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叶锋负手缓缓踱到这些人面前,冷电似的目光直射过去,这些人全部跪倒在脚下,颤声道:”武状元大人饶命,武状元大人饶命”

    叶锋冷冷道:”互掌十个耳光,然后滚。”

    这些小混混哪肯怠慢,互相给同伴重重的十个耳光后,便全部抱头鼠窜了。

    见众茶客还是心惊胆寒看着自己,叶锋微笑道:”让各位受惊了,为了表示本人的歉意,本馆免费给各位送上一壶上好的碧螺春,给各位压惊。”

    众茶客这才回醒过来,慌忙道谢,而刘明之等人则是快手快脚地把茶馆收拾好,很快,茶馆内又恢复了平静,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旁边,王氏三女则是自豪而深情地地望着叶锋处理这一切,她们知道,作为叶锋的女人,决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血脉贲张的呻吟声不绝于耳,王茹韵雪白柔软的身子在叶锋的身下蛇一样扭动着,口中不断发出欲仙欲死的的颤呼声,屋内充满了浓浓的春意。

    叶锋把头埋入王茹韵那山峦般高耸的乳间,一边吮吸着她那红肿的乳头,一边在在她身上剧烈地挺动着。

    王茹韵蜷着四肢紧紧缠着叶锋的腰身和脖子,在叶锋有力的冲击下,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大海里颠簸的一叶扁舟,被不断地高高抛起,又轻飘飘地落下,那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快感不断地涌遍了全身,那极度的快感使她的整个意识都腾空起来,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

    她张着嘴,不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声,白玉凝脂般的玉体更是滚烫无比,双颊陀红、眼神迷离,还含着一丝的泪花。

    梅春和梅水在旁羞红着小脸看着在欲海狂涛中浮沉的母亲,见母亲获得了如此强烈的快感,即为她高兴,又有些担忧,怕过多的快感和激情令她无法承受。

    而这边王茹韵在叶锋的剧烈的动作下,已是眼前金星乱舞,魂消魄散的快感在她的四肢百骸到处流窜,让她痉悸和哭泣不已。

    猛然她的上身弓起,丰乳更是使劲地挺起,眼中涌出热泪,口中尖叫道:”水儿、春儿”

    ”母亲”

    梅春和梅水忙依到王茹韵身边。

    ”我我吻我”

    梅春和梅水理解王茹韵的感受,已顾不上那么多,梅春忙一把吻住王茹韵,而梅水则是抚慰着她的乳房,尽力让她激情有个宣泄之地。

    王茹韵全身不住地颤抖着,猛然口中已发出了一阵娇媚无比的尖叫,接着全身便无力地瘫软下来,眼神茫然,娇喘不断。

    ”韵姐,快乐吗”

    叶锋停下动作,紧紧地搂着王茹韵,一边爱怜地吻着她。

    ”我好快乐。大人,谢谢你。”王茹韵那张成熟而有风韵的俏脸上满是云雨后的满足,深情地注视着叶锋,”刚才,我就象是在天堂一样。”

    ”母亲。”梅春和梅水也是喜悦地望着她。她们愿意母亲永远这样快乐,在这个属于她们的小天地里,她们愿意永远这样下去,和一个爱着她们的男人,看着母亲快乐的样子,她们得到了安宁。

    ”我的孩子。”王茹韵伸出手臂,紧紧地把梅春和梅水搂住,叶锋则是伸手将她们三人紧紧搂住,四人就这样紧紧地搂在一起。

    第二天,叶锋回到了听雨小院,花怡和杨依二女在昨晚上已从刘明之那儿得知叶锋是睡在梅春的茶馆中,因此并不担心,而众女中,林素还在照顾娘亲没有回来,如青则在忙着家族的事物,昨晚也没回听雨小院来。

    花怡和杨依二女是由于新婚期,育林书院放了她们一个月的假,所以这些时间比较有空,就在家多陪陪叶锋。

    叶锋把李大爷的事和花怡二女说了,两人听了都比较伤感,杨依更是道:”李大爷好可怜啊,真希望他能和他的妻子和好,他都这么老了,在世的日子也不多了,这么多年,为了一些意气之争,真不值得。”

    花怡则是望着叶锋,微笑道:”锋郎是不是决定做一些事?”

    叶锋点头道:”怡姐,我打算去找阿音,我仔细地想过了,虽然我们在个性上有很多的矛盾,但但在心底,我是喜欢她的,我想向她彻底表白,希望怡姐能支持我。”

    杨依哇的一声,喜道:”真的夫君,那太好了,音姐其实人挺好的,又能和她在一起我真的觉得很开心哦。”

    花怡沉默半响,凝视着叶锋,道:”音妹本质并不坏,说实在话,我一直也挺喜欢她的,在心底也都把她当成我的妹妹一样看待,如果锋郎真的喜欢她,就去找她吧,能和她做姐妹我也挺开心的。”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有贤妻的支持,那为夫就去了。”

    叶锋舒了一口气,他最担心花怡解不开心结,既然她这么明白事理,那自己就更没有后顾之忧了。站了起来,忽然又想起什么,脸上露出一丝坏笑,对花怡说道:”怡姐,如果阿音过来后又对你动手动脚,你会怎么做?”

    花怡俏脸一红,白了叶锋一眼,嗔道:”死相,问这种让人难以启齿的问题。”

    站起身来,起步婀娜向门口而去。

    杨依也白了叶锋一眼,道:”死相,问这种让人难以启齿的问题,女孩子家会害羞的嘛。”又吐了吐舌头,在叶锋要打她屁股的时候,追在花怡身后去了。

    叶锋扬声追问花怡道:”真的,怡姐,你会如何做?”

    花怡停住脚步,回过头来望着叶锋,嘴角溢出一丝勾魂夺魄的笑意,眼中也满是媚态:”她还敢不听我的话吗?”

    又白了叶锋一眼,含笑着和杨依去了。

    ”不愧是江山绝色榜上的人物,有王者之气。”

    好半响,叶锋才从花怡的风情中回过神来,迅速地换了件衣服,带上刘明之及几十个护卫,前呼后拥地出门而去,刚走到大门口,便遇到如青正从马车下来,见叶锋意气风发地领着一大帮人,不由惊奇地问叶锋道:”锋弟笑眯眯的要去哪?”

    叶锋正色道:”我要去”放低了声音,如青听不清楚,便把身子挨了过来。

    ”叭!”的一声,叶锋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又重重地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哈哈笑着而去。

    声音远远地而来:”我要去表白”

    如青俏脸通红,冲叶锋的背影嗔道:”讨厌啊锋弟,你真是坏死了。”

    不久,叶锋一行人便来到了李音的府弟中,叶锋吩咐刘明之等人待在府外,自己则独自一人进入李府中,一进门,便迎面遇上了小纱儿,见到叶锋,小纱儿喜道:”叶爷,你你”

    叶锋笑道:”你你什么,小丫头片子”

    在她的小脸上扭了一把,在她的娇嗔声中,含笑地问道:”李大人呢?”

    小纱儿白了他一眼道:”在房内呢。”

    叶锋又在她屁股上扭了一记,往李音的房间而去。

    拐过一个回廊,却见一个高大的男子正站在假山旁凝视着面前水池中的落花,正是李会伟。

    听到脚步声,李会伟转过身来,见来者是叶锋,冷俊的脸容上露出一丝笑意,注视了叶锋半响,点头道:”好。”又负手而去。

    叶锋怔怔地望了李会伟的背影半响,才漫步而行,不久,便来到李音的房内,发现房门并没有关,叶锋发觉自己的心急促地跳动了几下,深吸了一口气,静静地走了进去。

    走进房内,叶锋不由一怔,只见一个女子正背对着他,默默地凝视着窗外的一株桃花,只见她一身的素白长裙,颀长婀娜的细腰上束着一根白带,没有任何装饰,头梳高髻,檀木凤钗,肌肤若雪、浑身上下透射着一股婉约动人的风韵。仔细一看,正是李音,而她这种打扮,在几个月前,叶锋曾在玉月城街上看过一次。

    为何她总是象有千种面貌似的?

    而叶锋的脚步声虽轻,但显然李音还是听到了,只听她轻轻地问了句:”是小纱儿吗?”

    ”我不想吃饭,你拿走吧。”

    叶锋没有回答,李音那边似是有些疑惑,迟疑了一下,猛然娇躯一阵颤抖。

    叶锋柔声道:”傻孩子,人是铁,饭是钢,怎能不吃饭呢。”

    李音缓缓地转过身来,俏目中满是惊喜凄然的神情:”阿锋”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原本的冷艳,淡淡道:”是你啊,来干什么?”

    叶锋已从她方才的眼神中了解了她的内心情绪,怎会在乎她刻意装出的冷漠,心知她只是气不过前些日子自己对她的所作所为才故意这样做的。

    再细观她的容颜,果然是憔悴了许多,清瘦了些,竟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不由心中涌起了一片怜惜。

    他猛地跨前一步,一把搂住李音的娇躯,随即低头吻住她那略显干枯的唇瓣上,用最原始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意。

    李音怔怔地呆住了,被动地接受着叶锋的爱意,不过很快的她反映过来,不住地挣扎着,捶打着叶锋的胸膛,发泄地抒发她积郁的怒气心结:”你这个坏蛋,不要碰我”

    ”阿音,我喜欢你”

    只一句话,便让李音瘫软在叶锋的怀里,提起的拳头已是软软的落在叶锋的怀里,眼中一片迷离而动人心魄的光芒:”阿锋”

    当叶锋柔软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巴时,她的舌头也不由自主地迎了上去,眼神已经迷离,仿佛灵魂已经游离在万里之外。在叶锋那暴风骤雨般的热吻中,她所有的冷漠、僵持都融化了。她的手也从捶打着叶锋的胸膛后背也变成是紧紧地抱着他,最后更是陶醉在叶锋热切的深吻中,完全地迷失了。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不过仍是紧紧地搂抱在一起。

    叶锋爱怜地抚摸着李音的脸庞,柔声道:”阿音,你清减了。”

    李音眼一红,抬起头怔怔地凝视了叶锋半响,猛然又举拳不断地捶打着叶锋的胸膛,”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说着说着竟语气呜咽起来。

    ”好好,都是我的错,行了吗?不要哭,不要哭。”

    叶锋又是爱怜地把李音紧紧地搂到怀里,似要将她贴在心口上似的,眼前的李音就象是个小孩子似的,不得不让人心生怜意。

    ”我真不明白,我李音为什么会对你憔悴,为什么在那天后会在梦里都思念着你,每天都在想着你,我不明白,也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李音用力捶打着叶锋的胸膛,似要把内心的一切情绪都发泄出去,叶锋咬牙忍受着她的捶打,只是爱怜地拥紧了她。

    良久,李音停下了动作,一双红肿的俏目凝望向叶锋,目光竟是温柔似水:”阿锋,我喜欢你。”

    ”阿音,你再说一遍。”无比喜悦地情绪从叶锋的心田扩散开去,这是从李音口中说出的话吗?

    ”锋郎,我的男人,我爱你!”李音抚摸着叶锋的脸庞,眼中的神情温情无比,”你是我的心肝宝贝,你就是我的唯一。”

    叶锋的脸容上绽开了笑容,最后更是如春风般的荡漾了开去,他一把拦腰抱起李音,猛在原地打转:”阿音,我好开心啊。”

    ”讨厌啦,快放我下来”银铃般的笑声远远地传了开去。

    ”阿音,知道我会为什么来找你吗?”

    叶锋无奈地往李音的口中喂了一口饭,怎么女人都好这个,狗屎一样的浪漫,连李音这种女性都不例外?

    ”是我哥去找过你吧。”李音白了叶锋一眼,又皱了皱眉:”嗯,有鱼刺”把从口中吐出的鱼刺给叶锋看,”哪,这么大根,都没看见,你真是好粗心哦。”

    叶锋连忙道歉,随即又叹了一口气道:”你哥是一个原因,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李大爷。”

    ”李大爷,玉月湖边的那个吗?”李音有些惊讶地问道。

    ”是的。”

    叶锋默然半响,把李大爷和他妻子的事吿诉了李音,最后他道:”李大爷说得好,两个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它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都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

    ”虽然我们的个性都很强,以后也肯定会再发生种种矛盾,但比起象李大爷那样浪费三十年最宝贵的青春,这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只要我们双方都真心喜欢对方,总是找得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的,阿音你说是不是?”

    ”是啊”李音有些伤感地道:”三十年的青春啊,真是好可惜,我想李大爷再见到他妻子的时候,他们都会后悔了吧,但时光却不会再回头了。”

    ”所以说啊”叶锋有意打破眼前沉闷的气氛,笑道:”以后你的个性不要太强了,这样我也好让你。”

    ”你是男人嘛,男人让女人是天经地义的呀再说,好象是我让你让得更多吧,几次都差点被你气得吐血又强自忍了。”李音白了叶锋一眼。

    ”你个女人可是比男人还男人啊我想想,应该是我让得让得更多吧。”

    ”讨厌,是我让你啦”李音撒娇道。

    ”好好好,是你让我,这下可以了吧。”李音撒娇时的媚态颇让叶锋有些心动,退步道。

    ”这还差不多。”李音得意地道。

    随即又情深款款地抚摸着叶锋的脸颊,叹道:”真不知上辈子我李音欠你什么,想我李音纵横花丛无往而不利,多少男人对我都是恭恭敬敬,唯恐不能讨好我,只有你这个冤家常常不把我放在心上,顶撞我不说,竟然还敢打我,还不止一次。而我却还要把你记挂在心上,想想真不甘心。”

    ”哼,气死我了,越想越火。”李音娇嗔地在叶锋的胸口上捶了一下,又要叶锋继续喂她吃饭。

    ”好了,吃了三碗了,饿了几天,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叶锋示意在旁服侍的纱儿把饭菜收走,又给李音泡了一壶茶。然后叹道:”你说你被我气得吐血,我又何尝不是?我一个大男人老是被你呼来喝去的,老是被你骑到头上,我不是更没面子?唉,我也不知是不是上辈子欠你什么债,脸面都被你扫光了,还要主动来找你,唉,想想,我更火。”

    李音噗哧一笑道:”不会吧,这么委屈?”

    双臂如蛇般地缠上了叶锋的身躯,在叶锋耳边呢声道:”我们俩是前世的冤家,注定了今世要永远缠在一起,不管是欢乐还是痛苦,永远不能分开。”

    叶锋凝视着眼前的李音,此时她那原本盘成飞髻形的秀发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如云的秀发一直披散下来,遮住了一半的脸面,衬得她那眉目如画的俏脸更加的妩媚,一对深邃的杏眼勾魂地瞧着叶锋,带着撩人的挑逗性。

    而口中呼出的甜美的气息则是不断喷到叶锋的脸上,整个人是显得如此的妖媚,让叶锋一时不由看呆了。

    见叶锋痴痴地瞧着自己,为自己的风情所迷,李音不由大为满意,自己饿了几天,还有这种魅力,这世上只有李音才能办到。她得意地挑了挑柳眉,媚笑道:”小心哦锋郞,不要被我迷死了哦。”

    叶锋想反驳,却一下子说不出口,在这一刻,他是心甘情愿地迷失在李音醉人的风情中,是的,在世上,心中有着爱而又有着强烈自信的女人是最美的。

    ”锋郎,你说我如何向怡姐道歉?”两人又是一番热吻,沉静下来后,两人坐在椅子上,而李音则坐在叶锋的怀里,娇躯就象蛇般的紧紧地缠着他。

    而她终于也提到了这个问题,见叶锋似是沉呤,又嗲声地催了一句,随即语气中又有些担忧,”不知她会不会原谅我。”

    ”怡姐心很软的,你多哀求几下,多说几句甜言蜜语就行了。”叶锋微笑道。

    ”对,怡姐那么好,她一定会原谅我的。”

    李音开心地道,随即眼珠咕噜一转,媚声地对叶锋道:”锋郎,我问你个问题,可不可以?”

    叶锋心想该来的还是该来,微笑道:”你问吧。”

    李音直视着叶锋道:”你是知道我的嗜好的,如果如果以后我动了你的女人,你会怎么办?”

    说完,有些紧张地望着叶锋。

    叶锋面无表情地看了她良久,在李音有些不自然的时候,忽然展颜笑道:”谁叫我喜欢上一个女色狼呢,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不过我事先说明啊,我可是作了很大让步的,你怎么样也要给我面子,决对不能强迫她们,需要尊重她们,事先必须得到她们同意才行。”

    ”讨厌,吓我一跳。”李音娇嗔道。随即又欣喜地道:”真的吗?锋郞你答应了?”

    叶锋微笑着点了点头。

    ”太好了,锋郞你真好。”李音叭叭地不住地在叶锋的脸上吻着,吻了好多下时,忽然想起什么,声音略有些颤抖地道:”那怡姐呢?也一样吗?”

    叶锋正色道:”阿音,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认真回答我,你是真心的喜欢怡姐吗?”

    ”是的,锋郎。”李音凝视着叶锋,也正容道,”我就象喜欢你一样的喜欢她。如果说这世上男人我只会爱上你的话,那女人就是她了。”

    她脸上现出回忆的神情,看起来竟是异样的温柔:”其实说起来也奇怪,最开始怡姐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只不过是把当成一个颠倒众生的尤物罢了,对她只有占有的欲望,并没有其它多大的感觉,如爱恋之类情感在内的。”

    ”那时还是在玉月广场吧。”李音望了叶锋一眼,叶锋点了点头,而听着一个女子吐露着对另一个女子的欲望和爱意,又让他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你还不是一样?”

    李音白了叶锋一眼:”刚开始我对你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发现你样子俊俏,性格也有点特别,才看上了你,谁知你却不大听话,才让我对你的兴趣越来越浓,而你又不断地跟我冲突,在我把你恨得牙痒痒的时候,又不由自主地爱上了你,到现在,再也离不开你了。”

    ”我何尝不是如此。”叶锋微笑起来。

    两人又热情接吻,良久,才唇分,叶锋记挂着刚才李音说的关于怡姐的话题,催道:”怡姐的事,再说下去。”

    李音点了点头,眼中闪动着动人的光芒,又继道:”但之后随着和怡姐的接触,我却发现自己不可克制地喜欢上了她,她是那么的柔情、那么婉约动人,那么的柔情似水,对人对物都是用心去感受,在她身上,我找到了一种母亲般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非常安心,我越来越喜欢和她在一起,每天不见她,我的心里便有种空荡荡的感觉,连晚上睡觉地睡不好。”

    ”对我来说,她即象是我的母亲,又象是姐姐,又象是自己的爱人,这种感觉好奇怪,我也说不清楚。”

    叶锋沉呤道:”或许你有恋母情节。”随即又坏笑道,”对母亲还起了那种念头?”

    李音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也不知为什么,虽说我对怡姐有强烈爱恋的感觉,但同时又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我好想看看怡姐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媚态,好想欣赏她在欲仙欲死时的时候是一副如何的诱人光景,唉,可惜到现在为止我的理想还没实现,如能和她云雨,我就是少活十年也愿意啊。”

    ”这么夸张?”

    听完李音的告白,叶锋心中却有一种如逝重负的感觉,只要她是真心喜欢怡姐,其它的都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在一起欢爱也没什么。

    他笑了笑,道:”不过你想和怡姐云雨,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是一个非常保守传统的女子,对这种同性欢爱的事不可能说一下子就接受的。”

    李音微笑道:”我会努力的啦,总有一天我会得偿所愿的。”

    又白了叶锋一眼,”有时我真的妒忌你。为什么艳福是比我好。”

    在叶锋没有说话时,又叹了口气,”锋郞,听完我的告白后,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异类?”

    叶锋安慰她道:”你不是说因为你是李音,世上独一无二的李音嘛。”

    ”对,说得没错。”

    李音凝视了叶锋半响,又温柔地抚摸着叶锋的脸颊,叹道:”锋郞,今天我向你说了这么多的心里话,本来本来应该把我的一切都向你坦白的,只不过,只不过”

    说到这里,李音的眼中现出一些的伤感,继道:”有些往事我不想再提,连想都不愿意再想了,所以我想把一些事情永远的放在心上,锋郞,你,你能理解我吗?”

    叶锋沉默了半响,至今,他对李音的身世还有诸多的不明,比如以前在金月城时李木等人说过的李音是个可怜的女子,为什么说她是个可怜的女子?还有关于以前她那个丈夫的事情。

    还有那天李会伟来见他时说到:”娘早逝,我们兄妹俩从小相依为命,从小,阿音就非常懂事,就知道关心我这个做哥的,能有她这么一个妹妹是我上辈子休来的福气,直到”这里时眼中闪过的愤怒之色,为什么愤怒?很多事情叶锋都不了解。

    不过想想每一个人总有一些伤心事不愿再提,不愿再想,自己何尝不是如此?谁没有秘密呢,或许,自己的身世一辈子也不会对别人说吧,就算是花怡自己也还不是没说?想到这里,他心中就释然了。

    他缓缓地搂过李音,柔声道:”阿音,每个人总有一些痛苦的事情不愿意对别人提起,总有一些秘密想永久的放在心上,这些我都能理解,总之,如果有一天你想说了,再和我说吧。”

    ”嗯。”李音重重地点了点头,温柔地依到了叶锋的怀里。

    ”好了,我们去见怡姐她们吧。”叶锋拍了拍她的后背,笑道。

    ”好,我去换件衣服。”李音凝视叶锋半响,又妩媚地一笑,眼波流转,那个风骚性感,特立独行的李音又回来了。

    解开了细腰上束着的那根白带,缓缓地脱下了身上的那件素白长裙,李音赤裸着身子,婀娜多姿地走到了衣橱边,辛而此时屋里炉火正旺,所以她光着身子也不会感冒。

    感觉到叶锋火热的目光投视在自己性感惹火的胴体上,李音回头对叶锋媚笑道:”锋郎不要用这种吃人的眼光看着我,我现在体力不够,是不能行房的,你还是忍忍吧。”

    叶锋正在心里赞叹着李音那双惊人的修长玉腿,闻言”去”一声,道:”是你憋不住才对。”

    ”是吗?”李音拉长声音嗲声道,轻盈地转了一个身,一丝不挂地向他这边走了两步,媚目紧盯着叶锋。

    叶锋不知她要做什么,疑惑地瞧着她。

    却见李音那双涂着鲜艳冠丹的手指顺着自己的玉颈轻轻地滑了下去,然后停留在了她那挺拔的双峰上。

    ”嗯,自摸?”

    叶锋一时呆住了。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