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回到金月城驿馆时,只见李会伟等人正坐在大厅上黯然摇头,见到叶锋回来,李会伟忙道:”叶兄弟回来得正好,你快去看看林素姑娘,她正在房中痛哭呢。”

    叶锋心中有数,表面上却装作大吃一惊,问道:”出什么事了?”

    李会伟叹道:”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先前曾有一个叫李谈的男子来找林姑娘,在房内不知说了一些什么话,等那男子走后,林姑娘就一直在房内哭泣。我们问她,她也不回答。你快去看看吧。”

    叶锋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林素的房前,远远的便听到一阵阵非常凄楚的哭泣声。他酝酿了一下感情,猛地推开房门,叫道:”素妹,素妹”

    只见林素趴在桌前,香肩正不住的抽动着,听到声响,她转过头来,一双秀目已然通红,见是叶锋,起身扑到叶锋的怀里,哭泣道:”大哥”

    泪珠更是滚滚而下,转眼间叶锋的肩头已是一片冰凉。

    叶锋紧紧地抱着她,连声问道:”素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林素只是哭泣摇头。

    叶锋捧起她的脸,沉声道:”素妹,你尽管跟大哥说,不管什么事,大哥都会为你作主的。”

    林素的泪眼凝视了叶锋半响,泪水又滚滚而下,呜咽道:”大哥,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对他一片真心,他却弃我如蔽履?”

    叶锋紧紧地搂着她的纤腰,寒声道:”是李谈?他来找你了?对你说了些什么?”

    林素哽咽道:”中午时李公子来到了驿馆,他对我说一直以来只是逗我玩玩,从来都没我放在心上。还说象我这么普通的女子,根本就不配入他的眼睛。”说到这里,她的泪水又是滚滚而出。

    ”什么?”

    叶锋气得全身发抖,怒道:”这厮竟敢如此说?这个畜生”

    ”我要杀了他!”

    叶锋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拔出身上的”破龙”,大喝道:”我要杀了他!”怒吼着就要往外冲。

    林素冲上前来,死死地抱住叶锋,哭泣道:”大哥,不要,不要啊”

    叶锋咆哮道:”素妹放开我,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生,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生!”

    他用内力吼出这个声音,立时整个驿馆的人都听到了,李会伟等人纷纷赶来。而驿馆中的其它人也早就围在了门口,一边指指点点,一边还不住地叹息。

    ”不要”

    林素哭倒在叶锋的脚下,死死地抱着他的右腿,摇头哭泣道:”不要,大哥不要”

    而这时李会伟等人也赶到了,连声道:”叶兄弟冷静,不可冲动。”

    叶锋怔怔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扶起林素道:”素妹你不用难过了,那种负心汉并不值得你为她难过,再说,你还有大哥我呢,我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林素抬起梨花带雨般的秀脸,泪眼婆娑地望向叶锋,痴痴地凝望了叶锋一会儿后,哽咽道:”是真的吗?大哥永远都会陪在我身边吗?”

    叶锋爱怜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道:”当然是真的,大哥永远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永远对你好,素妹你要相信大哥。”

    林素凝视了叶锋良久,猛地紧紧抱住叶锋的腰身,似要用尽全身力气似的,并把头伏在叶锋的胸前,哭泣道:”大哥,如果你抛弃我,我就死给你看。”

    叶锋狂喜,林素说这话不预于是把她的终身托付给他,自己做了这么多,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紧紧地搂着林素,柔声道:”不会的,素妹,我会永远对你好,永远!”

    这是他在对林素说,同时也是对自己说,他坚信自己可以做到。

    ”嗯。”

    林素啜泣着,死命地抱着叶锋,似是要融进他体内似的,又似这样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而驿馆中的人见此情景,皆不约而同地会心笑起来。而李会伟和李木几人也是相视一笑,招呼各人离去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后,林素已经是心力交悴,叶锋温柔地扶她到床上睡下,并细心地给她盖好棉被。

    林素一直痴痴地望着他,见叶锋站起身来,急忙伸手抓住叶锋的衣角,略带点惊慌地道:”大哥,不要离开我。”

    叶锋又坐了下来,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微笑道:”好,我不离开你,我就在这陪你,乖,睡吧。”

    ”嗯。”林素柔顺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叶锋坐在床沿边静静地望着她,看着她那苍白秀气的脸上满是憔悴之色,几根青丝尤自散落在额前,不由爱怜地把它们理好。良久后,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缓缓地站了起来,心想:”下面,该是去办王后的事了。”第七十一章尤物王后

    叶锋告知了李会伟要进宫为王后教授曲艺后,便单人独马,前往了王后的寝宫。

    走在路上时,他便打好了主意,今日一定要将王后的身心征服。而且经过下午的杀戮后,他心中有一种特别想发泄的欲望,一想到王后那端庄秀丽的面容,他就浑身发热。

    王后早已派心腹太监到宫门口迎接叶锋了,很快地,叶锋便在王后的寝宫——泉心宫中再次见到了王后。

    而一见到叶锋,王后的眼中不由露出欣喜的神情,挥手摒退一干侍女太监后,便急切地问叶锋道:”叶先生,不知小儿之事如何了?”

    叶锋微笑道:”恭喜王后,本人已经寻到那侍卫长的踪迹了。”

    王后娇躯一颤,语音颤抖地道:”真的吗?此人在哪,快快差人去把他抓起来啊”

    叶锋却叹了口气,缓缓地喝了一口茶。

    王后望了叶锋一眼,神情也略为平静下来,柔声道:”哀家差点忘了,不知叶先生想要什么赏赐?”

    叶锋沉默了下来,低头不语。

    见叶锋如此,王后眼中有点疑惑,试探地道:”先生,你要什么赏赐只管和哀家说。”

    叶锋猛然抬起头来,眼神变成非常炙烈,站起向王后躬身道:”只要能为王后解忧,就是对小民最大的赏赐。”

    王后呆了半响,再接触到叶锋那炙烈异样的眼神,略微有点不自然,不过随即又感动地道:”没想到叶先生竟对哀家如此忠心,真是哀家之幸,叶先生请坐下说话。”

    叶锋却又一下子拜倒在地,诚恳道:”王后,小民有一些肺腑之言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想对王后说,但却不知合不合适。”

    王后诧异地瞧了叶锋半响,柔声道:”先生有话尽管讲。”

    叶锋以最真诚的眼光望着王后,同时眼中还带着一丝异样的光芒。以一种非常低沉悦耳的靡靡之音道:”记得小民第一次见到王后,是在新春时的醉月楼上,当我第一眼见到王后时,就为王后的绝世风华所倾倒,同时王后眉角眼梢中的那股浓浓的忧郁,深深的寂寞,又让小民一下子又心生怜惜。”

    ”望着您那优雅而孤寂的笑容,虽在万众人群中却茕茕孑立的忧郁,就如同那随时要消失的水中月雾中花,让小民整个心都揪痛无比。”

    ”回来后小民就一直在想,是什么让王后这么不开心,让您象如花般的忧郁?我一直反复对自己说,只要能让王后的脸上露出一丝舒心的笑容,再在浅浅一笑中展现那绝世风华,就是让我马上去死,就是让我立时肝脑涂地,小民也心甘情愿。”

    他猛地移前几步,对王后道:”王后,小民犯了思念王后的死罪,请王后责罚。”

    而王后一直在叶锋那炙烈而勾魂的目光下,在他那低沉而又悦耳的靡靡之音中,特别是在叶锋那惊人的话语中,早已是秀眉深蹙,粉面通红,又带着一丝的手足无措。

    她银牙紧咬,胸口急促地起伏着,怒喝道:”你,你你说什么呢?你真是太放肆了。”

    叶锋又拜倒在地,道:”请王后处决我,也让我免受去这撕心裂肺的思念苦楚。”

    王后越加的手足无措,怒瞪了叶锋半响,软化下来,叹道:”先生起来说话吧。”

    叶锋坚决地道:”不,小民今天豁出去了,一定要把心里话就清楚。”

    王后冷冷地道:”你不要太放肆了,你以为哀家不敢杀你吗?”

    叶锋凝视着王后的明眸,道:”请王后成全。”

    王后和叶锋怒视了半响,叶锋的眼中忽然又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王后有点受不了叶锋那炙烈之极且又炫目之极的目光,不自然地移开目光,有点软弱地道:”你还有什么话,就说吧。”

    叶锋柔声道:”王后进宫也有几十年了吧,大王有几年没来泉心宫了?”

    在叶锋那低沉悦耳的声音当中,王后的眸子望了叶锋半响,又凝视向前方,有点不由自主地道:”有七、八年了吧。”语气中满含着幽怨。

    叶锋道:”是啊,七、八年了,人生有几个七、八年呢,王后,您觉得值吗?”

    说到这里,叶锋心中叹了一口气,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都是女人最需要雨露滋润的时候,可她却要独守空房,老天待她确是不公。

    叶锋又继续说到:”王后,您也是个正常的女人,也需要人疼,需要人爱,凭什么大王就不给您?让您形影相吊?”

    王后的心思却飘向了远方,想起自己和大王几十年夫妻,从开始成亲的情投意合,恩恩爱爱,到现在的形如陌路,她的内心真是凄楚无比。

    ”自己暗地里落了无数的眼泪,内心充满了惆怅,为什么大王看都不看一眼?难道华贵妃就那么好?”

    ”自从成为王后以来,自己就一直对上孝顺,对下谦和,甚至每年都要为大王亲手逢制一个小荷包,以示自己的一片真情,为什么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这是为什么?”

    刹时,被叶锋的话语触动,多年来积在内心的幽怨如决堤的潮水般泉涌而出,王后的内心更加的凄苦。

    就在王后神情凄迷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被叶锋握住了,她粟然一惊,惊呆地望向叶锋,却见他凝视着自己,一字一顿道:”王后,您,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而我,则愿意做那滋润的春雨,抚平您那寂寞,干涸的心田!”

    直到呆了好半响,王后才反映过来,立时双颊晕红,斥道:”你在做做什么?还不放开你的手?”

    随即她又一声惊呼,原来已被叶锋紧紧地搂到了怀里。她顿时浑身如同触电一样,颤动不止,娇喘连连,颤声道:”放开我,快放开我”

    叶锋一把按住她那挺得高高的胸,柔声道:”王后,我会带给您无比的快乐的。”

    王后更是颤声地娇呼了一声,身体一阵战栗,全身一下子瘫软下来,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果真是多年没接触过男人了。

    而叶锋则紧紧地抱着王后那丰满的身体,然后一只手从王后的衣领处伸了进去,握住了她那硕大而又红酥的乳房,用力揉着,只觉触手柔软爽滑之极,无论是轻轻触摸,还是狠命揉捏,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的手感,真是极品。

    王后只是象征性地推绝着,象瘫了似的挂在叶锋身上,激动异样,而每当叶锋揉捏一下时,她就喘一下粗气,最后更是全身颤抖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张大嘴,”嗬嗬”地不住地呼着粗气。

    叶锋又吻在她的脖子上,并轻轻地把她脖子上细嫩的肉含在嘴里吸吮舔弄,每舔一下王后的身体便一阵战栗,显得冲动非常。

    不过同时她也闭上了眼睛,一行泪珠也顺着脸颊向下直淌下来,使得俏丽的面庞益显凄美,显是为即将失去贞洁,又抵抗不住生理上的需要而悲哀。

    叶锋见王后那楚楚可人的模样,心生怜意,而此次的行动乃是要征服她的心身,缺一不可。

    因此他又低头吻上了王后那紧闭的樱唇,同时右手又温柔地她身上抚摸着,在他的轻抚慢挑下,王后面部表情也越加的媚浪。小嘴张得大大的,不住地剧烈喘息着,粉腮也变得通红,已然是春情荡漾。

    而叶锋此时也觉得自己的下身像是要爆炸了,他猛地一把把王后抛在床上。

    而此时王后已没了抗拒的能力,只是躺在床上,双手捂着红透的脸,全身滚烫,不住地颤抖着。

    叶锋神情自若地脱去衣服,露出笔挺的身躯。然后爬上床,一把撕下她的上裳,立时王后胸前那两个饱满硕大的丰乳便弹了出来,颤巍巍的直抖。

    叶锋又几把就扯去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露出她那丰满圆润的胴体,然后一把分开她的腿,猛地刺了进去,王后”啊!”地轻呼了一声,两眼一翻,立时浑身酥软,瘫在叶锋的身下。

    叶锋在她身上纵横捭阖着,人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王后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特别是象她这种中年怨妇,长期处在性饥满中,心中的欲火积压得太久了,一定要狂风暴雨,才能满足她。

    叶锋深明这一点,因此他的动作非常剧烈,一下接一下”啪啪”有声,就像个人肉打桩机一样,双手还执着王后的一对豪乳猛搓。

    在叶锋那狂放的动作下,王后只觉得自己简直就如同上了天堂一样,一股股趐麻的愉悦感,打骨髓里扩散开来,让她全身抽搐痉挛,不断地颤栗抖动着。

    叶锋一口气抽插了几百下,美得王后更是直打哆嗦。尽管她对性意识埋藏得很深,但她的身体已经将她出卖,娇躯不住地随着叶锋的抽插而战栗着。嘴里更是不由自主地发了出阵阵又似快乐又似痛苦的呻吟声。

    叶锋望着这个以美貌和温柔贤淑闻名的大月国王后在自己身下震颤,更是心中泛起了极大的满足感,动作越发的凶猛。美得王后更是连两条小腿也弯曲起来了,四肢紧紧缠抱住叶锋,哭泣似的呓语不断。

    她的声音本来就柔美,哼哼起来更加的嘤咛悦耳,勾人心魂。听得叶锋更是疯狂地撞击她的娇躯。

    王后丰满圆润的屁股承受着叶锋一波波的抽插,一点反击的余地也没有,大腿的内则更是早已湿透了。此时的她只觉得浑身的神经都被难以形容的快感所包围了,每一个细胞都是酸酸麻麻的,以前灵魂深处的那种空虚寂寞之感不知时候已是荡然无存了。

    而她那端庄娴雅的面容也早被媚浪放荡所代替,嘴里更是欲仙欲死地呻吟着。最后,两人的欲望都全部发泄了出来,就像两头失去理怪的野兽一般,在拼命纠缠,拼命地扑向性欲的火焰,去享受冲力所给予的欢乐情趣。

    猛然,王后泪流满面,高声嘶叫起来,全身一阵哆嗦,体内剧烈的抽搐起来。而于此同时,叶锋也觉得脊椎一阵麻痒,一声吼叫,死死地抵住王后。

    ”唔呜你这个坏蛋”

    王后的粉拳雨点般捶打着叶锋的后背,就在王后的哭腔中,叶锋全身一抖,激射在王后的体内,而与此同时,他也觉得有一股汹涌的暖流涌遍了全身,内力又更为精纯

    云收雨散,两人相拥在一起剧烈地喘着气,良久,两人的情绪才平复了下来,

    叶锋温柔地抚摸着王后的身体,王后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此时她仍是脸上酡红,激情尤未完全退去。

    叶锋柔声道:”王后,你怪我吗?”

    王后睁开眼睛,略带着些恨意地瞧着叶锋,内心在激烈地冲突着:”他占了我的贞操,让我对不起大王,我我要将他处死。”不过她随即又在想:”不行,我做不到,我不能没有他,刚才我真的很快乐,从没有这么快乐过我需要他!”

    叶锋平静而温柔地望着她,眼中更射出一股深情,让王后更是欲恨还喜。内心挣扎良久,王后眼中的恨意消去,有点茫然地道:”我不知道,刚才其实我也是自愿的。或许,我真的很需要一个男人爱我。”

    叶锋仔细地凝视着她,此时,她温热的身子仍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丰润雪白大腿就跨在自己的腿上尤自不知。看着这个美丽而又不幸的女人,叶锋心中涌起了怜意,情不自禁地用手理了理她那乌黑发亮的头发,触手柔顺得让人心颤。手滑过她的脸庞,又感觉滑腻细白,而红唇则柔软而又不失弹性。

    他柔声道:”我就是你那个男人。”

    心里却在想她外表文静端庄,方才高潮时竟是那么的热情如火,这是隐藏在她内心深处的本质呢吗?而刚才从她身上获的那种舒服畅快的感觉,又是无法言喻的,真是一个尤物。

    王后却叹了口气,道:”先生会帮我孩儿的事吗?”

    叶锋凝视着她道:”你要先回答我我是不是你的男人?”

    王后有点不自然地避开叶锋的目光,脸上升起了一片红晕,半响,低声道:”是!”

    叶锋心中大感得意,微笑道:”放心吧,我是你的男人,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不会不管的。”

    王后羞得全身都红透了,啐道:”什么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胡说八道。”

    叶锋故作惊讶地道:”我是你的男人,而太子是你的儿子,你又是我的女人,那他不是我的儿子是什么?”

    王后呆了半响,却怔怔地流下泪来,哭泣道:”我不是个贞洁的女人,我是个坏女人,我对不起大王。”

    叶锋知道象她这种贞洁的女人一旦做出背叛的事,总是心中充满了罪恶感,当下柔声安慰,说了许多甜言蜜语。

    劝慰良久,而王后最后也好象也认了命,加上她确实需要叶锋,当下放下一切似的搂着叶锋的脖颈腻声道:”先生不可负我,否则哀家饶不了你。”

    叶锋当然拍着胸部保证不会负她,一边说一边还用他那温情的手不住地在她的裸背上抚摸,从精神到肉体上都让她放心。说实在的,在心底,他对这个不幸的女人也是充满了怜惜和爱意的。

    最后两人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而王后更是抛开一切,表现出了一个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并主动挑逗叶锋,在叶锋进入她体内后,还扭摆腰臀去迎接叶锋那猛烈的冲击两人再一次达到了性的极乐颤峰。

    最后两人定下了幽会之期后,才依依而别。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