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好!叶爷果然是不简单,这么快就领会了刀道的精要!”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叶锋已将这七招刀法习得烂熟于心,连孙眉也是受益非浅,从中领悟到了什么。

    内力是天下一切武学的基础,内力深厚者,习练一切武学都能轻易地融会贯通,令天下武学皆为我所用。

    龙虎刀法更是以内力为根基的,简单的七招刀法却包含了极为精微的内息变化,阴阳兼容,正奇相辅,倘若修练之时,本身没有深厚内为为根基,那便如造屋巧匠没有建材,如何能建构屋宇楼房?如果勉强习之便会有种种意想不到的危险。

    不过如果习练者内力深厚,那事情变得轻易而简单了。就象叶锋现在这样,他已经练到了”春雨谱”的第九层,再加上吸收了”邪经录”中的灵气,内力真是非同小可。一通百通,凌厉无比的龙虎刀法竟在一天之内就被他习成了,所欠缺的只是火候。

    而且这龙虎刀法的风格、味道、姿势、动作,练来皆是大开大阖、豪迈慷慨、剽悍威武,经常练习还能养成练习者果敢奋斗的精神。

    只见叶锋肃穆而立,一声长啸,”锵!”的一声,弯刀出鞘,如李环一般纵跃半空,一刀劈将下来,只见弯刀带着摄人的呼啸声,砰的一声巨响,一棵大树已被从刀风中辟成两半,真是刚猛之极!

    孙眉不由咋舌不已,这等气势,这等刀法,实在是骇人。

    李环则看得连连点头,他道:”叶爷已经领会了不少龙虎刀的精要,不过要达到龙虎刀的最高境界,还需苦练和领悟。”

    叶锋欢喜地看了一眼那棵被刀风辟成两半的大树,问道:”龙虎刀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李环抚着他那黑漆漆的髭须,肃容道:”龙虎刀的最高境界乃是无招!”

    孙眉问道:”什么是无招?”

    李环解说道:”所谓无招并不是不发招,而是招数没有成法,是相对于有招而言,以刀法举列,一般的刀法都有固定的招数,可是任何招数都会有破绽,一套刀法让高明之人看上几次便会找到薄弱之处而破之!”

    ”招数是死的,发招之人却是活的。死招数破得再妙,遇上了活招数,免不了缚手缚脚,若使刀之人灵活对之,敌人便无法以固定招数破解了。”

    ”但活只是第一步,真正的高手便如一个大诗人一般可以随意以新招对敌,每招都是因对手的变化而创的新招,攻其必救,这样无形中自己的破绽就不是破绽了,进攻时还有随意的一刀这样不是招数的招数引发对手的破绽,这便是无招的境界,也就是龙虎刀的最高境界了!”

    叶锋和孙眉不由听得点头不已。

    孙眉忽然问李环道:”李大侠有达到这种无招的境界了吗?”

    李环怔了怔,笑道:”老实说,还没有,关于无招的境界也是我师父跟我说的。我自己还没有领会到!”

    三人不由相对大笑。

    ※※※

    叶锋打了几只山鸡作早餐,三人围在火堆旁边烤边吃。

    吃着时,叶锋和孙眉谈起了此次出来的收获,都觉得颇丰。而李环则沉默下来,似是在寻思着什么?叶锋看了李环一眼,问道:”李爷,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从昨晚开始,李环就坚持不要叶锋称他为李大侠,叶锋知道他是对自己的尊重,也不勉强,便称他为李爷。

    李环沉呤了半响,对叶锋道:”此次叶爷出来,想必已得知了王龙搴和新府城及魔教的人要对李大人及尊夫人不利,不过叶爷可能还不知道,王龙搴和魔教的人还要对付另一个人!”

    叶锋和孙眉问道:”是谁?”

    李环道:”就是现在在京城公干的玉月节度使,李大人的大哥李会伟大人。”

    ”什么?”

    叶锋和孙眉听了都是一震。叶锋问道:”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吗?”

    李环道:”具我所知,他们会出动旗下一个非常隐密的杀手组织,这个组织名为”寒夜”,是出了名的恶名卓著。组织的每一个成员都经过最严格最残酷的训练,由于他们手段残忍没有人性,因此,人人对他们都是谈之色变!而且他们又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如果李会伟大人在事先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个组织盯上,安危确是令人担忧!”李环啃了一口鸡腿,缓缓道:”必须迅速派人通知他!”

    说完一双眼睛直望着叶锋。

    叶锋立时明白他的意思:李环是想要自己到金月城去把这件事情告诉李会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中浮现出了花怡的倩影,爱妻们在苦等着自己,他有个冲动:他不想做这件事。

    不过看着李环那深透的眼神,叶锋随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男人的价值。

    现在自己娇妻美妾,绝世武学都不缺了,但还缺一样,那就是功业。在别人或是李环的眼中,花怡是一个公主,即使现在她只是个亡国公主,但在人们的心中,都有其非常厚实的重量,而作为她的男人,如果没有相应的功业批配,碌碌无为的话,只会招来别人鄙视的目光。

    而如果此次到金月城去告知李会伟的话,那无疑是大功一件,对自己将来的发展极有好处。男人以事业为重,女儿情长也是必要克制一下的。就再迟一点和怡姐她们见面吧。

    至于怡姐她们的安全自己倒不必担忧了,有李环这样的绝世高手在她身边保护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而李环之所以告诉自己这件事,也无非是想送自己一个功劳,让自己的功业能更一步发展。这个好意不能不领。

    他迅速拿定主意,点头道:”不错,是要迅速告知李会伟大人,这样吧,我去金月城走一趟好了。”

    孙眉一颤道:”什么,锋弟你去?”她犹豫了半响,道:”我也要去。”

    叶锋笑道:”眉姐,你以为我是去金月城游玩啊,我是去办正事,你出来也很久了,此次的任务也完成得很好,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了,回到玉月城,代我向大哥打声招呼。”

    听到赵白的名字,孙眉神情一黯,不过她还是坚持道:”不,我就是要和你一起去。”

    叶锋摇头道:”胡闹!”

    孙眉倔强地道:”我就是要去!”不过语气轻柔了许多,倒象是撒娇似的。

    李环不由笑了起来,叶锋叹道:”眉姐你不象是我的姐姐,倒象是我的妹妹似的。”

    转头对李环道:”李爷身上可带有纸和笔?”

    李环点了点头,从身上掏出了纸张和笔。

    叶锋笔走龙蛇,休书一封,然后交给李环,道:”这是我给怡姐的亲笔信,内有别后详情,请李爷务必亲手交给她。”

    李环顿时明白了叶锋意思,叶锋是要李环公开和花怡相认,好在旁保护她,当下他点头道:”叶爷放心吧,我会把书信亲手交给夫人的。”

    不过令叶锋头痛的是孙眉坚持要跟他一起到金月城去。他好说歹说,孙眉就是不依。令叶锋一下子没了主意。

    此去金月城路途,而且此次的事情也是充满了危险,因为即使叶锋到了金月城,见到了李会伟,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走,肯定要留下来和李会伟他们一起对付这个隐密的杀手组织。

    念及这个组织的手段残忍和神出鬼没,要是孙眉万一有个闪失,叫他如何向赵白和怡姐她们交待?所以孙眉是决对不能去金月城的。

    叶锋沉呤了一下,望了李环一眼,然后对噘着嘴的孙眉道:”眉姐,我们到那边树林走走。”

    孙眉”噗哧”一笑,道:”好啊,不过不管等会你说什么,我就是要去!”

    叶锋微微一笑,当下两人并肩向左边林中走去。

    ※※※

    林中万籁俱寂,只两人踏在积雪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两人走到了一处高玻之上,坡下是一大片草地,几只野山羊在吃着草,身旁是十几棵高大的白桦树。这时太阳已经出来了,树木的倒影映在孙眉身上、脸上,使她看起来,有一种蒙胧的感觉。

    叶锋指着坡下道:”很美啊!”

    孙眉微笑道:”是啊!”

    转头向叶锋望来,叶锋也向她望去。两人目光相接,立时交织在一起。

    叶锋端详着孙眉的俏脸,想起孙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心中柔情泛起,慢慢眼中发出了一股醉人的光芒,似圣洁,又似邪异,让人深深地迷失进去。孙眉被叶锋看得心中狂跳,不胜娇羞地垂下了头,随即又抬起头来,妩媚地白了他一眼。

    叶锋被这一眼看得心中一颤时,孙眉又伸出一双小手在叶锋身上轻打了几下,嗔道:”讨厌啊锋弟,哪有这样看人家的?”

    叶锋微笑不语,事实上他和孙眉两人之间的关系颇为奇特,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或许孙眉自己也分不清吧!

    不过叶锋心中还是明白的,不管怎么说,孙眉是大哥的妻子,自己需敬重她。特别是现在自己没有负面情绪,没有触动《邪经录》内的邪气,这点心中更是清楚。

    孙眉见叶锋没反映,眼珠一转,又继续早先去金月城的话题,她拉起叶锋的手,不住地摇晃着,略带风骚地软语求道:”好弟弟,就让我和你一起去金月城,好不好?”

    见叶锋不语,她又嗲声道:”好不好嘛?”

    叶锋有一种骨头都酥软了的感觉,孙眉的媚态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挡的。说实在的,如果一路上有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义姐陪伴在身旁,那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只可惜她的安全要紧。

    他凝视着孙眉的眼睛,柔声道:”眉姐,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去金月城?”

    一句话竟问得孙眉不知该如何回答,她那白皙细嫩的脸上顿时渗出了一丝陀红,不过随即她便嗔道:”想去就去,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叶锋含笑不语,他的手慢慢抚上了孙眉那滑腻的脸蛋,柔声道:”眉姐,你知不知道,我是担心你!如果你出事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孙眉在叶锋亲呢的举动下,白腻的双颊更是有如染上了丹蔻颜色,不过却没有任何抗拒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叶锋的眼睛,双眸间慢慢蒙上了一层微光。

    叶锋继道:”当日在绝谷中时,我就常常想:'眉姐她有逃出去了吗?她安全吗?'每次想起,都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我不想以后又有这种感觉。眉姐明白吗?”

    孙眉猛然间泪如雨下,晶莹的泪珠大颗大颗地正从她细嫩的脸颊上滚落下来,她抽噎道:”我明白的,事实上我何偿不是如此。”

    ”那日在王龙山上时,我听到锋弟被王龙搴的人打入了悬崖,我觉得整个天都塌了不过我又不死心,一直在王龙山上找我就是怕以你后又会这样,所以才要跟着你一起去”

    听着孙眉的真情告白,叶锋心中激动,他笑道:”放心吧眉姐,不会的啦,你想想,摔下那么高的悬崖都不会死,还吃了棵丹,我的命可不是一般的硬哦~我可是正宗的九命灵猫。注意,是正宗的哦,就象北京牌烤鸭那么正宗!”

    孙眉破涕为笑,嗔道:”皮厚!是玉月城烤鸭啦,什么北京牌烤鸭,听都没听说过!”

    叶锋见她白玉般的脸颊上兀自留着几滴泪水,但笑厣如花,说不尽的娇媚动人,不由得看得呆了一呆。不过随即笑道:”好啦,好啦!玉月城烤鸭就玉月城烤鸭啦,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吧,不然可就不美了!”

    孙眉嗔道:”我就不擦!”

    又白了叶锋一眼:”是不是以后姐姐不美了,锋弟就不理我了?”

    叶锋笑道:”怎么会呢?”

    孙眉追问道:”是不是啊?”

    叶锋正容道:”不管眉姐以后是美是丑,我永远都会把眉姐摆在心上!”

    孙眉展颜笑道:”这还差不多!”

    她喜笑颜开,不过对去金月城的事似是还要做最后的努力,她又主动地拉起叶锋的手,昵声道:”锋弟”

    叶锋却打断她的话道:”眉姐,如果还是你要去金月城的话,就不用再说了。”

    孙眉不由顿了顿,不过她不死心,还想说什么。

    叶锋正色道:”眉姐,听话啊,不然我会不高兴的。”

    孙眉怔怔地看着叶锋,发现叶锋眼中带着坚定的神情,那是一种让人不得不服从的神情。

    孙眉呆看了半响,她知道事实已是如此,不能改变了。※※※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下来。孙眉见事已至此,只好听从叶锋的安排。

    叶锋想起一事,他解下了背上的包,对孙眉道:”眉姐,我给你看几样好东西。”

    打开包裹,露出了里面的一大堆武功密籍,孙眉不由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叶锋竟有这么多的宝贝。她虽然早就注意到叶锋身上的包裹,不过她以为那些是叶锋的衣服,没想到竟是这么多的武功密籍。

    她以颤抖的手抚摸着这些武功密籍,以不可相信的语气道:”天,真不敢相信,真不敢相信。”

    叶锋笑道:”孙眉喜欢什么,随便挑!”

    孙眉欢喜地望了叶锋一眼,道:”真的?”

    叶锋故意生气地道:”当然是真的了,难道眉姐还怀疑我的诚意不成?”

    在浮云大陆,实力就是身份权位,更是生存下去的保障,而武功密籍更是增强实力的快速方法,多少人为了这些东西争个你死我活,现在叶锋随便要送出几本,也怪不得孙眉如在梦中了。当然,叶锋也只是对自己的亲人可以这么随便送,要是别的人,那是决对不可以的。

    孙眉”咯咯”地笑了起来,呢声道:”锋弟不要生气哦,姐姐怎么会怀疑你的诚意呢?”

    欢喜地在这堆书上翻看了一会儿,脸上的喜气越来越浓,还不住地惊叹着,最后她选了两本关于拳法的武功密籍、两本关于暗器的武功密籍。喜滋滋地把这些书本全揣入怀里。

    叶锋微微一笑,说实在的,见孙眉这么高兴,他自己的心中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之情。

    ※※※

    三人终于要分手了,临行时,李环把背上那把古拙的大刀从身上解了下来,对叶锋道:”叶爷,此刀名'破龙',最适合龙虎刀法,这把刀跟了我有几十年了,现把它送给你!”

    叶锋原来李音的那把刀已经落在王龙山上了,现在身上的刀是那日从王龙搴中人抢来的,用得很不顺手,当下也不拒绝,说道:”多谢!”接过刀来。

    入手沉重,只见刀鞘上纹着两个古朴的错金铭文”破龙”,抽出刀刃,立时发出晶亮的反光,锐利非常。叶锋抚摸着刀身,只见刀身铸锻着各种天然花纹,花纹呈翻卷形,其脉络犹如玛瑙形,有一种极为悦目的感觉。

    叶锋不由赞道:”好刀!”对李环道:”李爷厚赠,却之不恭!”

    深深地望了眼眶泛红的孙眉,微笑道:”眉姐保重!”

    孙眉的泪珠在眼眶中滚来滚去,用力地点了点头。

    叶锋又道:”回到玉月城后要记得代我向大哥问好!”

    孙眉又点了点头。

    叶锋最后对李环道:”就此拜别,珍重!”

    翻上马背,一提缰绳,驾的一声,白马仰天一声嘶鸣,蹬开四蹄,疾风般向金月城方向绝尘而去。

    孙眉怔怔地站着,目送着叶锋的身影逐渐运去,慢慢消失在运方,一阵风扬起,就再也看不见了。而那蹄声也渐渐变得微弱,终不可闻,心中不由涌起了魂断神伤的感觉。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