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此时已近中午,叶锋便吩咐摆家宴,在席中,叶锋问起赵白的家具销售情况,得知已是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可说是日进斗金,现在正谋划推向全国。

    而谈起此事,赵白更是红光满面,一扫去年的阴骛,眉飞色舞地谈个不休。

    听得叶锋和众人皆是为他高兴。最后赵白诚恳地向叶锋表示感谢,说要不是叶锋为他设计出这些家具,他现在还不知道糟糕到什么地步呢,叶锋自然表示这是兄弟之间应该做的。

    此时赵白也知道了叶锋在获得武状元后被封的官职乃是军队的教头,便问起了叶锋什么时候去任职,叶锋言道因新婚所以李会伟给了他半个月的假期,过了这些天就去。

    李会伟点了点头。

    最后家宴在愉快的气氛中散了。

    不过在家宴中叶锋心中却是若有所思,因为他总察觉到花怡有一些心事。特别是自练习了《邪经录》后,他的灵敏感更为的加强。更早在比武前他就有这种感觉,只是要专心比武,所以才把此事耽搁下来,而且他在平时有意无意询问花怡时,她总是说自己没事,要叶锋不要多心。

    不过看李音这么久没来,而且说到李音时,花怡总有些不自然,她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现在自己是到了把这件事完全搞清楚的时候了。

    因此在家宴后叶锋就把花怡领到内房,郑重地道:”怡姐,这几天看你有心事,能告诉我吗?”

    花怡微笑道:”我会有些什么心事,锋郎多心了。”

    叶锋摇头道:”怡姐不要瞒我了,你一定有事。”

    ”哪。”叶锋凝望着花怡的眼睛道:”以前李音每隔个二、三天就会来一次,现在这么久没来,而且怡姐说到李音时,神情总是不自然而且,依着李音的性格,在我出门的这些天里,她极有可能会对你做过什么,怡姐你告诉我。”

    花怡略有些不自然地道:”没有,她没来或许她只是因为事忙吧。”

    叶锋把花怡搂到怀里,凝视着她道:”真的?”

    花怡吻了一下叶锋,道:”真的,锋郎不要多心了,现在你是军队的教头,在李会伟大人手下做事,不要乱猜,以影响你们之间的关系。”

    叶锋转身道:”好吧,我去李府走一趟。”

    花怡一把拉住叶锋,有点惊慌地道:”锋郎,你不要乱来啊。”

    叶锋微笑道:”不会,我只是送衣服去给李音罢了,你不记得我也买了一件给她吗?”

    转身要离去。

    ”不要,锋郎。”

    花怡一把抱住叶锋,她自然知道叶锋不会只是去送衣服这么简单。

    ”不要去,锋郎,我说。”花怡紧紧抱着叶锋,就象抱着自己唯一的一个依靠,只是想起那日李音对自己的情景,伤心、愤怒、羞涩等种种情绪不由又充满她的心田。

    她缓缓地将那日的情景向叶锋诉说了一遍,等说完,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布满了她的玉靥。

    叶锋静静地立着,脸上一片铁青。

    ”不过算了。”花怡拭了一下眼泪,道:”我已经惩罚过她了,这么久,她都不敢再来找我,我想,她现在一定也很难过。”

    见叶锋不语,花怡又迟疑地道了声:”锋郎”

    ”这个贱人。”

    叶锋猛然转身一把把身旁的桌椅击碎,冷冷地道:”她竟敢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我不会饶了她的。”

    花怡有些惊惶地望着叶锋,道:”锋郎,你要做什么?千万不要因为我而影响你和李音之间的关系啊。”

    ”之间的关系?”叶锋凝视着花怡道:”怡姐,原来你一直瞒着这件事是因为怕会影响我和她之间的关系?”

    ”只是难道说我们之间的夫妻感情就没有和她的关系重要?”

    ”如果我连自己心爱妻子的尊严都维护不了,我还算是一个男人吗?”

    ”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为夫抗着。”

    说完叶锋便猛然转身而去,留下花怡一脸的伤心和担心。

    ”叶爷,是你啊,你”

    叶锋只身来到李音府第中,他并没有带其它的人,此事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领路的侍女正是和叶锋有过合体之缘的小纱儿,见到叶锋她不由一喜,只是见叶锋脸色阴沉,颇为吓人,俏目一转,不敢说话,直接在前面领路。

    还没到李音的内房,就听到一阵阵丝竹和女子嘻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转过一个弯,迎面一阵琵琶和丝竹声,接着是一个柔媚的歌声响起。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嗓音娇媚清甜,略微有点沙哑低沉,有种令人怦然心动的磁性,却是李音的声音。

    叶锋心中一动,他从来没听到李音唱歌,原来却唱得这么好听。而且听这歌声,有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哼,这世上有谁能真正逍遥?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你真的只愿对酒当歌开心到老吗?你会放弃对权势的追求?你只会在歌中唱唱吧。

    不知不觉叶锋已站在李音的房门口了,里面的歌声已是变成众女的合唱:”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歌声飘飘渺渺,不绝于耳。

    小纱儿禀报道:”禀大人,叶大爷求见。”

    里面李音歌声停了停,道:”进来吧。”

    叶锋推了门进去,只见里面景色绮丽,横七竖八坐满了俏丽的女子,更有的全裸,有的半裸,手上拿着各种各样的乐器,正是李音的私人歌舞乐队中的舞者和乐师。

    而李音则穿着一件镂空花纹的艳丽衣服,惬意地躺在一个妩媚女子的怀里,头舒服地枕着她的乳房,放荡的敞着胸脯,露出一对颤巍巍的傲人椒乳,而下面那双颀长滑嫩的大腿也从裙下露出,并大大地岔开。怀中抱着琵琶,旁边还有一个丰满秀丽女子不时口对口地喂她的酒。

    淫糜的的景色让人心旌摇曳。

    见到叶锋,李音笑道:”是阿锋啊,快过来,一起玩玩。”

    叶锋走了进去,平静地坐在李音的旁边。

    李音笑道:”这样坐怎么舒服?来,靠在她身上。”示意让叶锋靠在旁边一个半裸女子的胸脯上。

    叶锋淡淡地道:”不用了。”

    李音媚目一转,笑道:”现在还是阿锋的新婚期吧,怎么,不在家里陪你的娇妻美妾们?”

    叶锋望了她一眼,道:”我去金月城时,曾有给你买了一件衣服,现在给你带来了。”

    李音眼中异彩一闪,喜道:”真的,我看看。”

    叶锋解开了身上的包裹,拿出了那件在玉虎布行的白狐皮大衣给李音。

    李音坐了起来,细细地看着,赞叹道:”真的不错啊,大家看看。”

    房内的众女也围了上来,赞叹声四起。

    ”真的不错啊。”

    ”好漂亮啊。”

    ”这衣服挺贵的。”

    等她们闹够了,叶锋微笑道:”阿音,我有一件事想问你,你叫她们出去吧。”

    李音凝视了叶锋一眼,似感有何事要发生,脸上略过不自然的神情道:”她们都是我心爱的人,有话,你就说吧。”

    ”好。”

    叶锋凝视着她,淡淡道:”在我出门的时候,你是不是对怡姐做过了什么?”

    李音神情一黯,好半响,低声道:”怡姐都和你说了?”

    叶锋眼中掠过一道寒光,缓缓道:”不错,我现在要你亲口承认,是有还是没有。”

    李音不敢望叶锋,低头道:”只是玩玩吗嘛,再说,最后一关都没过呢,我只是摸了她的奶子”

    ”贱人!”

    只听啪的一声脆声,叶锋猛然一个重重的耳光摔在李音的脸上,暴喝道:”混帐东西,竟敢对怡姐无礼。”

    李音被叶锋这一个耳光打得眼前金星直冒,嘴角更是溢流出了血丝,怔怔地呆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叶锋雷霆之怒的样子是这么的可怕。更旁边众女也是个个都惊呆了。

    李音怔了半响,道:”你敢打我?”

    叶锋冷冷地道:”我为什么不敢打你?”

    又是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李音的脸上,打得她整个人翻了个转,摔了开去。

    旁边几女惊呼道:”大人,大人”要去把李音扶起来。

    叶锋几脚将这几女踹飞,冷冷道:”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贱人。”慢慢地向她逼去。

    李音挣扎着爬起来,望着叶锋那充满暴戾杀戮的眼神,李音不由一股寒意从心头升起,对眼前这个男人,她的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恐惧感,他再也不是过去让个任她摆布的人,而是一个让人臣服、让人惧怕的男人了。

    她的心脏一缩,不由自主地尖叫道:”来人啦,来人啦”

    ”保护大人!”叶锋身后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

    叶锋突然觉得身后有风,知道必是有人攻击,冷哼一声,一运内力,手掌立时变得如钢似铁,猛一回头,迎向那身后刺来的一柄利剑。

    只见咔咔数响,那柄刺来的利剑已被叶锋的掌风震成数截,随即叶锋的左掌又猛击在那使剑女子的胸部上,打得她一声惨叫,整个人飞了出去,已然受了重伤。

    ”剑阵!”一个高挑丰满的女子喝道。

    一阵叱声,白光闪动,原先李音房中的那些私人歌舞乐队中的女舞者和女乐师本来约有五十多个,叱声过后,其中的三十几个不知从哪里取出寒光闪闪的利剑,并迅速给成了一个剑阵,将叶锋团团围住。

    她们的身法轻盈,姿式美观,动作更是迅捷无比,显然是平时习练有素。并且每柄长剑剑尖都指住叶锋身上的要害,一共有三十二把长剑指着叶锋的全身。

    并且这些女舞者和女乐师尤自有的有的全裸,有的半裸,丰乳肥臀,春光绮丽,如果换成一个定力销差的人,便会把持不住,从而遭了毒手。不过她们脸上的神情却是非常凝重,冷漠,三十二把长剑寒光闪闪,纹丝不动,蕴藏着无限杀机。

    叶锋没想到李音还有这么一个杀着,把自己的私人乐队组成贴身护卫,他凝目细看,见这个剑阵进可攻,退可守,连环往复,毫无破绽可寻,无论自己从那个方向出击,都会露出破绽,都会受到至命的一击,委实厉害。

    不过他又何所惧,冷哼一声,稳稳地立在当处,他在等待,等待一个千均一发的先着的时刻。众女们也亦知道,她们不容有错,只要稍有松懈,叶锋霹雳的攻击便会趁机而来。因此三十二眼睛冷冷地盯视着叶锋的那怕是丝毫的举动,只要叶锋动上一动,便会有一柄长剑刺过来。

    而李音此时也平静了下来,淡淡地坐在一旁,一双俏目注视着叶锋,眼神复杂无比。

    不知对持了多久,叶锋忽然发现对面一全裸女子的眼中现出了一丝疲倦,她那握剑的手也极细地轻颤了一下,要不是叶锋的内力深厚,这下轻颤决对看不出。

    但对叶锋来说,这已经够了,他抓住这个难求的机会,猛然发难,身躯跃起。而同时片片剑光,将他面前所有的空隙完全挡住,三十二支长剑,迅捷绵秘,汇成一片精芒,如山般森立,竟不容他再进半分。

    叶锋一拳全力击去,带着一股凶猛的急啸声,落在那矗立的剑幕上。这一击显露出他深厚的内力,那么森严的剑阵竟然也被他这一拳硬生生的击破了一个空隙。

    不过就在同时,背后已经有三把剑向叶锋刺来,寒意透骨,叶锋一个大旋身避开这三剑。白光闪动,又有两剑急刺叶锋的双眼,狠辣之极。叶锋一个后仰,堪堪避开,这两柄长剑从眼前掠过,叶锋甚至可以感到自己的眉毛被剑风带飞起来,让他的寒毛直竖了起来,

    猛然间,叶锋的身形立展,急速地欺向了方才击出的空隙,人影一闪,数把长剑交剪刺至!叶锋大喝一声,毫不停顿,连环六拳击出,只听哗哗声响不绝,拳风击起的空气漩涡硬硬生生将众女那密不透风的剑势击碎。

    眼前一亮,叶锋已破出了剑阵。

    猛听一声娇叱,一道白茫向叶锋当胸而来,象一卷狂飕,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凌厉无匹,正是李音的长枪。

    枪劲把叶锋完全笼罩,疾取叶锋胸口要害,令叶锋避无可避。

    他如何抵挡李音这势不可挡的一枪?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只听叶锋猛喝一声,借势一拨,人已斜斜飞起,李音这势不可挡的一枪堪堪从他的脚下穿过,未待李音变招,叶锋右膝倏曲,同时左足如闪电般踢出,恰好踹于枪杆之上。

    一股大力涌去,李音虎口一痛,李音的长枪顿时掉落,她人也跄跄后退。

    李音一阵骇然,不过她的反映也极快,借后退之势微微一顿,一个转身,那双修长而又笔直的长腿便向叶锋连环踢来。

    她的腿灵活之极,不时以不同的地方,不可思议的角度,狂风暴雨般地向叶锋攻来。每一脚都快逾闪电,每一脚又重若山岳。

    而此时她还是敞着胸脯,那对颤巍巍的丰乳随着她的动作也不停地荡漾着,景色甚为撩人。

    叶锋早已见识过李音的腿功,因此此时更是从容而对,他平静地以散打和她支招着。数招过后,叶锋偷了一个空,一拳击在李音的小腹上,打得她一声惨叫,摔了开去。

    不过又在众女的帮助下挣扎着爬起,恨恨地瞪着叶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叶锋冷冷地瞧了李音一会儿,经过这番打斗,并狠狠地教训了李音,他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他和李音之间的关系极为复杂,如果完全闹僵了,对双方都不好,还必须讲些技巧。

    他整了整衣服,向李音面前走了几步,李音身边的那些女子忙以剑指着叶锋,怕他会伤害李音。

    叶锋不理这些女子,把手伸向李音,平静地道:”阿音,你跟我回去,向怡姐磕头认错,如果她会原谅你,此次的事我就搁置罢休。”说后仔细凝视着李音,看她的反映。

    李音慢慢地站了起来,望了叶锋一会,俏脸上的恨意消去,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淡淡道:”我会去向怡姐认错的,不过不是现在。”

    她风情万种地走到叶锋的身边,眉眼处看着叶锋的反映,见叶锋没有抗拒,缓缓地拉起了叶锋的手,让他握住了自己那丰满的乳房,然后舒服地闭上闭眼睛道:”以她的性格,现在不可能会原谅我的。和她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太了解她了。”

    ”这样吧,我有个提意,你看如何?”

    李音睁开了眼睛凝视着叶锋。

    叶锋平静地道:”是什么?”

    李音抓着叶锋的手一直滑向她的下身,然后停留在那里,舒服地吁了口气,直视着叶锋道:”那就是等过了这个风波期,等怡姐气消了,我向她陪罪,然后我们两人共同拥有怡姐,她也算是我的妻子,欢爱时我们三人都在一起,而我则嫁给你为妻,以后只有你一个男人,并终生忠贞于你,我的女人财富都是你的,当然,你的女人们也要允许给我欢爱,你看如何?”

    说完期许地望着叶锋。

    听完这个荒唐的建议,叶锋心中却不由一阵强烈的心动和喜悦,能让李音终生都忠贞于自己,那自己的好处真是无法计算。更重要的是以后整个玉月城都有可能受自己的控制。这是多少人梦魅以求的事?而且李音终于说出要嫁给自己为妻了,看来自己已完全达到了她心目中男人的目标了,终于让这个高傲的女人向自己屈服了。

    不过他随即又想起出来时怡姐那眩然欲泣的样子,以她的传统观念,她是决对不允许再被李音侵犯的,再说自己有什么权力把怡姐和自己其她的妻子当作交易的条件?

    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虽说李音方才有说过想嫁给自己为妻,但她这总是交易,自己并不肯定她是否真的是爱自己,他要的是她真心的、全心全意的降服,而不是交易,自己也有这个信心在将来完全降服她。再说,自己有爱她吗?他还要想一想。

    叶锋迅速拿定主意,断然道:”不行,怡姐的事我已经对你非常宽容了,你还变本加厉,得寸进尺,居然除了怡姐外,还把主意打到了我其它女人的头上,真是太过分了。”

    ”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跟我回去向怡姐磕头道歉,至于你要嫁给我为妻,我并不反对,但是你必须尊守妇道,如果我发现你有跟其它的男人眉来眼去,就让你尝尝我叶家家法的厉害。当然了,你嫁过来后,你所有的女人财富自然都是我的,这是不用说的。”

    李音呆望了叶锋一阵,最后怒极而笑,媚笑道:”好处都被你占光了,叶锋,你倒是打得如意算盘。呵呵,我的女人们被你玩,你的女人们却不肯让我动,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而旁边的李音的女人们也都娇呼道:”大人,不要啊,不要把我们让给其它的人。”

    ”我们终生只爱您一个,不让其它人碰我们。”

    ”为什么要嫁人,难道我们在一起不开心吗?”

    ”是啊,大人,不要离开我们啊。”

    听着女人们的娇呼,李音脸上不由颇有得色,傲然地望了叶锋一眼,淡淡道:”看到了吧,方才我的条件是多么吃亏,你竟然还都不知足,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不嫁了。”

    ”并且”

    李音缓缓离开叶锋的身体,思索良久,然后把旁边一个娇媚的半裸女子搂入怀里,脸上闪过一丝傲色,直视着叶锋道:”我不会放弃的,凭我的身份姿色魅力,我相信怡姐终有一天会原谅我并给我打动。告诉你叶锋,花怡我是志在必得。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心甘情愿和我云雨,同享人间之乐,而她也会成我最心爱的妻子。不但如此,你所有的女人们,我也会一一入帐。”

    ”更重要的是,江山绝色榜上的另六个女子,我也是志在必得。我李音将会成为全大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们羡慕的对象。”

    李音说着说着脸上发出光彩,眼中更是射出了一股异样的神情,象如同自己已站在了云巅之中。

    望着这个疯狂的女人,叶锋一时目瞪口呆,哑口无言,没想到李音竟然说出如此另类的话,公然向自己宣战,要和自己抢女人,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想发怒却发现心中只想大笑,更没想到情形急转而下,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半响,他冷笑了一下,不屑道:”你是失心疯了吧。你想和我抢怡姐,还有我的其它女人?这辈子你有这个可能吗?你忘了刚才你的样子了吗?还说什么我的女人们你要一一入帐,更要对江山绝色榜上的另六个女子志在必得?你在做白日梦吧。”

    李音冷冷地瞧着叶锋,眼神却极为的迷人,淡淡道:”一时的成败算什么,你现在只是武功比我高些罢了,其它的你比得上我吗?”

    ”身份?权位?财富?”

    ”如果我正式向你挑战,你抢得过我吗?”

    叶锋感到心中一股恶气在上涌,摇头道:”不可理喻。”

    他强自克制自己,叹了口气道:”阿音,我真不明白你的心里在底在想些什么,你为什么就和其它女人就不同呢?”

    李音淡淡道:”因为我是李音,这世上只有一个李音。”

    叶锋深吸了一口气,凝视了她半响,最后道:”我再问你一遍,你跟不跟我回去向怡姐认错?”

    李音淡淡道:”现在想起来,我并没有错,我认为当时我做的事情不是在亵渎怡姐,而是我在爱她,如果她跟了我之后,我会比你更爱她。”

    叶锋再也忍不住,暴喝道:”混帐,你真是太过份了。”

    而原来的李音的三十二个女护卫见叶锋发怒,忙又迅速给成了一个剑阵,挡在叶锋的前面,那三十二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又指向叶锋。

    李音眼中寒光一闪,大声道:”放肆,你是什么身份,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以为刚才打败了我的一些手下就可以对我大呼小叫吗?啊?你算什么东西,一直以来你只不过是我的一个面首罢了。”

    叶锋只觉得心头似被针刺一下的痛楚,李音这些话深深地刺伤了他的自尊,过去受过李音的种种屈辱一一从眼前掠过,他直感全身发冷得反倒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面无表情地道:”那你又算什么?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烂货?”

    李音的嘴张了张,却没有再说出话来,只是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呆呆地立在当场,半响,似想起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伤心欲绝的神情,随即大颗大颗的泪珠直落了下来。跟着更是全身瘫软地坐到了地上,掩面直哭。

    她身边的女子见李音这样,不由都慌了手脚,纷纷围上去道:”大人,您怎么啦?”

    ”大人您没事吧,不要吓我们啊。”

    甚至有数女指着叶锋道:”叶锋,你太没有风度了,怎么能对一个女孩家说这种话?”

    ”如果大人有什么三长二短,我们就和你拼命。”

    ”姐妹们,我们上,宰了这个姓叶的”

    叶锋只是静静地站着,突然间,他有种非常疲惫的感觉,自和李音认识的第一天起就,痛苦、屈辱、无奈、烦燥等负面情绪就一直跟随着自己,就象现在。虽然有时自己真的不想象现在这样做。然两人个性都太强,互不相让,经常在盛怒之下,互相进行人身攻击,刺伤对方的心。

    算了,还是早点解脱吧,或许,两人在一起真的不合适。

    不过出乎叶锋意料的是,他没想到李音竟然也会哭,他可从来没见过她哭,会许她也有什么伤心的往事吧,不过这已经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分手吧,一切都再见吧!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