你一遍,你们山搴这几天是否曾派人到青石镇的茶馆中去?还有,这几天,山上有没有抓上去几个男女?”

    那头目望着叶锋那似无底深潭般毫无表情的双眸,再加上叶锋手中那柄长刀之上的鲜血不住地滴滴流下,终于精神绷溃,磕头道:”好汉饶命,我说,我说。”

    颤声道:”据小人所知,山搴前几天确是曾有派人到青石镇的茶馆中去过,不过那些派去的人却都没有再回来,并且到处也找不到他们的踪影,这些天山搴的兄弟都在议论纷纷,大家都说这件事非常奇怪。”

    ”哦?”

    叶锋心中一动,又问道:”那这几天你们山搴中有没有抓上去几个外地口音的男女?”

    那头目摇头道:”没有。”

    叶锋冷冷道:”你没有骗我?”

    那头目颤声道:”小人不敢,不敢”

    叶锋缓缓地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优雅迷人,道:”很好。”

    突然出手,一爪抓在那头目的左臂断处,随即又运起吸功心法,立时体内结合在一起的血液和真气顿成高速运转的旋涡。

    只见那头目全身一阵巨颤,圆睁双目,身体已逐渐萎缩。

    而叶锋则是感到一阵阵极为舒服的感觉从掌心涌入全身,只觉得爽美难言。片刻过后,那头目就只剩皮包骨头了。

    叶锋忙坐下调吸,只觉体内真气汹涌澎湃,特别是两股气流一阴一阳,一刚一柔,时而互相融合,时而背道而驰,在全身的经脉之间飞速地流转着,全无定向,令人无从捉摸。

    叶锋知道一股气流是自己以前的”春雨谱”,而另一股则是不久前才习练的”邪经录”。目前吸收的内力还是属于”春雨谱”这股。

    他运功完毕,只觉全身神清气爽,体内真气瞬间长大了不少,舒爽至极,不禁仰天长啸。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