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文 / 叶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叶锋只是淡淡地站着,眼神从容,只是眼中掠过了一道寒光。

    这时支持叶锋的魔教的右长老喝了声:”慢。”伸手制止住了那些人的举动,然后对左长老、刘之算、魔教圣女寒媚雪冷笑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几位如果不是心中有鬼,有何必不让人把话说清楚?”

    随即又恭敬地对叶锋道:”叶教主,请您把我神教的信物亮给大家看。”然后他又提高声音道:”大家看清楚了,谁才是真正的我神教教主!”

    叶锋从脖子上掏出邪经录玉牌,用手持着,高高的举起,同时他的手上还运起了内力,立时邪经录玉牌发出了道道璀璨的光芒,绚丽之极。

    立时厅内众人都惊呆了,无不露出惊畏的神情,许多人还跪倒在地。人人口中皆道:”神教圣牌。”

    右长老瞥了一眼有些呆住的魔教圣女寒媚雪、左长老、和才被升为中长老的朱光等人,不过刘之算戴着面具,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大声道:”大家都知道,圣牌是我神教历代教主必须拥有之物,拥有圣牌者才能成为我神教教主,而刘之算却迟迟拿不出此物,现在谁才是真正的教主,大家都知道了吧。”

    又对叶锋道:”请教主出示张教主遗书。”

    叶锋点了点头,拿出了张寒风的信笺,展开念道:”吾乃神教教主张寒风是也,因受奸徒刘之算所害而陷于此处,余好恨!汝既服我神教圣丹,且能吸之灵气而不爆体身亡,当为我神教遍寻天下之圣种是也!传汝之邪经录,习之,当为我神教之三十三代教主是也汝定要为我报此大仇,诛此奸孽,切记,切记!”

    等叶锋念完时,厅中众人更是哗然。

    左长老喝道:”一派胡言,一派胡言,一切都是伪造的这厮居心叵测,大家不能上他的当。”

    支持刘之算的那些坛主、护法、散人全部都站了起来。魔教圣女寒媚雪也喝道:”来人呀”

    只是他们都不由自主地顿了顿,因为他们忽然都感觉到一股强大霸道的气势逼近了自己的身旁,无形的压力充斥了空间,而就在同一时间里,厅中的的众人也皆有所感,不由心中同时都泛起了阵阵惊悸。

    就在此时,叶锋猛然右掠,势比闪电,一声暴喝,一拳就击在了左长老的头颅上,立时听到头骨的爆响声响起,左长老的头颅已被叶锋这一拳击碎,骨头碎片到处飞出,带着片片的血雨,立时便死于非命。

    左长老本是教中仅次于刘之算和魔教圣女寒媚雪的第三大高手,只是在措手不及下,再加上叶锋的速度实在是惊人的快,仅仅是反应过来时,已被叶锋毙于拳下。

    叶锋其势不变,右脚带着破空的风声直扫在另一个坛主的头上,只听惨叫声嘎然而止,那个坛主的头已是远远的被叶锋扫出几丈远去,一逢血雨从他那无头的身体上直喷了出来。

    而这时,那朱光、两个散人、两个护法才反应过来,”钭!”的一声,各自掣出了兵刃,立时寒光闪耀,凌厉的劲风,向叶锋暴卷而来。

    叶锋神情不变,一个侧身,避开了寒芒,左拳击出,带着一股骇电奔雷般的如山劲气,立时便直打进了其中一个散人的胸膛,拳头带着一股血雨,从他后背透出,其势不减,”砰!”的一声,又是重重地击在朱光的身上,打得他直飞了出去,已是受了重伤。

    见叶锋如此狠辣的手法,余下的那个散人和两个护法无不是心战胆寒。没等他们变招,叶锋已是一把抓住了两个护法的身体,将他们的头颅对着相互的狠狠一撞,只听两声惨叫,二人已是头骨破碎、脑浆摈裂而死。剩下的那个散人更是魂不附体,转身想逃,叶锋十数脚的连环踢出,尽数踢在那人的后背上,踢得他骨骼尽碎,哼了几声,便已死去。

    杀这些人说来话长,但其实只是瞬息间的事,厅内众人见叶锋转眼间便杀教内的几大高手,无不惊呆了。而刘之算和魔教圣女寒媚雪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喝道:”休杀我手下。”如两个大鸟般的向叶锋凌空扑来,闪电般,已是到了叶锋的身后。

    叶锋一个急转身,只听”沧浪”一声龙吟,立时一道璀璨之极的刀光闪耀了所有人的眼睛,那刀光杀气盈然,寒光逼人!无比的狠,无比的霸气!其势定要将刘之算和魔教圣女寒媚雪两人劈成两半。

    正是叶锋的龙虎刀!

    如此凌厉的刀气是刘之算和和魔教圣女寒媚雪两人所承受不了的。两人的反应也是极快,特别是魔教圣女寒媚雪。立时急速后退,在如此高速的运行中能说退就退,也可看出两人那奇异的功力。

    不过两人虽然反应极快,但也还是略慢了一些。魔教圣女寒媚雪虽然堪勘避过,但刘之算却承受了叶锋部分的刀气,只听刘之算一声惨叫,往后跌倒在地,只是”他”跌倒在地时发出的却是一个娇柔女子的惨哼声。

    随即”他”那被刀气割裂的外袍面具脱落了开来,现出了”他”的真面目,原来竟是一个极具风韵的美妇,气质高雅,丰姿娇媚,体态修长丰膄,因承受了刀气而让她的俏脸略显得惨白,但顾盼间,乃是有一种楚楚风姿的撩人意味。年在三十四、五左右,和寒媚雪长得有几分的相似。

    ※※※

    叶锋等人没想到这”刘之算”原来竟是一个女子,都不由得呆了一呆,而这时寒媚雪已是急切地扑到了那女子的身边,扶起了她,并急声道:”母亲,您没事吧,您没事吧”

    那女子吃力地摇了摇头,向寒媚雪作出一个宽慰的笑容。

    ”母亲?”

    厅内众人又是呆了一呆,没想到寒媚雪和那女子竟然还是母女关系,今日的事情还真是怪异啊。不过如此一来,一直常绕在魔教众人心中的,为何这寒媚雪地位如此高,为何”刘之算”如此看重寒媚雪,种种问题便不难解释了。

    只是为何这女人会做了魔教的教主?

    而这时厅内众人因叶锋显露出魔教圣牌,且又连连击杀了教中的几个重量极的反对者,兼且现在的这个教主又不是刘之算本人,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因此众人皆已把叶锋示为教主了,皆围拢在他的身边,以他马首是瞻。且”沧浪”声不绝,右长老、鬼无言等人皆已纷纷抽出兵器对准了寒媚雪等人,只要她略一异动,面临的就将是乱刀分尸的下场。至于厅中剩下的其它反对者已皆是在众人的控制之中。

    叶锋走到寒媚雪和那女子的身旁,问她们道:”你们是谁?刘之算他现在在哪里?”

    那女子默然,而寒媚雪脸上已没有了平时的那种骚荡的表情,又或许是知道大势已去,只是冷冷地瞥了叶锋一眼,不屑地道:”刘之算?哼,早在几年前他就尸骨无存了。”

    厅中众人闻言不由起了一阵骚动。

    叶锋淡淡地环视了众人一眼,立时厅内便是一片安静。只有站在叶锋身后的李音颇有兴趣地看着寒媚雪和那女子二人,眼光不住地在她们身上扫视着。

    叶锋又接着问寒媚雪:”这么说,是你们杀死了刘之算,那张寒风教主呢?他的死是否和你们有关?”

    张寒风!

    听到这个名字,那女子娇躯略略颤抖了一下,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而寒媚雪的脸上则是浮现出无比痛恨的神情。

    过了半响,那女子叹了一口气,道:”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隐瞒了,其实,张寒风是我的丈夫,而雪儿则是他的亲生女儿”

    话还没说完,这女子的话就被寒媚雪打断,只听她恨恨地道:”母亲,何必再提这个禽兽的名字?”

    那女子痛苦地道:”雪儿他必即曾是你的父亲”

    寒媚雪咬牙切齿地道:”他根本不配作一个父亲,他只是一个畜生,一个畜生”

    右长老喝道:”大胆,竟敢如此诋毁张教主!”反观厅中其它人,也是众情涌涌,为寒媚雪的话愤怒不已,要不是叶锋,或许众人早就一涌而上,将寒媚雪分成几百段了。

    叶锋以手势制止住了众人的举动,平静地听寒媚雪说下去。

    却见寒媚雪毫不畏惧地看着众人,冷冷道:”怎么,搓到你们的痛处了?我就是要说,他张寒风就是一个畜生!当年,他见色起意,奸污了我娘,生下我来不但如此,从小到大,他就对我娘百般折磨,每天不是打就是骂,种种非人的手段都用在我娘身上。不但如此,他还邀他的好兄弟刘之算一起折磨淫辱我娘嘿嘿,他们还真是好兄弟呢”

    说到这里,那女子已是泣不成声,而厅内众人的神情震惊之余,也皆是慢慢地黯淡下来,事已至此,寒媚雪说的话自然不会是假,而一直以来,张寒风在众人心目中都是一个有担当的汉子形象,没想到

    寒媚雪冰冷的声音继续在众人的耳边回响着:”嘿嘿,不但如此,他甚至想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想染指我,那年我才十一岁,多亏我娘拼死护着我,他才没有得手,嘿嘿,这就是一个父亲”

    听到这里,叶锋等人更是震惊,世上竟有此等伦常惨事,这真是不由得,众人对寒媚雪都起了一丝的怜惜。而不知为何,叶锋身后的李音听到这里时,不知想起什么,娇躯也略有些颤抖,此时她的乔装还没有抹去,并不引人注意,而此时众人包栝叶锋在内,都把注意力放在寒媚雪身上,都是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而说到这里,寒媚雪的声音转为冰冷,没有一丝的人类感情,”在我十五岁那年,这个畜生又想染指我,又是我娘护着我,而为了护我,我娘被他打得全身血淋淋的,从那天开始,我就发誓,我要杀了他。”

    ”当然,他武功那么高,不好下手,我就想到了刘之算这个畜生,因为我早已知道这个畜生在垂涎我了,老娘只是给了他几个媚眼,他就象狗一样地围在我脚下转,我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连我叫他对张寒风下手,他也答应了,哼什么结义兄弟,只是一条狗和另一狗。”

    ”张寒风或许到死都想不到,那天,他的结义兄弟请他喝酒时,已在他酒中下了最厉害的毒药,他空有一身高强的武功,也半丝地使不出来,把眼睛睁得最大,也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刘之算将他的手筋、脚筋全部挑断,并将他投入深渊,让他生不如死。嘿嘿,他一直以为是他的结义兄弟把他害成这样的,孰不知道,真正在背后的主使人是我。”

    说到这里,寒媚雪口中发出一阵得意的尖笑。而那女子则是不住地痛苦摇头。

    叶锋也是听得内心一阵一阵的寒意冒起,如此的事情也真可谓是骇人听闻了,他伸手制止了厅内其它快要喷火的人群,极力让自已平静下来,继续问寒媚雪道:”那刘之算呢,后来你怎样对他?”

    寒媚雪不屑地道:”刘之算?那条狗在处理了张寒风后,得意洋洋地向我邀功,还想把我和我娘两人一起兼收并蓄,哼,老娘趁他不注意,便给了他一刀,一刀之后又是一刀、一刀之后又是一刀,看他那惨叫的样子,我真是痛快,这狗贼当年和张寒风一起污辱我娘我一刀一刀将他的肉剐下来,真是痛快!”

    右长老气得呼呼直踹气,不过想说什么,最后却又黯然摇头,再观厅中鬼无言、云散人意思情、雾散人等人也皆是如此,魔教虽然行事毒辣,但在教中却有教规严禁奸淫妇女,更不要说是教中的女教徒和自已的亲身女儿了。张寒风和刘之算在魔教中一直以武功高强,待人仗义、行事光明磊落著称,在魔教中的地位就和神一般,现在

    众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叶锋定了定神,缓缓问道:”杀了他们之后,以后你们就冒充刘之算自己做教主了?”

    寒媚雪淡淡道:”那是自然,我们的能力并不比张寒风和刘之算差,他们能做教主,我和我娘自然也能,这些年,我们不是把神教搞得妥妥当当吗?”

    叶锋点了点头,扫视厅内众人,缓缓道:”该如何处置他们,大家说说。”

    右长老叹了口气道:”属下已是无话可说,该如何做,由教主说吧。”

    鬼无言道:”虽然她们的行事人神共愤,但却因她的身世而起,又似是情有可原,而圣女的能力又是我们大家所目睹的,现我神教又是在用人之即,所以属下觉得,该给她们一个机会”

    云散人意思情、雾散人等人也是赞同鬼无言的话。再反观厅内其它人,也皆是点头。

    其实在心底,叶锋也是对寒媚雪和她母亲有着几分的怜惜,她只所以会做下这些事,皆因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何况张寒风和刘之算和他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他们的惨死在他心底激不起半点波澜,本来他在当初从张寒风的遗书中接受魔教的教主时,还有些心思要为他报仇,但现在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后,这份心已是荡然无存了。

    正如鬼无方所说,寒媚雪的能力是教中公认的,而现在又是用人之即,如能把寒媚雪收归为耄下,将是一股极大的力量。

    虽然寒媚雪在外的名声并不好,以诡秘邪毒,杀人如草芥闻名,但从小从她那种环境长大,也是可以理解。而她的脸上虽总是显露出一丝淫荡的神情,但叶锋估计她是和她习练的天魔舞和荡魂蚀骨功这两种奇异的功法有关,因为,以叶锋那极为税利的眼力,自然是可以看出寒媚雪仍是处女之身。外界的一些说法并非和实情相附。

    而且,她负责的”勾魂”的部门,门内全是美貌淫邪的女子,专以美色淫毒笼络各地重要人物。是魔教的一个对外利器,不收归门下,岂不可惜?

    当下,叶锋对寒媚雪道:”寒姑娘,虽然你做下了种种为教规所不容之事,但念在皆因你你身世堪怜而起,所以本教主便既往不究,只要你以后忠于我,我便给你一个机会。”

    寒媚雪那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瞟了叶锋一眼,对那女子道:”母亲,你说呢?”

    那女子望了叶锋一眼,叹道:”雪儿你做主吧。”

    寒媚雪恢复了平静,撩了撩额前略有些凌乱的秀发,风情万种地给了叶锋一个媚眼,接着又对躺在不远处尤在呻吟的朱光道:”朱叔叔,你过来。”

    朱光挣扎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寒媚雪的身旁。见叶锋等人眼中疑惑的神情,寒媚雪对叶锋媚笑道:”不要紧张,朱叔叔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从小就非常照顾我和我娘,我现在想看看他的伤,行吗?”

    她的声音非常妖媚,说到”行吗?”的时候,语气更是柔媚之极,带着动人心魄的撩人韵味,其中的哀婉乞求之意又让人无法拒绝。

    厅内众人都不由心中一荡,暗道此女真不愧是江山绝色榜上的人物,又骚又嗲,风情万种,让人无法不为之着迷。

    叶锋功力深厚,虽然心中一荡,但迅速恢复过来,点了点头。

    寒媚雪嫣然一笑,眼中满是感激,深深地望了叶锋一眼,从衣袋中掏出一颗药丸,递到朱光的手上,道:”朱叔叔,这是我神教的灵药,服下后就可迅速地治療好伤势。”

    朱光接过药丸,依言服下,然后运功调息,只是片刻之后,他苍白的脸上便泛起了红晕。

    叶锋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因寒媚雪不立即回答他的话而表现出不满,表现出适度的风度,因为叶锋也知道,寒媚雪需要借为朱光疗伤的时间而考虑方才叶锋提出的问题。

    寒媚雪凝视着朱光的脸色,半响,呼了一口气,转头对叶锋笑道:”叶公子的意思是要本姑娘归顺你是吧?”

    叶锋淡然道:”不错,我同情姑娘的遭遇,也相信寒姑娘是个视时务之人,眼下你只有这个选择,我相信寒姑娘不会舍弃你的这个唯一的机会。”

    说到这里时,叶锋都不禁佩服自己的心胸开阔,不久前在春水国时,寒媚雪曾和金素慧等人一起对付过自己,还差点连累了林素,现在自己为了神教的大业,连这都能既往不咎,想到这里,都不禁要赞扬自己一下。

    却听寒媚雪媚笑道:”叶公子对自己很有信心,只可惜世事不能尽如人意,叶公子或许不知道,媚雪我除了我娘外,不会再听从第二个人的驱使,想要收服我,还要看公子你以后有没有那个本事。”

    叶锋一怔的同时,突然见寒媚雪身上爆出了一阵奇异的粉红色的烟雾,并迅速扩大,向厅内众人急速涌来。鬼无言大喝道:”是神教的十里迷香散,大家快后退。”

    众人皆急速后退,叶锋以前虽服过蛟龙的内丹,可以百毒不侵,但却对迷药无效,而在这之前,叶锋早已从鬼无言等人口中得知了魔教的这种霸道非凡的”十里迷香散”据闻此种迷药只是吸一点上身,便会筋软骨酥,瘫软达三日之久,确是厉害。不过此种药物非常罕有,目前只有寒媚雪和那母亲所有。

    那烟雾不住扩大,厅内满是这种奇异的粉红色的烟雾,且让人目不能识物。鬼无言指挥教中众人抬来了一桶桶水,向厅中泼去,那烟雾一遇到水,便迅速烟消云散,不过等烟雾全散了之后,寒媚雪、她母亲,朱光等人已是无影无踪。

    众人到处搜查,发现了在教主之位的那张紫檀木龙椅下有一个暗道,雪媚雪等人自然是从这个暗道中逃走的。而众人下去一看时,发现这个暗道直通下雷风山,而里面自然是连一个鬼影都没有了。

    而众人再清点一下后,发现寒媚雪负责的”勾魂”部门的全体成员,她母亲的一些亲信,朱光的一些手下皆已不见了,自然是跟随寒媚雪而去了。只是不明白他们所去何处。

    右长老、鬼无言、云散人意思情、雾散人等人皆是破口大骂,骂媚雪不识抬举,辜负了叶教主的期望。 ( 江山绝色榜 http://www.8qwx.com/4/4878/ 移动版地m.8qwx.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龙腾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8qwx.com