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叶锋却是心中一动,含笑地望了如青一眼,笑道:”岳父大人大人放心,护卫队不是问题,小婿家中就有几个身手极强的手下,对付几个区区的马贼还是不足为道的,至于所需的人手,小婿也会办妥。岳父大人就把一切都交给我好了。”

    心中同时在盘算,如能开辟春水国这个货源,并将其垄断,到时自己和如家就是整个大月国布行的中盘商,那收益将是惊人的丰厚。回去后就和鬼无言、张宁、刘明之他们仔细商讨一下。

    如之谦却是相信叶锋这番话的,叶锋武状元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他哈哈笑道:”好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一切就靠贤婿了。”

    举杯敬叶锋,而刘氏、杨氏、章氏也同时举杯。一时气氛极为的和睦。

    当晚,叶锋就在如府休息,自然,晚上是要和如青恩爱缠绵的,而如青因为叶锋为自己的家族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更是热情如火地逢迎着,之间的绮昵风光不足为外人道耳。

    第二天回去后,叶锋便秘密招来了鬼无言、张宁、刘明之等人,他们听了叶锋关于开辟春水国这个货源的计划都颇感兴趣,众人仔细地商议了一阵,该如何做。

    而叶锋知道张宁智多,便吩咐他主要负责这件事,让他尽快给自己一份详细的报告。

    当天下午,叶锋又满足了林素的心愿,和她一起到她家去。

    林素原本是和她母亲一起住在梅月区,她嫁过来后,叶锋原本想把她母亲也一起接到听雨小院来,不过林素却不答应,说她母亲在老家住了多年,有感情了,最重要的是她母亲不答应,不想离开那里。

    叶锋到那里时,那是一座颇为简陋素雅的小院子,不过周遭种着几株桃树,此时满树的桃花正烂漫地开着,景色还不错。

    一个颇为端庄美貌的中年女子正站在桃树下痴痴地看着前方,那神情又似在聆听什么,最后脸上竟露出一丝笑意,看上去竟有些妩媚。

    林素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道:”娘的病又犯了。”走到那中年女子的身前,道了声:”娘,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

    林素母亲转过头来,望着林素,痴痴地笑道:”素素,你回来了,你有没有听见,你爹爹在吹笛呢你听多美啊”

    她嘴角噙笑眼波妩媚,脸上又现出聆听的神情,整个人看上去竟有一种凄楚的美感。

    ”我听到了娘,我们进屋吧。”林素的眼眶红了红,搀扶着她母亲道。

    ”哦。”林素母亲象个小孩似的点了点头,向叶锋这边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之后她脸上现出迟疑的神情,又看了林素身旁的叶锋一眼,猛然她脸色大变,道:”是你?”

    叶锋有点摸不着头脑,道:”啊?”

    林素母亲直冲到叶锋面前,咬牙切齿地道:”是你。”

    叶锋愕然道:”岳母大人,我是您女婿啊,您怎么啦?”

    林素见有点不对,道:”娘,您怎么啦?”

    ”是你。”却见林素母亲瞧着叶锋的眼中似要喷出火光,猛然”啪”的一声,重重地打了叶锋一个耳光。

    叶锋震惊下,竟忘了躲闪,被林素母亲打了个正着,且这个耳光极重,他定时被打得眼光金星直冒,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你我”事发突然,叶锋捂着脸,一下子呆住了。

    还没等他反映过来,林素母亲又冲上来撕打,一边嘴里还骂道:”你这个负心汉,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娘俩,我们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啊?打死你,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

    林素忙冲上前来把她母亲拉开,道:”娘,不要这样,他是您女婿,不是爹啊。”

    林素母亲不依,兀自扑上来对叶锋又撕又咬,又抓又扭。叶锋闪又不是,躲又不是,又不好还手,又被她母亲打了几下,衣服头发都被扯破了几处,扯掉了几根。

    好半天,林素母亲才被林素分开。她尤自声竭力竭地怒骂着,猛然一口气喘不上来,晕了过去。

    林素惊叫道:”娘,你怎么啦?娘”

    叶锋忙抢前一步,抱起林素母亲,把她抱进屋,放到了床上,再由林素找出她平时吃的药给她灌进去,好半天,她才平复下来,沉沉地睡了去。

    ”呼,奶奶的。”

    良久后,叶锋才终于得以在屋外吸了口气,这时他的脸上尤自辣辣的的疼痛,他摸了摸脸,心想这个哪门子的事,来见丈母娘竟被挨打,自己更是不能有所表示,真是的。

    想起几日前和林素成亲还有早先自己去看她时,丈母娘还举止端庄稳重,没想到一发病这么可怕。叶锋估计她这是犯上精神或分裂方面的病症,这种病麻烦了。

    这时林素从屋内出来,望了叶锋一眼,走到他身边,摸了摸叶锋的脸,歉疚地道:”还疼吗?”

    叶锋苦笑道:”还好。”

    林素温柔地道:”哥,我给你上点药吧。”

    叶锋摇头道:”算了,没事的。”

    林素细致地把叶锋的衣服头发整理好,然后怔怔地望了叶锋一会儿,低声道:”哥,见娘亲如此,我很想哭。”

    叶锋温柔地把林素搂到怀里,柔声道:”想哭就在哥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哭吧。”

    林素的眼圈定时红了,”哇。”的一声,把头埋入叶锋的怀里,大声痛哭起来。

    叶锋一声不吭,任由她在自己怀里哭着,只是温柔地抚摸着她那瘦削的后背。

    良久,林素的情绪才平复下来,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道:”哥,我失态了。”

    叶锋摇了摇头,掏出手绢将她脸上的泪痕拭去,道:”素妹,以后有什么伤心事,不要憋在心里,和哥说,啊?”

    林素点了点头,痴痴地望了叶锋一阵,道:”哥,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好踏实,以前我想哭时,只能一个人偷偷地哭,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是灰暗的,现在有了哥,我才觉得,原来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哥,你真好。”

    听着林素的心语,叶锋不由颇为感动,对他来说,他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没想到对林素来说,这却是她的全部。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泛起了一阵怜惜。

    他笑了笑,道:”傻孩子,哥对你好是应该的,我是你夫君,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以后不准你再说这样的话,否则就是见外。”

    ”嗯。”林素点了点头,柔情地吻了叶锋一下。随即又忧虑地道:”哥,现在娘的病越来越严重了,看了那么多大夫,吃了那么多药都没用,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叶锋问道:”你娘的病是什么时起的?”

    林素叹道:”我从小起娘就是这样了,药吃了多少,老是不见好。”

    说到这里,她眼中闪过一丝恨意,道:”都是我爹,如果不是他抛弃了我娘和我,我娘也不会变成这样哼,他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

    叶锋心想这又是一个家庭悲剧,问道:”那你爹现在呢。”

    林素凄然地摇头道:”不知道,从小开始,我就没见过我爹,问娘她也不说。”

    ”唉。”叶锋同情地叹了口气,又沉呤道:”我现在知道了你娘这属于精神方面的病,这种病较难治愈、又易复发,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治好你娘的病,就是要找遍全国的大夫,我们都要去找。”

    林素道:”我听说北冬寒国有一个大夫非常有名,在治这种病上更是有自己的专长,不过听说他的诊金非常昂贵,且路途又太遥远”

    叶锋打断她道:”钱不是问题,就算为了你变卖家产我也心甘情愿,至于路途遥远,为了你娘,我也认了。”

    ”我看我近期能不能安排一下,尽快去北冬寒国找那个大夫。”

    林素喜悦地看着叶锋,道:”哥”

    叶锋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没去的这几天素妹你要注意一下,对这种病我也略知一二,最重要的是预防,要听大夫的话,要坚持给你娘服药,并要让你娘保持愉快、和谐的心境,不要去刺激她。这样一般可以减少发病率。”

    林素重重地点头道:”知道了。”

    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哥,你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不知要怎么报答你才好。”

    叶锋笑道:”你又来了,是不是想我打你屁股?”

    林素想起杨依被打屁股的样子,脸一红,羞笑道:”好了,我不说了。”

    叶锋见她娇羞的样子,心中却是一动。

    自从林素新婚夜那晚后,便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看起来娇艳欲滴,原本平凡的脸上轻眉浅蹙之间都有一种妖媚的容光,举手投足间更有一种难言的媚态,特别是在床上更是显得风情万种,那夺魂勾魄的呻吟声更是让叶锋陶醉无比。

    以至于这几天他天天晚上都要林素相陪,每次欢爱两人都是慾仙欲死。想起和林素缠绵时的那种旖旎画面,叶锋不由心痒起来。

    他坏笑道:”不过既然是素妹的一片心意,那我就接受你的报答吧,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就来一个新花样好了。

    ”讨厌啦。”

    林素闻言更是双颊晕红,妩媚地白了叶锋一眼,眼波流转,媚态横生。

    叶锋更是心中大动,便向林素的红唇吻了下去。

    林素紧紧地抱着叶锋,仰起了脸接受叶锋的吻,娇躯更是火热起来。

    两唇正要相接,却听一个人急促的声音传来:”叶爷,叶爷”随即见一个家丁打扮的人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

    见有人来,林素忙羞涩地放开了叶锋,把自己的衣服理好。

    叶锋大感扫兴,问这人道:”你是谁?有什么事?”

    那人兀自气喘如牛,好半天才到:”叶爷总算找到你了,我到府上时,夫人说你到了这,我赶紧跑来,果然是在这”

    叶锋不耐烦地打断他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有什么事?”

    那人道:”小人是赵白大爷府中的一个家丁,赵爷现在有急事想请你过去一下”

    ”是大哥?会有什么事?”叶锋讶然问道。

    那人道:”小人也不清楚,叶爷去就知道了,总之挺急的。”

    叶锋心想此人真是夹杂不清,大哥怎么派了这样一个人来。当下对林素道:”素妹,我到大哥那去一下,你照顾好岳母大人。”

    林素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哥,你自己要小心啊。”

    叶锋点了点头,吻了林素一下,便随那人赶到赵府。

    一进大厅,只见赵白正神情焦急地来回踱步,而孙眉则是皱着眉头在望着他。

    见到叶锋,赵白喜道:”二弟来得正好,为兄有事了。”

    ”是什么事?”叶锋关切地问道。

    赵白长叹一声,眼中露出愤怒的神情:”我在城里的几个店都被砸了。”

    ”运往新府和金月城还有其它地方的货也被劫了。”

    经过赵白的诉说,叶锋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就在今天中午,赵白在玉月城的五个家具店,福月区、新月区及梅月区的一个店,竹月区的二个店,不知为什么,同时涌进了几十个魁伟大汉,一言不发,手持木棍兵器,就冲进店里对里面的东西乱砸乱打,各个店中的掌柜和伙计们上前阻拦,都被其人毒打。

    他们约砸了半个时辰左右,过往行人无一敢劝阻。等他们走后,各个店铺皆是被砸得狼狈不堪。柜台被砸碎了,家具被砸烂了,钱物被掠夺一空,特别是梅月区的店还被放火烧了。

    更令人发指的是,新月区店中掌柜的除了被拳打脚踢外,大腿、臀部还被各挨了四刀,血透过裤子,流到了鞋里。另一个伙计则是被从一楼追打到三楼,最后被打成重伤。

    而福月区店中的家具完全被砸烂外,到处还被沷上了黑漆,惨不忍睹,不知要哪一天才能清洗干净。

    而且这些人行动周密,下手迅速,撤退快捷,当时赵白和孙眉正在福月区和一个客户商谈,等接到消息赶到现场时,这些人已是无影无踪了。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就在赵白的几个店被砸了不久,他又接到了自己运往新府和金月城及其它地方的货物全部被劫的消息。

    接连的事情让他能派出去处理事情的人全部派光,以至于只有让一个仅剩的,平时傻呆呆的人去请叶锋。

    而此次总共加起来的损失是无法估计的,最低限度,也在数十万两白银以上。

    听完赵白的话,叶锋已是出离愤怒了,没想到有人在青天白日的公然欺到自己的亲人身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冷冷地道:”大哥知道是谁干的吗?”

    赵白道:”据目击者和店中的伙计称,这些人的口音并不是玉月城本地人所有,我估计是有人勾结外地的帮派做的。”

    孙眉道:”依我看极有可能是刘氏家具指示人干的,自从我们的赵氏家具新货上市后,他们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极有可能采取这种手段来打击我们。”

    赵白道:”阿眉说得有理,不过我怀疑他们还有其它的合谋人,以他们的能力,是不可能也不敢单独这么做的,不过如果有合谋人,又会是谁呢?”

    叶锋心中不由浮现出周云的身影,如果此事是刘氏家具指示人干的,又有合谋人的话,那最有可能就是他了,他甚至在想,会不会是李音做的,不过随即又排除了这个想法,她还不至于到了这个地步。

    寻思半响,他对赵白道:”报案了吧,官府那边有什么消息?”

    赵白摇头道:”还没有。”

    ”那现场有什么发现。”

    ”这些人行动周密,下手迅速,撤退快捷,看来是老手,一下子还没什么发现。”

    叶锋点了点头,道:”大哥放心,此事小弟定会尽力帮大哥查出真相,还大哥一个公道。”心想以自己神教在玉月城的实力,要查出这件事并不是一件难事。

    他负手在厅中踱步,淡淡道:”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会一寸一寸捏碎他的骨头。”

    他的语气平淡,但话的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赵白和孙眉不由互视一眼。

    孙眉俏目望向叶锋,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彩,叹道:”锋弟,经过这件事我们赵家可以说是完了,现在我们是穷得叮当响,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要到你那边讨吃的去了。”

    叶锋不由莞尔,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道:”眉姐这个当头还有心情开玩笑,我真是服了你了。”

    随即他正色道:”不过眉姐这样说可就是见外了,我和大哥是结义兄弟,我的就是他的,说什么讨吃?至于钱更不是问题,晚上我就和怡姐送二十万两白银到府上,先解燃眉之急,以后要什么钱,我再想办法。”

    赵白不由得非常感动,走到叶锋面前重重地拍了一下叶锋的肩膀,道:”好兄弟,大哥果然没有看错人。”

    孙眉却不依,道:”讨厌啦锋弟,你是不是要用钱打发我们?我说晚上我要到你那边去吃,你却岔开话题,是不是嫌弃姐姐啊?”

    赵白皱起眉头道:”阿眉,不要胡闹。”

    孙眉瞪了他一眼,道:”我在和锋弟谈事,要你管。”

    叶锋忙道:”眉姐说哪里去了,我哪里会嫌弃眉姐啊,欢迎都来不及呢,不要说吃点东西,就是眉姐以后都要住在听雨小院,我也是欢迎啊。”

    ”这还差不多。”

    孙眉得意地白了叶锋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笑意。

    赵白只好无奈地苦笑。

    赵白平时为人豪爽仗义,在玉月城人缘颇佳,因此在不久后,前来探望慰问的人便络绎不绝。而玉月城的城首李会伟和李音也派杨军前来慰问,承诺一定会抓住肇事的人,还赵白一个公道,不过他们自己却没来。

    见叶锋也在,杨军向叶锋淡淡地招呼了一声,便去了。

    叶锋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并不友好,想起他的兄长杨冲曾是自己的情场败将。不过现在自己却和李音的缘分已断,真是造化弄人。

    不过他急于回去找鬼无言、张宁等人议事,因此在杨军走后不久,他和赵白、孙眉说了晚上再来后,也去了。

    回到听雨小院,正碰上花怡、如青和杨依三女,见到叶锋,花怡急切地道:”锋郎,听说赵大哥那边出事了,是不是真的?”

    叶锋点了点头,把赵白店被砸、货被劫的事说了一遍。

    花怡焦急地道:”那我要去看看他们。”

    叶锋道:”去吧,去安慰下他们也好。”又叫花怡带上二十万两银票给赵白和孙眉他们。

    叶锋明赚的加大月王赏赐的钱一共约有二十多万,全部都放在花怡那,他身上还有玉月分坛给的五十万两的银票,这钱倒是不好拿出。

    花怡点了点头,心知这是爱郎挣的大部分财物了,现在为了结义兄弟,竟不惜全部拿出,这种做法何其难得,自豪而赞赏地看了叶锋一眼后,便带领如青和杨依二女往赵府匆匆而去。

    李环自然是跟随在她们左右。

    在众护院中,刘明之一般是跟着叶锋的,孙阳固则是负责听雨小院的安全,而李环本来就是为了报恩和保护花怡而来。有了他这个绝世高手在花怡身边保护,不管花怡走到哪,叶锋都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对于李环此人,叶锋是一直心怀敬意的,不但对自己有传艺之恩,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兢兢业业地在保护着花怡,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当年花怡对他的滴水之恩,现在得到了他的涌泉相报,真是善有善报啊。

    特别是以他的一个绝世高手的身份,愿屈居于一个护院的身份,这种胸怀又让人敬服。所以叶锋平时对他是非常尊敬的。

    不过自己亲人妻妾虽然都有人保护,安全方面不成问题了。但叶锋却感觉到人手的缺乏,除了刘明之外和其的几十个魔教教众外,就没有其它人手。

    张宁和鬼无言以他们公开的身份,是不方便随传随到的,看来自己是到了以招收护卫之名,把魔教中的精干人手安插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了。

    主意打定后,他便吩咐刘明之去把鬼无言和张宁等人找来,商议追查赵白这件事。

    半夜时分,刘明之、鬼无言、张宁还有玉月分坛的几个舵主何梦仪、詹桂之、黄孝、蜕廉都到了。

    叶锋把赵白的事向他们说了一遍,众人听后皆感愤怒,是谁吃了豹子胆,敢把毒手伸到教主的义兄身上?

    曾向叶锋挑战而被叶锋三招击败,四舵主之一,体格魁梧的的老者何梦仪一拍手中的两把蜈蚣鬼钩,怒道:”哪个狗日的敢怎么大胆,被老子抓出的话,老子非得活生生剥了他的皮。”

    另四舵主之一的詹桂之是个脸色漆黑,身材瘦小的中年人,他两眼放光地道:”剥皮有什么好玩,按我说抽筋才有意思。”

    而另两个舵主黄孝和蜕廉则说腰斩和削耳最好玩。

    张宁不悦地道:”好了,在教主面前不得口出污言。”淡淡地扫视了四人一眼。

    四人立时不敢吭声,显示出张宁在他们中间的威望。

    随即张宁又对叶锋道:”禀教主,以教主说的方才这些人的手法来看,属下敢肯定他们乃是帮派中人,受雇于人,进行此事。而在中午事发时就有手下向我回报,属下知道赵爷乃是教主的义兄,当时就留上了心,暗中查视他们的口音,敢肯定这些人乃是玉月府周边人氏。”

    ”而在玉月全府的帮派约有八十一个,除了十个大帮派是有固定生意,不屑于接此类打手似的生意外,尚有七十一个小帮派是有可能是此次事件的肇事者,不过如果我们根据他们的行动手法,和最近他们的调度情况来追查,以及我们安排在他们中间的线人的回报,相信在不久就可以查出是谁干的。”

    ”好。”叶锋不由大悦,猛地拍了一下案几,对张宁道:”张坛主做得好,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希望你尽快给我好消息。”

    张宁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跪下道:”是,属下遵命。”

    而见张宁如此迅速地理出这件事的头绪,鬼无言、刘明之等人也不由得点头不已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