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最后朴质成叹道:”这怪物外形凶狠,全身鳞片,长着坚硬的尾巴,两个翅膀坚硬如铁,且爪子又极为锋利,极为难对付,我们已经损失了多位兄弟,却未建寸功,朴某实在是愧对极池府的百姓啊。”

    说完连连叹气,而极池府府使则是连连劝慰朴质成,说他已是尽力了,怪兽凶悍,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叶锋问道:”这怪兽难道就没有弱点吗?”

    朴质成道:”根据朴某这些日的斩杀经验来看,这怪兽也并非无懈可击,它的死穴应该一是它的眼睛,二乃是在它的脖颈上,怪兽全身都有鳞片,只有这个地方没有。只不过这怪兽的行动非常的灵活,让我们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叶锋默想半刻,心中已有定计,道:”如朴大人所说,人多势众对这怪兽并无用处,这样吧,明日我和朴大人上山,朴大人引诱,而我则找机会近到这这怪兽的身旁,趁机攻击它的这两处死穴。”

    朴质成望着叶锋,咬牙道:”好吧,朴某就豁出去了。”

    赵白沉呤半响,对叶锋道:”二弟,明日我陪你去。”

    叶锋知道赵白的伤养了几日后已全好了,点了点头道:”好,就让我们兄弟二人并肩作战。”

    而听叶锋如此说,李音、林素、如青等人脸上都露出了担忧的神情,不过却不好在众人面前表露出来。李音看了看叶锋,想说什么,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

    只是等酒席散后,叶锋、李音、如青、林素一干人回到了极池府府使安排的房中时,李音却缠上了叶锋的身体,柔声道:”锋郎,明日我陪你去。”

    叶锋吻了李音一下,微笑道:”你没听到那朴质成说的那怪兽的可怕吗?你去了,我反而不放心杀敌了。”

    李音皱起眉头道:”怎么说我也是个节度使,玉月城的三大高手之一,怎么会哪么不堪?多个人在你身旁照顾,总是好的。”

    叶锋只是担心李音的安危,摇头不许。

    李音不依,缠着叶锋只是不停地撒娇,一定要去。

    最后叶锋脸色一沉,对李音道:”李音,难道你不听我的话吗?”语气颇为严厉。

    李音怔住了,呆呆地看着叶锋,脸上泛起异样的神情,而如青、林素二女也不敢说话,偷看着叶锋。

    半响后,李音扑哧一笑道:”看你这个样子,那么凶干什么,好了,你是我的丈夫,就听你的吧。”神情又转为温柔,柔声道:”明天去时要当心,不要忘了,你还有我们这些在担心着你的人。”

    叶锋郑重地点了点头,轻柔地把李音、林素、如青三女搂到了怀里。

    第二天下午,叶锋、朴质成一行人便来到了怪兽所在的极池府南郊百里之外的那座叠嶂山山脚下,这边原本有一个小镇,由于怪兽肆虐,这边已是十室九空。不过当听到大月国的武状元来到叠嶂山为民除害时,小镇上的民众都自发地前来为叶锋等人助阵。

    布署妥当后,李音、林素、如青等一干人便留在了山脚下,而叶锋、朴质成、赵白三人则各杠着一根数米的长枪及油布往叠嶂山上而去,这是对付怪兽的利器。

    一路行去,只见山势跌宕起伏,嵯峨挺拔,而山间则萝悬绝壁,藤绕苍岩,颇为险峻。

    不知过了多久,三人来到了一个大峡谷之中。只见这峡谷入口狭窄,两岸峡壁陡削,左右皆为断崖,各高数百米,幽深骇人,真是奇险无比。

    朴质成停了下来,郑重地对叶锋和赵白二人道:”怪兽就是在这峡谷里面了。”

    叶锋和赵白二人点了点头,三人打起了一万分的精神,专注地朝峡谷内摸了进去。

    一种行去,只见峡谷内怪石纵横,流水潺潺,水质清澈,植物繁茂,景色颇美,只是谁又会想到,这竟是无恶不作的怪兽的息身之处?

    不久,三人便来到了一个颇大的山洞前面。只见这山洞藤绕苍岩,看上去极为幽深,而洞外则是怪石峥嵘,让人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这就是那怪兽的巢穴了。

    三人停了下来,互相点了点头,朴质成和赵白二人点燃了油布,往洞内扔了进去,不久,浓烟便从洞内滚滚而出。

    三人皆屏息宁气,看着洞口的动静,

    不多时,只见洞内传来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厉吼声,整个山洞都似要摇晃起来。随即,”轰!”地一声响,一个硕大无比的怪兽从洞内窜了出来,并高高跃起,一下子,叶锋三人便觉得阴风阵阵,天空都似一下暗了下来。

    扑的一声,怪兽落在了叶锋三人的面前,以残忍的目光望着他们三人。

    而叶锋此时也看清了这怪兽的样子,只见其长得和自己以前在书中见过的蛟龙有几分相似,长有数丈,通体漆黑,头生独角,有着一条麒麟角般的尾巴,身上鳞甲片片,两个翅膀坚硬如铁,爪子伸缩间闪着悸人的锋利寒光,尤其是那对血红发光的眼睛掩不住的暴戾神情,更是骇人。

    怪兽傲然地瞧着叶锋三人,猛然仰起头来,发出一声高昂的怒吼,立时露出了一口森森的白牙,直似要择人而噬。那条麒麟角般的长尾巴更是突然竖起,急速的一扫,定时将它身边的一座峥嵘的怪石扫得粉碎,声威骇人。

    这是在向叶锋三人发作,也是示威。

    叶锋三人都是被它骇得心头一跳,此时三人已是退无可退,朴质成鼓足勇气一声大喝,手上那数米长的长枪疾往怪兽的眼睛刺去。

    却见怪兽那坚硬如铁的右翅膀一扫,正扫在朴质成的长枪上,朴质成只觉一股大力涌来,全身一震,长枪脱手,虎口也被震得裂出了鲜血,人更是踉跄后退,跌坐在地。

    那怪兽一声巨吼,跳跃而起,锋利无比的爪子便向朴质成当头插来。

    赵白见势不妙,挺枪直刺怪兽的脖颈,但那怪兽极为灵活,坚硬如铁的左翅膀又是一扫,立时把赵白的长枪扫开,然后它又放过了朴质成,朝赵白当头便喷出了一股刺鼻的腥臭气体,让人闻人欲倒。

    叶锋急叫:”大哥后退。”

    同时施展”流云诀”,纵跃上了那怪兽的身体,手持”破龙”,抓住这怪兽注意力放在赵白和朴质成身上的瞬间机会,狠狠插进了那怪兽的右眼。

    ”嗷!嗷!”

    怪兽不及防下,被叶锋得手,右眼鲜血定时狂喷而出,疼得它是连连嘶吼,全身不住地乱摇,要把叶锋摇下来,麒麟角般的长尾巴更是不住地乱扫,它身旁许多坚硬的山岩都被扫得粉碎,许多高大的树木也更是被拦腰扫断。

    赵白和朴质成互视一眼,抓住这个机会,两人同时跃起,手中的长枪同时刺进了那怪兽的左眼,那怪兽更是发出了惊天动地般的惨嘶声,身子猛地前冲,狠狠撞在了赵白和朴质成二人身上,撞得他二人口喷鲜血,直飞出数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同时怪兽还巨吼连连,虽然它的双眼瞎了,但锋利无比的爪子还是准确地向赵白和朴质成二人的位置插去。

    朴质成和赵白两人被怪兽这么狠狠一撞,直感全身的骨骼都似被这怪兽撞断似的,绝痛无力,见怪兽锋利无比的爪子向自己的心口插来,二人都是大惊,但此时两人已是无力躲开。

    而叶锋先前在怪兽撞向朴质成和赵白二人时,也是被甩倒在了地上,此时见事态紧急,功力瞬间提升到了极致,整个人就象一缕轻烟似的,带着”破龙”划过了怪兽的脖颈,同时数十脚踢在了怪兽的脸上。

    怪兽又是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惨嘶声,硕大的头颅轰地一下撞在了峭壁之上,整个山体都被撞得晃了一晃。随后又痛苦地挣扎了一会儿,便轰然倒下了。

    一切归于沉静。

    第八十六章圣女现身

    ”终于解决了这个大害!”

    良久后,朴质成和赵白二人爬了起来,来到了叶锋的身边。他二人刚才虽然被怪兽打得口喷鲜血,但只是一些皮外伤,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赵白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叶锋又关切地询问了两人的伤势,朴质成和赵白都道无妨。而望着怪兽那狰狞的尸身,想起刚才的事情,三人都不禁有些后怕。

    朴质成又借来了叶锋的”破龙”,合三人之力将怪兽的尸身翻转过来,从怪兽那脖颈间的那小块白圈往下划去,将怪兽的鳞皮剥下。这鳞皮果然是坚硬之极,除了从怪兽脖颈间的这小块白圈开始外,其它地方就是连”破龙”也不能动其分毫。

    朴质成将鳞皮裁好,言道如将其做成衣服后穿在身上,可以刀枪不入,并将之分成三份,叶锋、赵白、朴质成各拿一份,而朴质成似是有心讨好叶锋,给叶锋的那份最大。

    三人都很高兴,朴质成还破开了怪兽的肚子,从腹内取出了一棵闪闪发亮的珠子,对叶锋言道:”叶大人,此乃怪兽的的内丹,服下后可以增加功力,百毒不侵,叶大人为民除害,劳苦功高,此丹理因归叶大人所有。”

    叶锋推让了一会儿,又言道把内丹给赵白,赵白则道自己习练的功法不适合服此内丹,最后叶锋收下了,并服入了口中。内丹入口即化,叶锋只觉一股热流滑落肚中,让全身暖洋洋,直有说不出的舒服。

    当叶锋、朴质成、赵白三人下得山来时,早已悬了半天心的李音、林素、如青等人才放下心来。而听闻祸害四方的怪兽已经授首,百姓们无不喜极而泣,消息传出,极池府的百姓们都纷纷赶来。

    当晚,在叠嶂山下,举行了欢庆晚会,在场地上,众人坐地生火烤肉喝酒,酒酣耳热之时,更是歌舞随之!

    而春水国的民间舞蹈和山歌也让叶锋等人大开了眼界,叶锋和李音两人也随兴下场互相对唱了二首山歌,引起了在声场众人们的热烈欢呼。

    赵白坐在林素和如青等人的身旁,望着场中叶锋和李音、身旁林素和如青的欢畅笑容,不知为何,眼中闪过了一丝伤感的神情,悄悄的离了开去。

    ”大哥,原来你在这里,我到处找你呢。”

    在离欢庆晚会不远的一块山坡上,叶锋找到了不知什么时候离去的赵白。从这里,可以看到山底下欢庆的人们,欢笑声不住地传来。

    而见叶锋坐在了自己的身旁,赵白微笑地看了叶锋一眼。

    ”在想什么呢?”

    叶锋问道。

    ”呼”赵白呼了一口气,现在天气虽然慢慢转暧了,但在这夜中还是有些寒意,然后却笑道:”二弟,你看这边的夜空真的很美,令我想起了我的家乡新府城,那边的夜空也是象这边一样。”

    叶锋抬头望向了头上的星空,繁星点点,真的是很美。

    ”二弟,我们俩人很难得这样坐在一起聊天呢。”赵白抚摸了一下上唇的短须,又微笑道。

    ”是啊。”

    叶锋望向赵白,有一种暖意涌上了心头,和赵白的相识是一种缘份,而经过一次次的相知和磨难后,两人兄弟的感情也是越为的深厚,赵白虽然平时言辞不多,但对叶锋这兄弟间的感情却是真挚的。

    而看见叶锋眼中的神情,赵白微笑了一下,又道:”此次事了,我们很快就可以回玉月城了,二弟很想弟妹了吧?”

    ”是啊。”叶锋叹了口气,”每次和她们分开,心中都有一种伤感和痛楚,不过男儿志在四方,这又是无可奈何的事。”

    随即又转向赵白道:”那大哥呢,也很想眉姐吧?”

    赵白的容貌沉静了下来,良久,缓缓地叹了口气,道:”也是的。”

    叶锋见赵白的神情似有些不对,再想起此次自己和赵白等人离开玉月城到春水国来的时候,孙眉并没有出来相送,虽然赵白当时说她是人有些不舒服,但叶锋感觉并非是如此,当下他试探地问道:”看大哥的神情有些不对,还有此次我们出来时眉姐并没有来相送,是否大哥和眉姐之间有了什么问题?”

    赵白默然半响,叹道:”确实,是因为临走的当晚我们又大吵了一顿,她在生我的气,所以气愤之下便不出来相送。”

    叶锋问道:”是因为什么事而吵架?”

    赵白摇头道:”只是一件极小的事,按往常,对这种小事我俩都是一笑置之,根本就不会为此动气,但你眉姐近期不知为何,脾气变得反常了许多,经常动不动就为一些小事唉”

    说到这里,赵白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拍腿叹道:”这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啊,令人难以琢磨。”

    叶锋却隐隐地猜到了一些孙眉反常的原因,同时也隐隐地感觉到了赵白也猜到了某些孙眉反常的原因,猛地他是百般滋味在心头。无言地静坐望着赵白。半响,他道:”或许多和眉姐谈谈心,多哄哄她,双方开诚布公,应该会好点。”

    赵白苦笑道:”我最怕的就是谈这种儿女情长的东西,更不要说让我甜言蜜语了,要我讲那些,还不如拿把刀直接杀了我更好些,你眉姐已是因为这些而不知埋怨了我多少次了,但我也总是说不出口,或许,这辈子都改变不了了。”

    叶锋也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的性格脾气确是极难改变,一时间,他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